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二百二十章 九婴之谋(好久没求票了!)

第二百二十章 九婴之谋(好久没求票了!)

  “恭喜宿主击杀皇旸曜雪,获得一次高武随机抽取机会。”

  “恭喜宿主击杀祸天韪,获得一次指定三项随机抽取机会。”

  “恭喜宿主获得月初指定高武抽取机会一次。”

  “使用随机高武。”

  现如今,除了一些特殊之物,对于袁无极有用处的都是仙武级别,因此对于两次高武抽取机会并不如何在意。

  很快,结果明了。

  “恭喜宿主获得——龙象般若功。”

  “指定功法、丹药、珍物进行抽取。”

  袁无极没有犹豫,功法之中包含术法,而术法都有各种妙用自然不会错过,而高武丹药虽然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基本只能作为恢复,但也比其他要强,最后的珍物包罗万象,还是有机会获得对他有帮助之物的。

  不久之后,指针停顿,系统的声音也一同响起,“恭喜宿主获得——向心丹。”

  听到这里,袁无极嘴角抽动,脸色无比难看,虽然知道高武级别之物对自己无用,但没想到会出如此鸡肋之物。

  向心丹:一种功效特殊的迷魂毒药,专门给女子服用,一经服下,就会一心想念给药之人。

  袁无极看了看手中丹药,犹豫了一下,还是收入丹瓶,“罢了,虽然用不着,但好歹也是系统出品,先丢入大罗戒中。”

  随后,袁无极的目光这才看向最后一次指定抽取机会,没有犹豫,袁无极已经选定,“指定珍物抽取。”

  钢母、金鳞灵鳗、仙武石、剑芝、彩鸾、圣火令。

  话甫落,指针飞速旋转,六项宝物,袁无极最为期待的是仙武石,因为此物有着与神武石相应的功效,可以将一柄高武级别的兵器化为仙武兵器。

  但,终究天不遂人愿。

  “恭喜宿主获得——剑芝。”

  剑芝:生长在万剑附近的灵芝,蕴含万剑剑意,服用后,可洗练武骨,人品和剑意入骨。

  没有什么可惊喜的,将东西收好,袁无极小心下床,离开了房间。

  随后他再度化为观九州的模样,来到席断虹的住处,经过一夜时间考虑,显然母子三人已经有了决断。

  “看来你们已经做出了决定。”看着三人齐聚,袁无极直接开口道。

  “是,多谢公子数番出手相助,看来这次还要叨扰公子,待我帮助主事根除血螟之灾后,再来接母亲回返儒门。”

  袁无极微微点头,“吾说过,剑咫尺是吾之弟子,他的亲眷山海奇城自会庇佑,同样,想要留下还是离开,也全凭你们自愿,既然已经做出决定,本公子尊重你们的选择。”

  “多谢公子!”席断虹也上前一步,曲膝一礼。

  “无妨。”袁无极手掌摊开,随即掌中多出两物,“此剑名为‘无双’,算是为师给你礼物,而木盒内之物为‘剑芝’,可助你重新洗练武骨,彻底根除昔日受创隐患,配合万剑归宗,不出一月,当可恢复昔日修为,乃至更进一步。”

  “多……谢!”剑咫尺犹豫了一下,见到袁无极面露不耐,随之恭身接过。

  “很好。”看到剑咫尺这幅样子,袁无极才满意点头,“做为吾的弟子,吾赠你之礼只需收下,好了,吾便不打扰你们母子三人,请!”

  说完,袁无极也不逗留,直接消失在院落中。

  ……

  另一边,袁筝与同样漫无目的的云亦尘靠着海边而行。

  随着月落日升,袁筝突然看向前方大海中的庞大楼船。

  “好漂亮的大船啊!”

  袁筝张大嘴巴,虽然从前也曾在海边生活过一段时间,但所见不过小船小舟,哪里见过如此雄伟的巨船。

  “哎呀,苗儿你这是怎么了?”

  就在此时,一道清脆的声音至身后的小树林中传出,随即,一道矮小的黄色身影飞速扑到云亦尘的背上。

  对于突然‘袭击’,云亦尘竟是罕见的没有动作,任其扑在身上,四处乱嗅、

  “苗儿,你不要跑那么快,等等我啊!”

  这时,一道气喘吁吁的声音响起,然后一个身着红色长袍的少女抹着额头上的汗珠从密林中跑出。

  “苗儿,你怎么会?”

  蝶小月疑惑抬头,看着扑在陌生人身上的苗儿,脸上露出茫然,“旸神?”

  蝶小月试探的问道,不过紧接着又摇了摇头,因为那人面孔虽与逆神旸同样冷峻,但面容并不一样,“不对,难道他的身上有苗儿熟悉的东西或气息?”

  百思不得其解,蝶小月也不再深想,因为再不藏到蝴蝶号上,父亲就要赶来了,那个时候她就再无机会藏匿。

  “小月姐姐!”

  这时,一道充满惊喜的声音传来,蝶小月迷惑转头,待看清袁筝之后,脸上也露出惊讶,“筝儿,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

  袁筝神情一僵,挠了挠头,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样子。

  “哦……我明白了。”蝶小月漂亮的大眼睛一转,露出恍然的样子,柔嫩的手指指着袁筝,肯定道:“这里距离你家可是不远,你一定也是离家出走了吧!”

  “这……嘿嘿……”

  袁筝干笑一声,没有反驳,离家出走这个东西,他还是从蝶小月身上学到的,当初的蝶小月就是离家出走,并且还给他讲了一个很悲惨的故事,让他一直对于小月姐姐的父亲充满不善。

  “那他是?”蝶小月了然的点点头,看向被苗儿趴在肩头的人问道。

  “小月姐姐,我来给你介绍,这是我的师兄云亦尘……”

  很快,袁筝将事情的大致经过讲了一遍。

  不过蝶小月依旧不知道苗儿为何会对一个陌生人如此依恋,但很快,他便来不及想这些,因为蝴蝶君快要来了。

  “筝儿,既然你们没有可去的地方,不如虽我去示流岛吧!”

  “好啊好啊!”

  好不容易见到小月姐姐,袁筝自然不想就这样匆匆分开,见到云亦尘没有反对,便连连点头同意。

  很快,蝶小月就告诉了两人这次一定要小心,他们上船可没买票,三人一猫,很快便藏在庞大的蝴蝶号内,等待着蝴蝶君与剑随风的到来。

  ……

  另一边,副体将稷玄谷的躯体送入血巢螟窟后,人则化为鬼麒主,回返幽界。

  而九婴、无限、剑琅琊也早已回返。

  不过九婴很快便按照副体所化的鬼麒主当日所告知之事,命剑琅琊寻找锋魔的行踪以及入魔的秘密。

  随着剑琅琊的离开,九婴响起当日鬼麒主与自己所说之话,明白想要达成那个目的,必须获得无限的帮助,随后心念一转,脸上露出复杂之色。

  “无限,魔君的实力对幽界是一大底蕴,也是抗衡其他势力的抵住,但我一直在犹豫是否救回魔君。”

  “嗯?圣母此话何意?”无限眼帘一垂,心中有些意外,同样也有些好奇。

  “唉……”一声长叹过后,九婴一脸悲痛的说道:“其实为娘当初是被魔君强行,后来更逼迫为娘生下你们,因为,这一切都是魔君的算计。”

  “他一直在为自己若是重伤该如何恢复做准备,而你们,身负纯魔血统,将是他恢复巅峰的最好良药。”

  “正因为如此,最开始为娘并不想生下你们,不愿你们成为魔君的食物,但最终还是被魔君囚禁,孕育出你们兄妹二人。

  现如今,魔君重伤,但他一旦恢复,为了尽快弥补这段岁月所失去的力量,一定会将目光落在你与朱雀衣的身上,这也是为何衣儿带回能够解除魔君身上寒武纪枪伤之人,但为娘依旧没有去全力救治魔君的原因。”

  “怎会如此?”

  听到这番话,无限失声说道,既是故意,但也确实存在惊讶。

  他从神惶卷上确实看到了妹妹被魔君吞噬的一幕,也看到了画面中九婴的沉默,他当初只当是九婴故意,但如今看来……

  “不对!”无限心中蓦然警觉,他又联想到了鬼麒主与九婴的私通,这一点让他清楚的明白,自己的母亲并非那般光辉圣洁,所以,这番话看似真情实意,但,无限不敢轻易相信。

  或者说,如今九婴对自己说这番话,必然还藏有其他目的。

  九婴倒是没发现无限的异常,只当是无限得知如此惊骇之事,所该有的表现,同时继续说道:“虽然这个事实很残酷,但你与衣儿同样是为娘的心头肉,哪怕魔君对幽界再重要,但是要我牺牲你们兄妹二人,除非为娘先死。”

  这番话,九婴表现出了精湛演技,双目含泪,情真意切,流露出身为母亲的舔犊之情。

  无限压下心中翻涌的念头,既不知九婴究竟有何打算,便以毫不知情的样子沉思许久方才问道:“那圣母,我们现在该如何?”

  谈到正题,九婴脸色一冷,他轻轻抚摸着无限的脸颊,望着魔君沉睡之地混沌九穹坚定说道:“为了你们兄妹二人,为娘绝不会允许魔君对你们动手,但幽界也不能没有传说级的强者坐镇。”

  “因此,为娘决定待魔君苏醒后,夺取魔君的生命本源,由无限你来继承魔君之力,庇佑幽界。”

  无限感受着脸颊上温柔的手掌,心中却是没来由的感到恶寒,不过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毕竟是算计死了夔禺疆的影帝人物,相较于九婴的拙劣演技,他不知要高出多少。

  “这怎么可以!”

  无限故作震惊,随即连连摇头,“此事事关幽界存亡,无限担不起此责,此力还是由圣母来继承为好。”

  九婴瞳孔深处流露出一抹满意,不过口中却是说道:“如今的幽界,能让我信任的只有你与朱雀衣,你不担谁来担,不过此事决定下来还为时过早,你先下去做好准备吧。”

  “无限明白!”无限微微躬身,但目中却是露出一抹冷芒,心下幽幽道:“这是在试探我吗?看来她一定还有其他盘算,不过有一点不错,那就是,魔君绝不能复活……”

  想到当初神惶卷中所看到的,加上今天九婴所告知,无疑证实了魔君的态度与手段。

  尤其有一点他可以确定,目前只有自己知道神惶卷上的内容,九婴绝不知情,当然,还有另一个人或许也值得,不过,那个人已经死了。

  所以魔君会吞噬嫡系子嗣是毫无疑问的。

  只是这一点,不论九婴还有何算计,他都必须配合,组织魔君的复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