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三百三十章 内乱征兆【月底求月票】

第三百三十章 内乱征兆【月底求月票】

  “红尘雪!袁无极!哼……”

  回到三界塔的暗影怒哼一声,“寒武纪的性命已经到了终点,即便我不杀他,他也活不了多久,至于你们……”

  “待我解开地冥所设的封印,解放龙首,再来讨回!”暗影目光一闪,心中已经有两了决断。

  对现在的他而言,袁无极本就不是他首要大敌,解开自己的封印恢复本我与实力,释放龙首,助邪神回归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一旦邪神回归,袁无极你纵是知道再多,算计再深,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唯有俯首!”

  决定下来之后,暗影随即准备联系禁城遗玉。

  虽然说他刚刚与禁城遗玉的师娘红尘雪交手,但暗影觉得,天织主的存在会打动禁城遗玉,让其不得不与自己联手,当然,如果有机会,暗影也不介意伺机铲除一个未来大敌。

  ……

  德风古道附近一处庄园之中。

  邃无端与剑咫尺两人陪伴失忆的席断虹。

  看着恢复少女心性的母亲,邃无端有些忧愁。

  “母亲的记忆究竟如何能够恢复,或许我该请凤儒尊驾一助,尊驾擅长术法,或有办法,不过凤儒尊驾上次与圣儒尊驾离开之后便并未回返,嗯……待圣儒尊驾回返,我便前去一问。”

  邃无端低声自语,以他迟钝的性子,自然不知道慕灵风便是凤儒无情。

  如果说邃无端是单纯,那剑咫尺从小的经历使他变得木讷。

  席断虹这时正缠住剑咫尺玩闹,对于这种感觉,剑咫尺有些享受。

  因为,这是他从小的愿望,希望母亲能够陪伴自己,带自己玩。

  虽然如今母亲失忆了,但也算是弥补了他童年的缺失,从山海奇城一直到现在这段日子,是他最幸福快乐的一段时光。

  而在此时,一阵鼓声从德风古道之内传出,邃无端茫然抬起头,喃喃道:“是儒门有变召集众人回返的鼓声。”

  因为一直留在此地,因此邃无端并不知道之前玉离经的变故,听到这阵鼓声之后,邃无端随即起身,“大哥,劳你照看母亲,我要回返门内一趟。”

  “放……心!”剑咫尺点点头,表示明白。

  随着邃无端离开,袁无极也出现在门外,看着席断虹的状态,脸上露出一抹侥幸,“目前席断虹还没有表现出怀孕征兆,希望这一切不会发生吧!唉,这都是欲魄给我带来的麻烦……”

  “不过如今儒门大会即将召开,我便前去一关究竟。”

  袁无极闪身消失,院子内的席断虹似有所感一般,扫了一眼袁无极消失的位置,但哪里早已空无一人,只能低声嘟囔一声‘奇怪’。

  ……

  而在德风古道之内,君奉天、稷玄谷带着命夫子回返昊正五道。

  不久之后,命夫子终于苏醒,道出残酷事实。

  “当初斩龙剑士存活下来的几人都受到八岐邪气污染,狂乱而死,只剩下最后我一人,如今,龙首回归,邪气再放,即便有你的圣气压制,但我恐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稷玄谷也微微点头,凝重道:“若是刚刚邪染不久,以吾的力量属性当可强势拔除。

  如今,邪气与剑儒尊驾你的身体、灵魂彻底纠缠,若是强行拔除,恐怕你性命难保。”

  说完,稷玄谷顿了一下,又道:“不过,有我出手,你若能够保持不再动武,应当能多支撑一端时间,或许这段时间我们能够找到解除办法。”

  “老巅我已经不在乎这些,只是希望能在这段时间找到一个继承我剑魂传人,使我这一生本事不至于失传。”

  命夫子随意摆了摆手,对于这件事,他早已看开,当初活下来的几人,一一死去,万剑之巅与他双峰并立的锋魔也不例外,他便已经有了觉悟,能支撑到现在,也是当初皇儒出手助他压制伤势。

  只是可惜了这段岁月,却是没有遇到一个可堪造就的剑材。

  将剑儒安顿好以后,君奉天沉默一阵,忽然对着稷玄谷说道:“我要去见皇儒尊驾,外面之事还需圣儒尊驾操持。”

  稷玄谷点点头,郑重说道:“放心,稷玄谷不会让他们乱来。”

  “多谢!”君奉天道谢一声,看向昊正五道的深处,目光逐渐变得坚定。

  ……

  而在此时,烟雨寄亭内,各支脉以及德风古道众人齐聚。

  不久之后,邃无端与墨倾池也一起回归,很快他们便知道了缘由。

  “怎会如此?主事一定是遭人算计!”邃无端大惊失色,一脸不信。

  一旁的墨倾池眼睛微眯,平静道:“我了解离经为人,其中必有缘由。”

  “缘由?”莫凭箫冷哼一声,“据信中所言,玉离经乃鬼麒主之子,虽然此信蹊跷,但玉离经确实出了变故,理当验清血脉,以安儒门众人之心。”

  “不错,玉离经的身世本就是个迷,如今又发生了这种事,若是不给众人一个明确的答案,恐怕玉离经无法服众,也没有资格继续担任主事之责,我等也不放心将身家性命放在一个不知来历的人身上。”

  慎恒之也站了出来,大声说道。

  此时,因为君奉天与稷玄谷两人都不在殿内,因此几人说话有些肆无忌惮。

  “诸位可否听我一言。”

  慕灵风眉头一挑,待众人安静下来后,便再度说道:“大家有何事不妨等玉主事苏醒再说,届时有法儒、圣儒两位尊驾,必会给诸位一个答复。”

  “哼,谁不知道法儒尊驾与玉离经关系匪浅,现在连圣儒尊驾也护着他,这个答复恐难服众!”

  慎恒之再次开口,他之前来过德风古道,因此比旁人更熟悉德风古道内的一些事情,尤其当初闯昊正五道对战法儒之时,虽是他实力不济,但也可看出,法儒必然对玉离经放水。

  这一点,从玉离经对法儒的尊敬态度便可一窥全貌,虽然玉离经对于其他尊驾也很尊敬,但却与面对君奉天有着很明显的差别。

  “就连圣儒的来历一样神秘,我看着德风古道已经成为了一个筛子。”这时,左丘默也突然插口道。

  现在的德风古道,三方支脉共同逼宫,已有内乱之兆。

  左丘默做为阎罗鬼狱安插在儒门的间谍,自然不介意顺水推舟,让儒门分裂,为将来鬼族大业扫清障碍。

  “你胡说什么?”云忘归等着左丘默怒哼一声,“圣儒尊驾乃皇儒尊驾亲自认可,之前更是一举诛杀谋算我儒门的鬼——人觉副体越骄子以及地冥,岂容你们怀疑。”

  “哈!德风古道还真是越来越霸道了,难道有疑惑都不能说出了吗?”左丘默嗤笑一声,冷嘲道。

  “你!”慕灵风也脸露愠怒,好在修行无数年,心境不差,很快便压下心头的无名之火。

  不能说是无名,因为这股或来自稷玄谷,她不喜欢有人诬蔑稷玄谷。

  就在此时,

  “若是对吾有何怀疑,大可当年直说!”

  一道威严之声远远传来,随即就见稷玄谷大步而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儒圣、无垢,圣儒、无双。”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