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二百七十五章 盘算【为堂主‘宋朝的阳光’加】

第二百七十五章 盘算【为堂主‘宋朝的阳光’加】

  “好在蚩罗同样刚刚转生成功,并未恢复全盛状态!”

  袁无极调息一阵这才睁开双眼,“蚩罗的出现,代表了八部众的正式登场,那么风之谷下的末邪王或许已经成功转生。”

  “除此以外,之前的暗影也受到邪气影响,暗谛正在归来,只是,不知狼辰刀竞恨吾峰、肖流光他们以及道武王谷现在如何?”

  “如今儒门已经有了布置,接下来便是道门、佛门以及八部众乃至八岐……”

  “除此以外,还需要找个办法彻底激发鬼麒主尸骨内所隐藏的邪气,然后去撩一撩离经乖儿子,届时再暴露关系,将君奉天逼出儒门,为圣儒让位。”

  嗯……想到此,袁无极感慨一声,“圣儒尊驾啊,虽然你不知道我对你的好,也不会接受我的好意,但君奉天一日不走,你又何时能够真正上位?而且他不走,何时才能将后面几个划水的家伙逼出来呢?”

  “把所有的强者都聚到台面上,我再开几个小号也就不起眼了不是吗?”

  心中想着这些的时候,幽界之内的副体也从床上起身。

  本来是想要除掉九婴的,但既然系统已经宣布原始幽界的覆灭,那杀掉九婴也将毫无意义,因此袁无极选择将九婴留下,将她控制也能发挥一些作用,担任,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某些不可说的原因。

  “幽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魔始的众化计蒙是还没有得知消息还是有其他算计呢?”

  副体摸了摸下巴,目光开始闪烁,“难道他还在打无限的主意?”

  “很有可能,毕竟无限拥有魔始之瞳,而魔始之瞳为未来之眼,真实来源是出自窈窈之冥,能短暂窥视和预知未来,配合太穹十三卜可得知完整的天启预言。

  当初玄尊、尊佛、道皇、皇儒等四名创道者曾共同创悟窈窈之冥的奥秘,魔始意欲共修被拒,不久后未来之眼就被魔始盗走,现今却出现在了无限的身上。”

  “看来前世剧中的无限成为魔始众化并非偶然,而是无数岁月前,魔始就已经算计好了这一切。”

  “魔始的智谋、狠辣以及实力远在人觉、地冥之上,如果我真的让他完整现世,还能弄死他吗?”

  思忖许久,副体眼睛一亮,“八岐拥有八道意识,魔始分化灵魂同样如此,虽然他们意识一致,根本无法取代或替换,但我也不需要将之取代或替换,只需要在他灵魂里隐藏点什么,也许未来会有奇效。”

  “前世剧中的魔始完全是被编剧砍线,根本没有展现出魔始的真正实力以及诸般底牌与算计,而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任何一点意外因素都会出现不同的结局,更何况,如今我已经改变了这么多。”

  “现在非常君也神秘消失,难保不会被魔始找上,两人若是因此合作,将更加麻烦,而这是很有可能的一件事情!”

  越想,袁无极越觉得自己挖的坑越来越大,挖到足以将自己彻底埋葬。

  “本尊必须消失,曼鲤、红尘雪她们也必须消失,不然依旧会成为对方针对的目标!”

  “当然,最直接的还是将敌人都干掉,我不可不想妻儿过着四处逃窜的生活,所以……”

  ……

  另一边,稷玄谷等人也回到德风古道。

  直到周围只剩下稷玄谷与映霜清以后,映霜清忍不住开口问道:“稷师兄好像自从去了山海奇城就有心事,不知究竟发生何事,可要我帮忙?”

  清脆的声音传入耳内,将沉思状态的稷玄谷惊醒,

  “现在我还不能确定,待圆公子出关,我会再往一趟,希望能够查清缘由。”

  映霜清点点头,表示明白,“原来如此,既然山海奇城有让稷师兄熟悉之物,那么圆公子必定知晓缘由,毕竟,他曾经可是以执棋客的身份公布过《神惶卷》以及诸般秘事的人。”

  “只是这般人物会轻易中毒身亡吗?”

  映霜清自然不会怀疑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但她纵是不认识袁无极,但这些日子也没少听说过他的事迹,因此一时有些难以置信。

  不止是他,天迹、君奉天同样如此,只是并没有说出来。

  就连听闻这个消息的玉离经也觉得事不单纯。

  “听闻圆公子修有一魂双体,他会不会以副体的死亡来迷惑外人的眼睛呢?”

  玉离经恭敬站在君奉天的背后,说出一个猜测。

  “不是没有可能,此人化身执棋客时我曾有过接触,绝不简单,三日之后,就由你再往山海奇城一行,亲眼见证此事吧!”

  “亚……尊驾不亲往吗?”

  玉离经抬起头,有些疑惑。

  君奉天眉头微拧,目光望向云海仙门,神情无比复杂。

  因为他知道,那个秘密或许隐瞒不住了,而他,必须有所应迎。

  ……

  另一边,天迹直接回到来到云海仙门。

  他本欲想着带雨潇前往山海奇城一行,但最终还是作罢。

  “大师兄,刚才那股波动以及异象是?”

  见到天迹,云徽子身形一闪出现,连忙问道。

  随后,天迹将事情始末告知了云徽子。

  不管是地冥的死还是袁无极的身份以及将死的状态,都让云徽子感到讶异。

  “没想到地冥会如此轻易身亡,而雨潇的父亲竟然就是圆公子。”

  说着,云徽子‘啧啧’几声,感叹道:“圆公子树敌太多,雨潇的身份还是隐瞒下来为好!”

  “我也是这样想的,看来小默云还是能够跟得上你大师兄的思维啊!”

  天迹捋了捋根本不存在的胡子,一脸傲骄的样子。

  “切……”云徽子翻了个白眼,“我明明是深得二师兄的教诲才对!”

  ……

  而在万象天宫之外,昏迷的断天途终于幽幽转醒。

  很快,他便想到了失控状态下所做的事情,随即,又从邃无端等人口中得知了师尊的状态。

  断天途双手紧握,目露悲愤,“地冥!”

  短短两字,透露出断天途的恨、怒。

  “你要干什么?”

  看到断天途起身离开,邃无端一愣,连忙问道。

  “地冥虽死,但他的爪牙还在,我要借他们的人头一用!”

  话甫落,断天途已经化作一朵火云消失。

  “这……”

  邃无端一脸犹豫,不知该怎么办。

  这时墨倾池摇了摇头,说道:“这是圆公子的家事,无端你就不要参合了。”

  “唉……”许久之后,邃无端只能叹息一声。

  “放心吧,断天途好歹也曾力战逆神旸,虽然后来被地冥操控,但也证明了他的实力让地冥都不愿轻易毁灭,与其担心他,不如担心席断虹如何了吧!”

  叹稀奇一如既往的直接,这番话一出,也打消了邃无端与剑咫尺其他念头,再度让两人变得忧心忡忡。

  “嘿……”看着两人的样子,叹稀奇暗自摇头,“果然是两个单纯的傻子,圆公子此人自从出世以来便是风云中心,他又岂会轻易身亡?而他数次救治席断虹,施恩你们,竟也不想想他真正的目的,难道你们还真将圆公子当做心地善良、不图回报的好人了吗?”

  “某一天真被人拐去当儿子也是活该,不过这种事情确实有趣!”

  “而且墨倾池竟也不提点他们,看来此事也让圣司也为难了!或许墨倾池也在等这个机会彻底斩断他们与圆公子的关系吧!”

  叹稀奇与墨倾池相熟,但因为远沧溟的原因,也不可能再如往昔。

  至于邃无端、剑咫尺,他们之间的交情可不深,尤其剑咫尺曾经差点杀了他,虽是遭受控制,但叹稀奇对于这个差点杀了自己的人可没多少好感。

  能看到他们吃瘪,叹稀奇自然乐在其中。

  反正无论结果如何,都不关自己的事,更何况他们身边还有墨倾池这等聪明人,也用不着他开口,一墨倾池与邃无端的关系,会将一切处理好。

  而他只所以留下,不过是想要亲眼见证最后的结果罢了。

  他要看看圆公子这次会以何种手段收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