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二百七十一章 舍己为人【求全订哈】

第二百七十一章 舍己为人【求全订哈】

  袁无极神情变得坚定,似大爱无私,“今日圆公子便以此残躯来换回大家!”

  话甫落,就见袁无极猛然大喝一声,双手叠出奇印,随即体内残存的命元不再与命毒相抗,而是被引导出来。

  一道道命元融入芙蓉铸客、匆匆、天织主、朱雀衣等受伤之人的体内,让本就已缓和了许多的几人体内生机越发茁壮。

  “圆公子!”

  墨倾池张了张嘴,此地之中,他是与袁无极最早认识的人,而且不论对方有些什么算计,有一点,那就是他数次承受对方恩惠,而他却无以为报。

  因此,纵是墨倾池也是心狠手黑,但如今也不禁动容。

  此时,天迹等人也一脸惊讶,未曾想到圆公子会有如此一面。

  毕竟对方虽没做过多少恶事,但数番算计,操弄武林局势,看起来也着实不像良善之辈。

  但想想今日所受灾劫,或许真会让其改变,因此唯有沉默。

  袁无极没有理会心思各异的众人,目光落在席断虹与曼鲤的身上,“至于她们,目前只是假死,算不得真死,灵魂还在体内,接下来我会以残余命元以及我之心法来救治他们。”

  “真能如此吗?”邃无端一脸惊喜,但很快又有些迟疑,“但这样的话,你……”

  “她们因我而死,我责无旁贷,席断虹恢复后,你们就带她回返儒门隐居吧,至于未来会发生何事,我已无力帮你们!”

  说完这些,袁无极也没再给邃无端说话的机会。

  随着一声低喝,袁无极散尽体内所有命元。

  虽已遭命毒吞噬一半,但他体内的命元依旧非常人可比,若非命毒之故,以他的恢复能力,即便没有稷玄谷来援,耗也能耗到最后。

  可惜,没有如果。

  “圣心决!”

  袁无极猛然低喝一声,随即周身散出的磅礴命元化为一道道流光融入曼鲤与席断虹的体内。

  “这……”

  看着此幕情景,所有人为之动容。

  “圣心决虽能唤回她的生机,但或许会出现一些后遗症,后续只能依靠你们了!”

  话甫落,袁无极再呕黑血,脸色已是苍白如纸,命火微若风中残烛。

  而随着袁无极不计代价将所有命元灌入眼前两人体内,本来毫无声息的躯体在这一刻竟是多了一丝温热。

  邃无端、剑咫尺两人眼前顿时一亮。

  但,显然想要彻底苏醒并没有这么容易。

  随着最后的命元也都散尽,体内毒素扩散整个身体,袁无极命入终点,只余体内残存的一丝真元护住心脉。

  “命元散尽,无力回天!”映霜清叹息一声,她与袁无极并不认识,但对方为了妻儿朋友做到如此程度,实是让人佩服。

  但也仅此而已,对方的多情,也是身为女人的她所不能忍受的。

  此时就连天迹也满心复杂。

  唯有墨倾池、叹稀奇两人却是心思各异。

  “好熟悉的画面!”叹稀奇心中低喃一声,随即咧了咧嘴,默默看着袁无极。

  两人目光一对,但叹稀奇只感受到一股死志,此时也不禁暗自嘀咕起来,“难道他真的有此觉悟?而且命元散尽恐怕真的是无力回天了吧?”

  做完这些后,袁无极强以真元吊命,随后看着天迹,遗憾的摇了摇头说道;“天迹,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可惜神惶卷已毁。”

  “那你真的不再想办法解除体内毒素吗?”

  天迹眉头微挑,却也没有强逼,他终究是正道之人,还做不出逼问之举。

  “我的情况我自己清楚,想来凤儒尊驾也看出来了,命元已散,命毒已流遍我全身经脉,药石无医。”

  “江湖之事已与我无关,我只想以这最后的时间,看看我的两个孩子。”

  说完,袁无极看了一眼昏迷中的众人,“她们都身受重创,无法颠簸,需要静养,尤其席断虹更是经历死关,魂体不稳,将她先留在天宫之内经受星力滋养,苏醒后,你们再带席断虹离开吧!”

  最后一句是对着邃无端与剑咫尺说的。

  此刻,袁无极不止嘴角溢出黑血,就连双眼双耳鼻孔都已渗出,看起来生命只余片刻。

  “圆公子,你……”

  邃无端神情复杂,旋即郑重行礼,“圆公子大恩,邃无端终生铭记,公子妻儿他日但有所需,邃无端必会倾力相助!”

  听得此话,袁无极脸色一黑,“本公子妻儿还用不着别人来操心!”

  虽然邃无端是一番好意,也是信得过的人,不过,这种事袁无极还是不喜欢别人代劳。

  听到袁无极隐含怒气之语,邃无端神情呆愣,一脸茫然,不知道自己哪里触怒了对方。

  不过他也不以为意,母亲的性命数次为对方所救,对于袁无极的感激之情已经难以言表,现在只要袁无极不是要他做违反道德理念的事情,他都可以帮忙。

  袁无极没有再理会这个单纯到傻的家伙,缓缓转过身,身影萧索而寂寥。

  “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宵。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野哭几家闻战伐,夷歌数处起渔樵。卧龙跃马终黄土,人事依依漫寂寥。”

  稷玄谷看着袁无极离去的背影,眉头微挑,因为他总感觉袁无极有些熟悉,只是此刻并不适合去问,他只能将疑惑压在心底。

  而除此以外,他在天宫内,一个新生的生命身上,同样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

  如果是袁无极给他的熟悉是来源于灵魂,那这道新生的生命则是来源于血脉,仿若同族,留着相同的血。

  事实上,这来源于神舞。

  太虚与神舞以及所包含的武学都在两大神兵之内,而两件神兵早已进入两个小家伙体内。

  其中神舞同样是以女娲血肉而化,而稷玄谷的肉身天晶同样如此,自然会感到同源的气息。

  不过此时并不是询问的好时机,众人看着袁无极施展漂浮手,将曼鲤、芙蓉铸客、匆匆、天织主、禁城遗玉、席断虹等一众昏迷之人带入天宫内部。

  “天迹你若真想知道,三天之后万象天宫宫门再启,我会在这段时间将我所知道的记录成书赠与你,还有诸位,你们若还有疑惑,便三天后再来吧,若是错过,那么只能说抱歉,圆公子已无力再支撑下去。”

  随着最后一语落下,万象天宫之门也缓缓闭合。

  “三天吗?”

  天迹目光微动,随即说道:“为了天下苍生,再等三天又如何!”

  一旁君奉天转过身看向映霜去,郑重问道:“凤儒尊驾,圆公子真的无法可救了吗?”

  “唉!此刻他已命元散尽,即便有能力补充足够的命元,但只会使得他体内的命毒变得更加庞大,除非他真正死亡,命毒没有命元吞噬方会消散,但人既已死,又何谈救?”

  “现在他只是以其深厚修为强行吊命,但也如他所说,生命之余三日。”

  映霜清叹息一声,以她医术眼光,一眼便看穿了袁无极的底细,当然主要原因是袁无极主动展露,没有隐瞒。

  也正因为这份坦然,才让她觉得袁无极已经是彻底放弃。

  “如此,那这三日便不要打扰他了。”君奉天微微点头,随即对邃无端说道:“无端,你留下吧,届时将你母亲带回儒门安置,终究是儒门亏欠了她。”

  “法儒尊驾,就让我也留下吧,如今事情也告一段落,之后我准备返回封剑塔。”

  此时,叹稀奇突然上前一步,开口说道。

  君奉天深深望了一眼叹稀奇,随即微微点头。

  邃无端留下,他的好基友墨倾池自然也一同留下。

  四大剑者守在万象天宫之外,无人可越雷池一步。

  不过,不管是地冥还是人觉,此时都损失惨重,也再无力聚集力量。

  而魔始同样无力他顾。

  除了他们四人之外,朱雀衣也想亲眼见到遗玉苏醒,加上幽界已经不适合他们,因此与无限也一起留下。

  毕竟无限还有些事情要问袁无极。

  这趟北海之行可不能白跑。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