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再联九婴

第三百一十九章 再联九婴

  “倚情天的事,还不需要牺牲别人的性命来完成。”

  倚情天眉头一挑,冷然拒绝,对着袁无欲继续说道:“一命换一命,但倚情天有自己的行事准则。”

  “是吗?”袁无欲嘴角微翘,“那就待你想好再来找我吧,至于这株玉钗便留在我手,什么时候完成交易你再取回吧。”

  想到倚情天要面对困在男人躯体内的君时雨,以及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一些不可直视的画面,袁无欲嘴角笑容越发诡异。

  随后,他看向剑禅觅心,淡淡道:“老和尚,接下来就是你我之间的事了,走吧。”

  话甫落,袁无欲与剑禅觅心同时消失,院子中只剩下倚情天四人。

  “剑授,接下来你们要去哪里?”

  将真心话说出,渺若凡好似也掀去了一层枷锁,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倚情天看着身前的薄樱魅影师,沉声说道:“在时雨未脱困之前,我不会离开此地。”

  听得此话,渺若凡目中闪过一抹喜意,随后又带着一抹忧虑说道:“但那人的条件?”

  “无妨,他的敌人是魔始,既如此苦心算计,自会有让我出手之日。”倚情天神情平静,虽然昊天或魔始在利用他,那也说明了他有利用的价值。

  而袁无欲同样如此,因此倚情天对此点并不担心,只是如此一来,却苦了时雨。

  困在薄樱魅影师体内的君时雨显然也察觉到了倚情天的心思,单薄的双唇微翘,“这么多年我早已习惯了,不急这一时。”

  一旁的燕飞虹也开口说道:“如果恩公不嫌弃,不如先暂居此地。”

  倚情天微微点头,“也好,如今北海灵州生变,袁无欲此人也心思难辨,我会在附近结庐,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说着,倚情天微微抬手,此时,迷蒙细雨从天而降,让整个世界变得朦胧。

  ……

  “阿弥陀佛!”剑禅觅心双手合十,眼帘低垂,“修者,你的目的已经达成,为何还要针对一个地海孤堡?”

  “既然天命已改,僧者你又为何苦苦执着于地海孤堡?”

  袁无欲双手怀抱胸前,好整以暇的问道。

  两人都未明言,但却都知对方所言。

  “阿弥陀佛!”剑禅觅心长叹一声,“修者,佛缘、因果,一切都是既定,修者若是次次如此逆改,恐怕未来……”

  “哈!”袁无欲嗤笑一声,“本公子可不信天命,不过,本公子倒不妨与你一赌。”

  “嗯?”剑禅觅心眉头微挑,满是褶皱的脸上流露出一抹诧异。

  “就赌本公子会替代你所谓的天命,依旧能让一切重回正轨,当然,只要吾愿意,也能让一切逆改!”

  袁无欲昂着头,自信说道。

  这是阴阳令所赋予他的自信,因为,阴阳令合一,具有穿梭时空的能力。

  更重要的是,即便失败,也与他无损。

  “阿弥陀佛,修者有修者的坚持,老僧也有老僧的选择,这便告退了。”

  剑禅觅心没有明言答应,低喃一声后,随即缓步离开。

  看着剑禅觅心消失的背影,袁无欲嗤笑一声,“这些和尚果然一个个都精明的很,不过,地海孤堡或许关乎着阳令,你阻止不了。”

  惊涛三条线,北海灵州已改,只剩下阎罗鬼狱与地海孤堡。

  若论实力,阳令在阎罗鬼狱的几率很大。

  但地海孤堡的一条线,可是叶小钗灵魂穿越时空,回到过去,因此,袁无极觉得地海孤堡的线几率更大。

  既然无法决断,袁无极自然是一个都不放过,两条线都完结,自然就知道另外一半的阳令会出自哪里。

  而他,现在该回返中原了。

  ……

  幽界。

  暗影再度降临。

  看到来人,九婴冷哼一声,淡漠说道:“你还敢出现?”

  显然,上一次的失败,让九婴万分警惕,因此,暗影如果想要拉她再与袁无极敌对,恐怕就要打错算盘了。

  在没有绝对的优势以及体内隐患解除前,她绝不会再与人轻易联手。

  噬心锥魂之痛她可以忍受,但跪在深恨的人面前被各种侮辱,九婴不想再来一次。

  “看来袁无极已经吓破了你的胆。”暗影低沉嘶哑的声音从面罩下传出,看着依旧不为所动的九婴,暗影目中异光一闪,随即说道:“这一次找你不是为了对付袁无极。”

  “哦?那你找本圣母有何事?”九婴微微诧异,转过头奇怪问道。

  “吾来为你送上一份讨好你主人的大礼。”

  “什么主人。”九婴神情一怒,寒声说道:“暗影,若是来找事,本圣母可以成全你。”

  说着,九婴周身气息暴涨,天际隐现火云,杀意狂涨。

  “吾只是说一个事实,你又何必动怒,即便你我战上一场,依旧无法改变你被人奴役的命运。”

  面对九婴的暴怒,暗影依旧冷静。

  九婴牙齿咬的嘎嘎直响,虽然暗影说的难听,但事实确实如此,她在袁无极面前,确实毫无地位可言。

  她可是幽界圣母,现在幽界的主宰,但面对袁无极,却只能用最卑微的姿态。

  她不怕死,但受到了如此多的屈辱,九婴不甘就此而亡,她一直在等待着机会,一个足以致命的机会来向袁无极讨回这一切。

  因此,九婴逐渐冷静下来。

  虽然面色依旧难看,但也不至于杀意空前,“有话直说,没必要再用言语来刺激我,九婴也不是你区区几句讽刺便能让你如愿的。”

  “很好,虽然不知道袁无极如何控制你,但他既然不想杀你,你便有机会反杀,而取得他的信任是最关键的因素,地冥与袁无极是死敌,若是能够为他除掉地冥,或破坏他的机会,必然能让袁无极对你的影响更上一层。”

  “地冥?”九婴冷嗤一声,“你不是在说笑吧?地冥当日在山海奇城已经被稷玄谷一剑所诛,怎么可能还活着?”

  “是你困守幽界,孤陋寡闻了,地冥的恐怖比袁无极有过之而无不及,当日的他或许死了,但显然,他如今再度重生,实力不损分毫。”

  暗影微微眯眼,淡漠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