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三百四十五章 佛、魔【本月最后一更,求月票】

第三百四十五章 佛、魔【本月最后一更,求月票】

  一秒记住\^完^本^神^站^\手机阅读地址:m.

  “儒家之剑,以仁义使,完仁义终;发乎一己之仁,践于天下之义,抱淑世宏志,行救世大事,离此本心,则儒剑不可成矣。綄本神站网”

  “剑咫尺,今之前,你行的我行我素的自私之剑,但从今以后,你将奉行救人与水火的仁义之剑,方是你此刻握剑的意义。”

  席断虹、剑咫尺、邃无端母子三人隐居之地附近,命夫子强势教导剑咫尺剑法,除此以外,回来的邃无端同样得到命夫子的青睐。

  “圣儒,我已传授邃无端与剑咫尺两人各两千剑魂,能否助你斩断地气与死厄之气的纠缠,就看他们两人能否将这两千剑魂彻底消化了。”

  “嗯”

  稷玄谷微微点头,“他们两人确实是不世剑才,以他们的资质,我相信他们可以办到”

  此时,几人后的院子中,映霜清也走了出来。

  邃无端与剑咫尺两人眼睛一亮,随即收剑。

  稷玄谷与命夫子也并未阻止,而且,该教的已经教了,后续只能靠他们个人领悟。

  “凤儒尊驾,不知我母亲她”

  邃无端一脸希翼的开口询问,旁的剑咫尺同样目含激动。

  映霜清淡红轻纱遮面,让人看不出她脸上的表,随即映霜清微微摇头,沉重道“席断虹的识海有异,原因还未查明,有可能是人为,也可能是受到刺激造成,我只能慢慢以术法助她寻回自我。綄本神站网”

  稷玄谷稍一沉吟,随即望向映霜清,带着一丝恳请说道“既然如此,师妹,此次你便留下医治席断虹,吾带他们兄弟两人往北海一行。”

  而邃无端与剑咫尺同样目露希翼。

  映霜清想了想,便点点头,她也不是粘人的柔弱女子,自然分得清轻重缓急,“那师兄此行务必小心,勿给那人可乘之机。”

  稷玄谷自然知道映霜清指的是谁,郑重点头,“师妹放心”

  一旁的命夫子好似看出了点什么,若有所思的在两人上转来转去,“还是年轻好啊”

  而另外一边的邃无端与剑咫尺则一脸茫然,尤其邃无端还忍不住感慨道“云忘归说的没错,圣儒尊驾与凤儒尊驾果然感很好”

  相对而立的稷玄谷与映霜清闻言却是一怔,稷玄谷的脸上浮现一抹红晕,连忙转过,映霜清的目光也有些躲闪,脸上有轻纱遮挡,却是让人看不出变化。

  “真是单纯的傻孩子”命夫子叹息一声,手中泰誓古杖轻点了一下邃无端。

  而邃无端则一脸茫然的看向命夫子,疑惑道“我有说的不对吗”

  准备回返云渡山的寄昙说,半路忽闻惨叫之声,随即形一转,转瞬便来到声音传出的方向。綄本神站网

  瞧见眼前景,登时怒火中烧,“魔孽,乱杀无辜,饶你不得”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善以报天,杀杀杀杀杀杀杀”

  双瞳赤血的斩天骄彻底化灭世修罗,手中狰狞魔刀遍布血纹,宛若一根根血管吞噬无穷生灵精血,强化己。

  这一刻,周遭仿若能听到一阵阵由地狱传来低沉喃语,宛若魔音一般,让人闻之发狂,影响意识。

  “遍界冰霜净法藏。”寄昙说双手结印,浩瀚佛光以他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扩散,一些被影响了理智的人在冷霜佛光之下清醒,随即恐惧嘶吼一声,夺路而逃。

  这片村庄数百人,如今却仅仅存活十数人。

  这并非斩天骄留手,而是他并未出手,只是以魔刀影响生灵,让他们自己来到魔刀之下抹掉脖子,为魔刀新鲜血液。

  这也是为何寄昙说会如此愤怒,他所看到的便是那如山的尸骨,而被影响了意识的人还犹不知,自己上去送死。

  如此狠毒手段,岂是寄昙说可以容忍。

  “你知道吗吾最讨厌秃子”

  斩天骄缓缓抬起头,猩红双目已经看不出丝毫理智,残存的唯有无止境的杀戮以及对人世的恶意。

  那股子恶意、厌恶,望之便让人浑发寒。

  “为无辜的百姓偿罪吧”

  寄昙说不多言,满心杀意沸腾,这是前所未有的况,出手便是最极端的杀招,“吾佛无生斩”

  寄昙说双手合十,背后一尊巨大金佛映现,随即化为一柄禅剑当头劈下。

  “杀”

  斩天骄猩红的双目透露出一抹兴奋,一手按照魔刀刀柄之上,随即狰狞魔刀中激发出一道恢弘刀气,轰然破碎苍茫,一刀碎佛。

  经过无止尽的杀戮,显然,斩天骄上的伤势已经复原,甚至他的实力在这些子的虎魄反哺之中,变得更加强大。

  “今寄昙说必为死在你手中的无辜百姓讨回公道如来垂手天地还苏”

  寄昙说倾出佛元,双手垂下,整片天地一暗,随即就见一尊金色巨佛双手缓缓捣下。

  看似缓慢一击,却给人一种避无可避的感觉。

  “死秃驴”斩天骄怒喝一声,猛然握紧虎魄刀柄,随着虎魄缓缓从尸堆中拔出,刹那天地昏暗,万千魔啸回dàng),“霸刀三绝灭绝人寰”

  一刀横扫,苍茫破碎,洪荒归墟。

  轰隆

  如来巨像轰然崩碎,两人脚下大地随之塌陷,整个村庄都落入深渊。

  “秃驴也没有那么慈悲吗”

  斩天骄扫了一眼无数尸骸粉碎,随即冷笑一声,手持虎魄,威势一时无二。

  “魔孽”

  寄昙说怒火燃烧,佛元浩dàng),头饰崩毁,满头白发乱舞,一缕血色浸染长发垂在额前,周在此刻更是散发出一股似佛似魔的恐怖气息。

  怒火炽燃的寄昙说陷入狂乱,但他的狂乱,只针对一人,那就是斩天骄。

  另一边,朱雀衣熟门熟路的来到孕圣生境。

  为幽界之人,一路之上自然没有什么阻碍。

  “奇怪,这里怎么连护卫都没有”

  朱雀衣扫了一眼孕生圣境的周围,嘴里嘟囔一声,随后直接施展开启法术,大步走进。

  虽然说她对圣母之前所做的事还无法原谅,但这次为了遗玉,她必须要有所付出。

  好在孕生圣境的开启之法依旧未变,说明圣母对她与无限并未真的断绝一切关系,或许还有回旋余地,这让朱雀衣心下暗自松了一口气。

  随着深入,朱雀衣直接来到她与圣母常住的地方。

  但眼前一幕,却让朱雀衣一时目瞪口呆。

  \^完^本^神^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