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大侄子再出【第三更为盟主加6/10】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大侄子再出【第三更为盟主加6/10】

  苦境最神秘、最凶险的小树林中。

  玉离经孤一人深入,直到尽头,脚步方缓。

  “你在跟踪我?”

  玉离经环顾一圈,突然朗声喊道。

  风微扬,树叶沙动,随即,在影之中,一道鬼魅影摇着白骨森罗扇带着冷气息缓缓走出,“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袁无极所化的鬼麒主站在玉离经的对面。

  因为邪神龙首的破封,促使了八部众的成长,纵是鬼麒主依旧未曾复活,但尸骨上的邪气却不觉越来越浓郁。

  使得袁无极的周也带着一丝八岐邪力,毕竟,鬼麒主的尸体现在就在白骨森罗扇中。

  如此一来,也让袁无极所伪装的份,倒也更加bī)真。

  “怎么能说是跟踪呢?这只是我对吾儿的一点关怀。”

  袁无极摇了摇头,否定道。

  而在另一边,跟随而来的乐寻远心下却是一惊,“玉离经竟然是鬼麒主的儿子?”

  “有意思,看来这就是那人所说颠覆儒门的秘辛了,那人究竟是谁?为何会知道如此隐秘?”

  得到了秘密,乐寻远不想起发信之人,“想来此人与儒门必有仇怨,不过,此事我乐于顺水推舟,非常君与地冥也一定乐意看这场闹……”

  而在此时,场内玉离经已经准备离开。

  “吾儿,你就这么不想见到为父吗?”袁无极所化的鬼麒主忍不住上前一步,脸上露出一抹伤心。

  玉离经脚步一缓,随即复杂道:“你当初说的我都已知晓,很可惜,我不会帮你完成你的宏愿,而我也最后给你一句奉告:你若从善,拯救天下苍生或可弥补过去罪状,若你继续为恶,所面对的,只有……”

  后面的话玉离经没有说下去,或许他也不忍开口,但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好残忍的话,看来君奉天果然不能留,杀了他,你就只有我一个父亲!”袁无极冷哼一声,森然说道,手中的森罗白骨扇所散发出的邪气也愈发浓郁。

  “嗯?”

  听闻此话,玉离经猛然回过,双目一片冰冷,“希望你不要自误,玉离经绝不容邪恶猖獗,好之为之!”

  说完,玉离经不再逗留,大步离开。

  黑暗丛林再度陷入寂静。

  许久之后,袁无极再度开口,“出来吧。”

  “看来,是你邀我来此见证此事了。”乐寻远不再隐藏,从暗中缓缓步出。

  “唉!”袁无极叹息一声,一脸忧愁,“没办法,谁让吾这个傻儿子成功被儒门那帮腐儒洗脑,如今,唯有让他认清儒门这帮伪君子的真面目,方能正视自己的出。”

  “放心,当儒门之人得知玉离经的真实份,一定会对他的心灵造成冲击,不得不说,阁下对自己的儿子还真是够狠。”

  乐寻远双眼微眯,对于眼前所谓真鬼麒主,心中满怀忌惮。

  “什么叫狠?这是为父亲,对儿子最真挚的。”袁无极撇过头,不满说道。

  “哈!”乐寻远干笑一声,目光落在森罗白骨扇上,神微动,故作诧异道:“早已听闻鬼麒主当初在血河战役之后死于君奉天之手,未曾想到,阁下竟能逃出生天,甚至蒙蔽了君奉天。”

  “小辈,鬼者的传说岂是一个君奉天就能断掉,你的事迹我早已听闻,他我或许会为你引荐邪神,见识真正的伟力。”

  “邪神?”乐寻远目露诧异。

  “将来你会知道的,待邪神归来,你将会明白所谓的天、地、人、法,不过是土鸡瓦狗,即便是你满心忌惮的圆公子,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唯有俯首称臣。”

  袁无极昂着头,一脸傲然,还不忘自己贬低一下自己。

  “看来你与圆公子果真有所关联。”乐寻远着重扫了一眼鬼麒主手中的森罗白骨扇,他记得此扇很早以前,在人觉假扮鬼麒主时便已遗失。

  “没错,他也是邪神所看重的人,而你,就要看你接下来的表现了,儒门,将成为你展现自我价值的舞台,若得邪神看重,足可让你踩在圆公子的头上,不需要再存丝毫忌惮。”

  袁无极点点头,并不否认自己认识袁无极。

  “那我对你口中的邪神有兴趣了,希望真如你所说吧!”

  乐寻远目光闪烁了几下,随即缓缓后退,消失在黑暗丛林之中。

  对于危险,乐寻远一向敏锐,他在鬼麒主的上感受到了危险,也证明了鬼麒主的实力。

  因此,他确实对能让如此人物都赶到敬畏的邪神产生了好奇。

  “邪神?”

  乐寻远低喃一声,随即道:“儒门之事,想来地冥与人觉都会很感兴趣,拉这两人下水,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而且,以这两人的地位,必然知晓鬼麒主口中的邪神秘闻,或能从中窥探一二。”

  ……

  同一时间,魄、倚天两人之间气氛紧张。

  剑禅觅心双手合十,口诵佛号站在角落。

  而薄樱魅影师的后则站着渺若凡与燕飞虹两人。

  “你究竟想要如何?”

  一声冷问,显示出倚天兵部平静的内心。

  “以命换命,你想保君时雨的命,那就拿出一条对等的命来换吧。”

  魄的目光在剑禅觅心、渺若凡、燕飞虹三人之间扫视。

  倚天也随之望向三人。

  燕飞虹与渺若凡心下一紧,随即就见渺若凡突然走出,双眼炯炯的看着倚天,坚决说道:“剑授,若能以我一条命换回‘她’的重生,若凡愿意。”

  对于倚天,渺若凡早已仰慕许久,只是心知对方心有所属,因此只能压下心中感。

  如今,北海灵州灭了,自己曾经的一切美好,原来都不过是有心人的一场算计与愚弄。

  而且,当得知自己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复制品,渺若凡的心,早已死去。

  “剑授,一切始末我已清楚,原来我存在的价值,只是提供王族之血,完成他的目的,这样的人生毫无意义,如果能在死前,为剑授做些什么,若凡觉得实现了自我的价值。”

  渺若凡大大眼睛有些朦胧,一脸真意切。

  一旁的燕飞虹也有些感叹,似是想到了自己与白马纵横的过去,可惜,一切都过去了了,在无法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