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三百零九章 末邪王初对地冥【为‘一曲忘残年’加】

第三百零九章 末邪王初对地冥【为‘一曲忘残年’加】

  听到此话的稷玄谷,神情微动,随即衣袖一挥,一道乳白光罩将慕灵风笼罩其中,光罩散发圣洁光辉,驱散接近的死厄之力。

  “稷师兄,你不需要为我如此损耗功力,我还能坚持。”慕灵风回过头道。

  稷玄谷却微微摇头,“无妨,不论如何,你的安全更重要,若是深入遇到危险,你一定先保护好自己。”

  这番话虽然平淡,却让慕灵风心中有些异样的感觉,似糖,微甜,润心。

  “多谢师兄。”

  慕灵风性格爽朗,但此刻在稷玄谷面前,却微微低头,双手十指交错,低声说道。

  稷玄谷倒并未察觉慕灵风的异样,两人并肩而行,随着护体光罩再受死力冲击变得虚幻,稷玄谷直接握住慕灵风的手,体内功元输入慕灵风体内,维持护罩存在。

  感受到自己的手被握在一只厚实的手中,慕灵风偷偷瞥了一眼身旁专注前行的稷玄谷,心绪不知为何起了波澜。

  而在稷玄谷、慕灵风双双深入残破的王城核心,在王城外围,一道黑影乍现,正是欲魄。

  “人已入局,天魂,我等着你的爆发。”

  兜帽之下传出低沉冷笑,“你的力量足够强大,但想要改变死旸对北海灵州的影响,绝无可能,最终,不过徒耗修为罢了。”

  ……

  冥日之渊。

  末邪王·鸑变迦罗追寻邪气而来。

  “末法时代,邪翼掠世地狱海。天地悲哀,战火燎原魔龙灾。”

  阴冷诗号响起,鸑变迦罗背负枯骨双翼从天而降,一眼便落在血茧之上,“暗谛果然在此。”

  但在此时,

  “在此你又能如何?”

  轻漫之语甫落,地冥·无神论一步踏出,已是出现在鸑变迦罗面前,语带不屑,“是谁给你的勇气敢孤身面对眩者呢?”

  “直接点吧,只要你愿意解开暗谛的封印,条件任开。”

  鸑变迦罗袖袍一甩,直接明言。

  “呵……如果我拒绝呢?”地冥轻笑一声,背过身道。

  看着地冥的背影,鸑变迦罗目光闪烁,心中杀机浓郁,但他明白,地冥这只是故露破绽罢了。

  因此只能暂压杀机,冷声说道:“在天邪众面前,你没办法稳赢,而待暗影破开你的禁锢,那你将面对两位天邪众,当今天下,还没有人能在两位天邪众面前而不败。”

  “此点眩者并不赞同。”地冥忽然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天邪八部众的力量,眩者很早就想试一试了,而你,不该成为八部众。”

  话甫落,地冥袖袍一甩,随即,天地紫雷闪耀,一柄神剑从天而降,落入地冥手中,正是——神泣。

  “与天邪众作对,将是你今生最大的错误。”

  鸑变迦罗目光一寒,邪力凝聚双掌,气氛一瞬变得紧张。

  “哼!时犹未晚,眩者给了你们生的机会,同样也能再度将你们消灭。”

  地冥手指划过神泣,殉道之眼闪过诡异光芒。

  双强对峙,冷然的肃杀气氛,竟使苍茫天地为之崩碎。

  “宿命让咱们纠缠至今!”

  鸑变迦罗邪刃出鞘,冷芒四射,从当初策魂转生被杀,到如今大漠苍鹰的躯体,都与地冥有着密切关系。

  “那今日合该结束这场闹剧!”地冥神泣一扬,其力浩瀚,直荡苍穹。

  鸑变迦罗冷笑一声,杀气冲天,“我同意,先送你上路,在送天迹随行!”

  气劲冲击,方原山崩地裂,地貌丕变。

  “眩者厌恶脱离我剧本的变数,但更厌恶想动天迹之人。”听到天迹二字,地冥目光一寒,冷然说道:“永远记住,天迹的命,只能属于我。”

  说到此,地冥话音一顿,伸出中指摇了摇,带着一抹冷嘲道:“你,不配!”

  “是吗?那就让我见识见识能另我不配的力量吧!”

  话甫落,鸑变迦罗邪翼箕张,刹那消失在原地,刀已出现在地冥背后,一刀锥心。

  “勇气可嘉!”

  地冥冷哼一声,握剑之手猛然背后,神兵、邪刃首次交锋。

  这也是鸑变迦罗与地冥的首度对垒。

  “鸑风涌,邪刀鸣,性命停。”鸑变迦罗身化邪风,来无影去无踪刀如风,刹那之间,从四面八方都有刀风袭来,不给地冥躲闪之机。

  面对凌厉杀刃,地冥神情不变,仙门剑招凌厉运使。

  铛铛铛!

  数声峥從,眨眼双方已臻极端。

  “驭神风·邪刀流。”冷声未落,绝杀之招已至,磅礴凶狠之刀,宛如崩腾大河势无可挡。

  “不差,此招敬你。”地冥冷喝一声,强提血暗之力,一剑出,虚空为之崩毁,“吞灭寰宇·尽虚空。”

  轰!

  惊天一爆,整个冥日之渊为之动荡,山石崩裂,乱石如雨,方原尽化毁灭之境。

  “神魔同坠·地狱变相。”鸑变迦罗一手运使末邪刃,一手成爪,凝聚无上邪力。

  刹那之间,刀掌并合,方原百里同坠地狱,无穷阴魂蹿出,伴随邪风而至,恐怖力量,彻底将地冥笼罩。

  “嗯?”地冥沉喝一声,神情微凝,同出绝式,“有点意思。”

  “混沌初开·地煞王令。”

  血暗邪力魔化仙门之招,一招出,一点破面,强势破招。

  伴随惊天一爆,尘埃散尽,地冥脸色却是一变,“中计了。”

  看着封印暗影的血茧消失,许久之后,地冥才冷笑一声,“好一个鸑变迦罗,此局,我们有的玩。”

  ……

  另一边,尸猢山内,蚩罗冷坐王座,身前白川凌花翩翩起舞。

  就在此时,气氛一寒,花雨凝滞,白川凌花出现在蚩罗背后,短剑落在蚩罗脖颈之处,“为什么不躲。”

  蚩罗微微张眼,只是看着远方,低沉说道:“精灵天下、盲剑林、西山三个方向,就由你来选择吧。”

  “哦?”白川凌花收回短剑,缓步走前,清脆的脚步声似是踩在人的心扉,充满魅惑的笑声更是让风云为之起舞,“让我选择?”

  “若是错了呢?”冷然五字,白川凌花笑意收敛,似是逼迫。

  面对白川凌花的挑拨,蚩罗依旧平静,因为,他正是为了眼前之人才甘愿承接邪神之力,成为八部众。

  因此,不管眼前之人想要如何,他都会竭力完成。

  “位置不会错,过程我来完成,结局终究一样。”

  蚩罗沙哑的声音从面罩下传出,神情淡漠,也是自信的表现。

  “那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