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三百四十二章 袁无极的真面目?【求月票】

第三百四十二章 袁无极的真面目?【求月票】

  沦为废墟的恶魔眼泪,已没有什么值得查探的地方。

  天迹与寄昙说两人谈论一了一下接下来的方向便再次分道扬镳。

  来到中途,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天迹面前。

  正是孤星泪以及其背上变成血雨剑者的剑琅琊。

  孤星泪本就受过天迹恩惠,因此才会找上天迹帮忙。

  “孤星泪,你们这是发生何事?”

  天迹一愣,随即紧张问道。

  凭借十级哑语,天迹很快便明白发生了什么。

  “暗影?鸑变迦罗?天邪八部众……”

  天迹沉思了一番,又问道:“你是说鸑变迦罗手中没有一个少年?”

  “奇怪!”没有深想多久,孤星泪手中又多出一张残页交给天迹。

  “你说这是幽界释魔录中关于锋魔的记载,是暗影之前清醒的状态下交给你保管的?”

  “啊!”孤星泪点点头,表示天迹所言没错。

  “我明白了,此事我会追查。”说完,天迹看向孤星泪背上的剑琅琊,眉头不由一皱,“她这是受到了魔君杀招的控制,先随我回仙脚再说!”

  ……

  三界塔。

  暗影、鸑变迦罗同时出现。

  随即只见暗影盘膝坐下。

  “地冥已死,这是他在你体内设下的血暗封印最虚弱的时刻,今日,御邪王合该归来!”

  伴随沉声一喝,鸑变迦罗调动体内八岐邪力,神秘不可测的八岐之力蓦然灌入暗影体内。

  暗影体内暗谛之魂同受震荡,随即,邪力同运,刹那,识海之中随着地冥之死变得黯淡的血暗禁纹在八岐邪力之下开始崩现裂纹。

  随着时间流淌,鸑变迦罗额头渗出汗珠,但周身邪气却越发狂暴。

  盘膝而坐的暗影已经彻底被一股暗紫邪流笼罩,整片天地此刻都天愁地惨,一副末日景象。

  识海之内的血色禁纹也至于片缕,随着最后一番冲击,禁制轰然瓦解。

  整个三界塔登时暴动,一股冲天邪气宛若狼烟一般直贯天穹。

  这一刻,天穹狂风呼啸,雷霆闪耀,大地遍燃烽火,以燎原姿态辐射百里。

  “百妖遵吾而狼烟,烽火随吾而燎原,三界无生,降杀人间。”

  随即,一道嘶哑之声从天穹之上传出,一道身穿暗红长袍,头顶黑色尖顶鳞盔,周身笼罩磅礴妖邪之气的身影从天而降。

  正是——八部之暗、战火之影,御邪王·暗谛!

  “地冥,云海仙门,多年封印之仇,暗谛誓必讨回!”

  低沉嘶哑的声音从暗谛口中传出,双眼之中恶意充盈天地,万千妖魂仿若至其体内咆哮,恐怖绝伦。

  “恭喜你——御邪王!”

  面对磅礴妖气充斥,鸑变迦罗神情不变,平静开口。

  暗谛缓缓转过身,对着鸑变迦罗微微点头,话语中带着一抹感慨,“末邪王,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御邪王·暗禘,原名犴黥,来自东瀛,时逢百妖乱世,他与胞弟犴黔建立了闻名遐迩的百妖海市。

  但树大招风,犴黥遭官商勾结陷害,受刑并流放妖海,漂流中被八歧邪神所救,被八歧七魂之一的无间常黯皇收编,授予其力量成为御邪王暗禘,在胞弟犴黔要被问斩前,统御妖兽回归并屠杀了整个海市。

  不久,暗禘接受邪种源计划的任务前往长生树,但因邪功未全遭羽衣狐·花宵朝雾击败,得末邪王·鸑变迦罗的帮助而完成任务,更在凶巢渊薮布下百婴祭,为未来做下准备。

  后来,暗禘和鸑变迦罗攻打示流岛,在外海的北邪屿建立势力。

  因此,暗谛与鸑变迦罗两人很早就开始合作,可以说是八部众里联手最久的一对。

  “吾既然归来,也需给正道一个警告,云海仙门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暗谛的目光望向云海仙门所在的方向,嘴角同时露出一抹冷笑。

  ……

  同一时间,刚回返仙脚的天迹三人,就察觉远方万丈狼烟滚滚,惊天妖邪之气肆无忌惮的释放而出。

  孤星泪顿时脸色一变,因为他从中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逐渐被取代,那股气息,正是暗。

  这时,天迹怀中的锋魔残页蓦然飞射而出,下一刻,残叶粉碎,原地竟是多出一道虚幻魂体。

  魂体满目杀意,不过随着魂体内的邪气向着狼烟之地而去后,竟是恢复理智。

  这道魂体自然是封禁了无数岁月的锋魔·剑上缺。

  剑上缺冷静下来后,将过去一段秘辛讲出,随即看向被化为血雨剑者的剑琅琊。

  “琊儿!”剑上缺目中涌现一抹怒色,“好一个九婴,竟然背弃魔君又施展此等邪法控制吾儿,当真找死!”

  剑上缺拳头紧握,虽然只是一道魂体,但恐怖杀气却是让整个仙脚陷入冷寒之境。

  他终究是魔风榜上第一人的锋魔剑上缺,原始魔君的结拜兄弟,也是斩龙八剑之一,单挑怼死全盛时期暗谛的强人。

  下一刻,剑上缺蓦然化作一道流光冲入剑琅琊识海,片刻之后,随着剑上缺归来,剑琅琊禁制被破,终于恢复。

  “魔父?”

  刚一睁眼,剑琅琊便看到眼前之人,顿时惊喜万分。

  许久过后,剑上缺也从剑琅琊口中得知了幽界的变故,以及魔君的枉死。

  “九婴,你这个贱人!”

  剑上缺怒火中烧,九婴勾结外人坑杀魔君,又操控自己的女儿,显然让剑上缺杀意沸腾,又得知这对狗男女当着剑琅琊的面苟合,简直毫无廉耻之心。

  “什么?袁无极还做过这种事情?”

  天迹一脸愕然,脸上有些不信,虽然他知道袁无极此人多情放浪,但应不至于放浪到这种地步才对。

  而且,那个时候袁无极方才在山海奇城重伤,后被杀。

  即便是假死,但以当时的情况,他也应无暇分身才是。

  但看剑琅琊信誓旦旦,也由不得天迹不信。

  甚至,剑琅琊还说出在受控之时听到的一些九婴自语,这也让天迹知道了袁无极不为人知的一面。

  “没想到他竟是这种人,我必要找到他当面问清楚!”

  天迹也是非常恼火,不论如何,巧天工也属于半个仙门之人,是云魁义女,而雨潇更是仙门弟子,做为娘家人,无论如何也要出这个头。

  除此以外,他也想知道袁无极究竟在做些什么。

  这个人太矛盾了。

  如今看起来,比地冥还要复杂。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