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尘埃落定

第三百五十九章 尘埃落定

  “剑凤,实在抱歉!”袁无极站在倚情天的面前,一脸歉意,“当初我与昊天换取秘法用来完善我的功法,没想到昊天暗留手段,在致使我魂魄分离,最终为之后的事情埋下隐患。”

  “哼,你以为我会这样相信吗?即便如此,就能抵消你的罪吗?”

  倚情天冷哼一声,低着头爱怜的看着怀中毫无声息之人,“时雨的仇,我必会讨回,不管是你,还是你口中所谓的欲魄。”

  “他所做的一切,袁无极都会承担,不过,时雨姑娘身中移形禁制,身虽死,但魂已被封存在移形之物上,或可……”

  听到此话,倚情天眼睛一亮,蓦然抬起头,脸上流露出一抹激动,“你的意思是?”

  袁无极点点头,表示肯定,“她现在的神魂因为两次的死亡,已经不全,若是能够弥补,再寻一具契合肉身,便可让她重生,甚至将魂魄之内所有隐患都根除,不再受到任何人的挟制。”

  “那你要吾付出什么代价?”倚情天强压心中欢喜,平静问道。

  袁无极直接摇了摇头,“此事本就是我的责任,时雨姑娘之事,我会一肩承担,因为肉身与灵魂必须契合,我会寻她亲缘,以血元造生之法为她重塑躯体,不过……”

  “不过什么?”倚情天直接问道。

  “寻找她的亲缘需要耗费时间,而施展血元造生也要损耗修为,因此补全神魂之事我恐无暇去做,此事只能劳烦剑凤亲往了。”

  “地方!”

  倚情天话语简练,代表着他的决心。

  虽然他依旧不信任袁无极,但是,为了救活时雨,他目前只能选择相信,也希望这一切是真。

  只要还有一线生机,他便会争取。

  袁无极也不隐瞒,直接道:“地海孤堡附近听说出现过一面血镜,传闻此镜勾连时空,可容纳生魂,时雨姑娘的魂体若安置其中,必能凭借血镜特殊之能将失去的魂魄吸纳,最终彻底恢复,并借助血镜之力,解决魂体内的隐患,不过此镜具体在谁手中,我并不清楚,只能靠剑凤去找了!”

  “地海孤堡?”

  倚情天喃喃一声,双眼不觉眯起。

  “怎么?剑凤知道此地?”袁无极目露疑惑,“据我所知,此地不涉尘事,久蔽武林,应很少有人知晓。”

  随后,倚情天将欲魄让他往地海孤堡杀人之事说出。

  袁无极摸了摸下巴,沉思片刻这才摇头说道:“看来是他误以为风月莫容是魔始分魂之一,所以想借你之手斩草除根,不过魔始分魂隐藏极深,恐怕这都是幌子,剑凤务须理会,不过地海孤堡的背后又一位强者,剑凤需要慎重,最好莫要起了不必要的冲突。”

  “此事我会解决,待我拿回血镜,希望你遵守诺言!”倚情天深深望了一眼袁无极,道。

  “放心,湛卢无方从不违诺!”

  袁无极一脸坚定。

  随着倚情天抱着薄樱魅影师离开,稷玄谷再度走上前来,“你说的事情疑点颇多,看来需要请你往儒门一行,验证真假。”

  “此事湛卢无方责无旁贷,也需要给众人一个交代,圣儒尊驾,请!”

  袁无极点点头,一脸坦然,似乎自己所言是真,毫无所惧。

  ……

  另一边,离开的欲魄这才有空仔细查看魔兵雏形。

  做为十全魔兵的第一形态——分离剑。

  继承了分离异能,可以将任何物体分解。

  但因为与悲怒权杖的成形不同,剑柄上的毒蛇与蝙蝠只是一种特殊形态,真正激发之后,蝙蝠可发出超强超声波,无声无息中粉碎物质,而毒蛇则拥有死厄之毒,此毒缠身,便会吞噬身体生机,乃至物质活性,直到朽灭,与当初地冥配置的命毒功效类似。

  或者说,这本就是袁无极将残存的命毒所灌入其中,融合部分死厄之力,加强了毒素威能与范围,并且不再限于活物,即便是一块木头、金属都会被其吞噬活性,变得腐朽。

  因此,分离异能不管是对活物、对死物还是对真气都能直接分割。

  之前所展现出的威能,不过此剑十之一二。

  “第二形态——戮生珠!”

  欲魄体内真元灌入魔剑之内,手中漆黑诡异的魔剑被黑雾笼罩,片刻之后,魔剑消失,一颗拳头大小的暗绿魔珠出现的欲魄的手中。

  一道无形光波扫过,方原数里草木一瞬枯黄,化为一道道生命能量被魔珠吞噬。

  “吞噬生机、灵魂,反哺己身!”

  欲魄看着魔珠之内不时闪现过的无穷生灵残魂,喃喃道:“这是魔始所灭的北海灵州之人的魂体,以残魂开道,沟通地狱接引曾经死去的强者。”

  “这就是魔始在前世剧中所想要完成的那件事吧?将苦境历代大BOSS复活,让一切秩序瓦解。”

  “可惜,此事即便是魔始也不过是在设想之中,到底能不能真正实现也只是未知数,况且死旸之力并不完全,若是完全,再配合神之力,或许可成为与八岐邪神铸就的绝世魔兵‘绝望之心’相提并论,可惜……”

  欲魄摇了摇头,灵魂好说,但是要以神力凝聚,现在的他还办不到,不过,待十全魔兵真正成形,那个时候,他或许也能成就神境,那个时候,这件魔兵或许还能碾压绝望之心。

  欲魄翻掌将魔珠收起,“地海孤堡的平静终究要被打破,魔始,你的分魂究竟在不在风月莫容身上呢?”

  现在,除了未知的风月莫容以外,魔始的分魂便只有或是藏在阎罗鬼狱之内的仙踪无名,以及宇宙之牢的主事风霁月体内。

  不过魔始自知身份败露,显然不会轻易出现,甚至即便出现也会改头换面。

  想到风霁月,欲魄摸了了下巴,“祌天爻帝之躯就被安置在宇宙之牢内,现如今是否已经被其转移呢?”

  “祌天爻帝的躯体可是近神之躯,而我体内的喜魄也孕育而出,恰缺一具躯体,即便不使用这具躯体,但也能借来研究研究神躯奥秘。”

  “对,只是借来研究研究,不过以魔始的性格,恐怕不会给我这个机会。”

  另一边,回归的一页书与天迹两人往风祸源头而去。

  在在万丈地底。

  岩浆肆虐。

  一道浑身染血,遍布焦痕的身影躺在一柄巨大而狰狞的魔刀之上,随着岩浆向西漂流,不知终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