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天意如刀斩天骄

第二百七十九章 天意如刀斩天骄

  “太掖勾陈瑞霭浮,宫花时缀五云裘。湛卢光截飞狐月,繁弱风号涿鹿秋。”

  袁无极与副体一起出现。

  这是首次同时出场并表明两者关联。

  虽然众人早已知道这个消息,但当袁无极不再遮掩,却依旧感到一丝讶异。

  “感谢诸位亲来送袁某最后一行。”

  袁无极的目光从天迹身上扫过,在稷玄谷的身上顿了一下,随后,落在邃无端与剑咫尺的身上。

  虽然出了点意外,但袁无极却一脸坦然,让人从外表丝毫看不出异样。

  “席断虹已经苏醒,不过她的记忆因为重生的关系出现了一点偏差,待事后,你们便可以将人带走了。”

  说完,袁无极随手一抛,一本写着《神洲秘录》的书籍落在天迹手中,“这是你想要知道的秘密,这也算圆公子为神州最后所做的事情。”

  天迹随意翻了一页,瞳孔顿时一缩,随即猛然合起,“圆公子此举天迹记下了。”

  “师尊!”这时,断天途突然上前一步,单膝跪地,双手呈上木盒,“是天途之罪,使得师尊受此重伤,请师尊责罚!”

  袁无极随意扫了一眼木盒,他已经看到木盒内的东西,一颗人头,来自——小丑傀一!

  “杀了地冥的儿子,以地冥的性格,绝不会放过天途。”

  袁无极目光一闪,脸上却不动声色,“你是我的弟子,你受难身为师尊自然要护你周全,现在,我要交托你一个任务,希望这次你不会让我失望。”

  “师尊请说,天途绝不会失败!”

  断天途一脸坚定地说道。

  似能得到袁无极的肯定便是天大的荣耀。

  “嗯,这封信给你,为师走后,你按信中内容行事便可。”

  袁无极微微点点头,随即目光落在稷玄谷的身上,“圣儒尊驾好似有话要问?”

  早已满心疑惑的稷玄谷毫不遮掩,直接开口,“你与吾是否相识?为何吾对你会感到一股莫名的熟悉?”

  深藏许久的疑惑终于问出口,稷玄谷双眼紧紧注视袁无极,等待一个答案。

  而这个答案,又真能一解他心中疑惑吗?

  ……

  三界塔。

  无人榜反遭囚禁。

  暗影神入混沌。

  寒武纪、暗谛、无人解三部分灵魂纠缠。

  随着地冥身亡,血暗之力的压制已入低谷,伴随着邪神的即将回归,邪力逐渐上涨,整个三界塔仿若都沦入绝望之境。

  终于赶回的孤星泪惊觉不对,凝神一枪,击溃蚀身邪气,暗影终复自我。

  “究竟发生何事?”孤星泪张了张嘴,虽是无声,但暗影已经明了。

  不过,邪力爆发的暗影已不再是原来的暗影,虽然看似压制解决,但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逐渐被影响。

  因此,暗影并未详说。

  ……

  幽界之内。

  袁无极副体虽然离开,但在九婴体内种下生死符。

  此生死符非比寻常,外表以寒雷凝聚而成,非是用来折磨九婴,而是保护。

  因为生死符的核心是袁无极以充满死意所凝练的破极剑气,只要外在寒雷有损,核心的死灵破极剑气就会爆发。

  而那一刹那,根本无人可以反应过来。

  但这只是第一重控制。

  袁无极从系统中抽取到的阴魂阳魄之毒,其中阳魄已经逼九婴服下,直接种入神魂之中,若是得不到解药,阳魄爆发将会点燃九婴神魂,形神俱灭。

  种种后手,让九婴不得不屈从,但九婴的野心何其之大,岂会就此甘心沦落他人玩物。

  只是而今九婴没有反抗的机会。

  但,袁无极与魔始已经撕破脸皮,魔始终于无法再继续等待,已经开始在神州动作。

  “莫恋浮名,梦幻泡影有限。且寻山水,风花雪月无穷。”

  此时,一个手提古灯残照的白衣人逐渐走近。

  “雪奴见过圣母!”

  白衣青年提着古灯微微一礼。

  九婴目露愕然,一时迟疑,“你是?”

  “圣母称我为雪奴即可!”

  白翼雪魂平静说道。

  “哦?那你找我有何事?”九婴目光微动,平复心绪之后,问道。

  “正是为了一解圣母的麻烦,以及——复仇!”

  “复仇?”

  “哈哈哈……”听到这两字,九婴忍不住大笑一阵,随后脸色一冷,质问道:“向谁复仇?又为何助我?你又究竟是谁?”

  一连三问。

  九婴终究是被袁无极各种化身弄怕了,生怕这依旧是袁无极所化,因此不敢直接答应。

  “看来圣母的胆子不足以支撑你的野心,今日雪奴来此只是提前与圣母打个招呼,幽界的力量可并非只有如此。”

  话甫落,白翼雪魂化作点点白光消散在眼前。

  原地唯留九婴陷入深思。

  “白翼雪魂?但真是如此吗?”

  残酷的经历,让九婴变得更加谨慎,对于他人也多了更多的戒心。

  尤其面对重新现世的旧人。

  毕竟,她可是狠狠吃了一次鬼麒主或者说袁无极的亏。

  而这种事情,发生一次已经够了。

  每次想到‘鬼麒主’再次回归幽界所发生的一切,九婴便满心愤恨。

  失身、失权、失亲,如今更遭受奴役。

  苦心的算计却只是为了她人做嫁衣。

  这让九婴度日如年,种种痛恨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九婴,只待一个机会的到来,就会再次爆发。

  而白翼雪魂的出现,会是这个机会吗?

  ……

  “你的疑惑我并不清楚,因为,在此之前,我并不认识你。”

  对于稷玄谷的问题,袁无极直接否定。

  “嗯?”稷玄谷眉头一凛,

  但在此时,天外一道数百丈长的暗红魔刀劈地而来。

  狂暴凶残的气息顿时威压全境。

  “指点江山!”

  面对恐怖魔威,稷玄谷挺身挡关,一指点下,江山沉浮。

  轰!

  “天意如刀——斩天骄!”

  巨爆之中,冷语一起,惊见袁无极人头飞起,热血冲天喷涌,随即,溅洒的鲜血染红了地面。

  同一时间,随着袁无极的命陨,他体内的命毒终于爆发,顺着鲜血渗出,转瞬便将方原数里生机吞噬。

  绿草红花一瞬枯萎。

  证明,这确实是身中命毒的袁无极真身,而非假冒。

  “什么?”

  “师尊啊!”

  突然一刀,快到无人反应过来,操纵江湖局势许久的圆公子就此身亡。

  死的竟是如此突然,如此让人措手不及,如此的让人意外,如此的让人无法相信。

  但,这一幕,却真实的展现在他们的面前。

  “呵……该来的一切终究会来!”

  袁无极仰天倒地,他的人头也随之落在身旁,一旁的副体忽然苍凉一笑,身形不知何时已是一分为二,随即化作虚无气体,彻底溃散。

  “不可能!师尊怎会就此而亡……”

  断天途凄厉一吼,但本就伤势未曾完全复原的他为杀小丑傀一更是身受重创,气急攻心之下,竟是就此昏迷。

  “告诉我,人,因何而存在?”

  魔刀一转,一束嗜血刀罡直指稷玄谷。

  砰!

  稷玄谷袖袍一扬,刀罡爆碎,身形不移分毫,展现出深厚根基。

  仁爱、凶暴两股截然相反的力量碰撞,顿时天地惊动。

  稷玄谷目光落在对方手中不世魔刀之上,体内力量在此刻竟是变得沸腾。

  “好邪恶恐怖的力量!”稷玄谷从虎魄之上,感受到了一股宿敌的力量,手中剑气凝剑。

  另一边,天迹踏步向前,凝声问道:“你究竟是谁?为何要杀圆公子?”

  “告诉我,你们为何要活着?”

  狰狞魔刀再转,化生血红、暗红、邪紫三束凶狂刀罡,分别斩向稷玄谷、天迹以及邃无端、墨倾池等人。

  轰轰轰!

  三声轰鸣,荡起烟尘万丈。

  “吾总觉得吾不该存在,但吾偏偏就要存在,既如此,那么只好让吾所厌恶的一切都变得不存在!下一次,你们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

  神秘的刀者,人已消失,只留神秘的话语在回荡。

  而他究竟是谁?

  又将为武林带来何等变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