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二百一十九章 风歌寞·剑琅琊(50万字了!)

第二百一十九章 风歌寞·剑琅琊(50万字了!)

  毕方山,昔日精幽古战场,今日隐透诡谲,山雨欲来。

  暗域、幽界首度对垒,天证龙战,胜者为王。

  “尚不见幽界之人,该不会心生畏惧避战了吧?”

  一道玩味声音出现,随即,暗、孤星泪、无人榜、紫烨疾邪四人出现在峰顶,而说话的,正是紫烨疾邪。

  就在此时,雷霆撼地,烽火燎原。

  伴随漫天紫雷狂闪,一道悲怆琴音同时响起,“无限之前,唯见悲怜!”

  身穿银灰长袍,头戴兜帽的无限怀抱阴魔琴而降,而在他的身后,则是一身华贵紫袍的九婴。

  “仅仅两人,好大的自信。”暗的目光落在无限的身上,“看来你就是今日幽界的出战人选了。”

  “说出天证龙战的规则吧!幽界没有多余的时间奉陪!”

  九婴闭目不语,一旁无限上前一步,语带邪意。

  “很好,辅权,告诉他们此战规则。”暗目光一冷,随即微微点头,手臂一挥,身后的无人榜躬身一礼,随后直起腰对着九婴与无限说道:“天证龙战的规则很简单,三日一战,三战论雌雄,胜负的取决,不取人命,先行见红者败。”

  “哦?如此简单吗?”九婴睁开双眼,轻疑一声,随即笑了笑,“看来这些年来,你有了其他变化,亦或,你还有其他目的未成,不愿出现伤亡!”

  “怎么,你不愿吗?”暗不动声色的说道。

  “哈哈,精灵与幽界难得如此和谐一战,我又岂会拒绝,任何规矩,任何对手,幽界奉陪到底!”

  九婴目光闪烁了几下,信心十足的说道,心中却是想到了鬼麒主的态度,“看来他知道此战没什么危险,才会如此放心,这样一来的话,魔君还有必要复活吗?

  如果吞噬魔君的本源,也要先解除魔君之伤,复苏生命之源才能办到,看来是需要告知一些无线关于魔君之事了,不过,鬼麒主真的会如此助我,而不是自己也在打生命之源的主意吗?”

  虽然这些日子与鬼麒主没少发生一些美妙事情,但魔本凉薄,又岂会存在真情,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不过这些念头在九婴脑海一转便暂时丢开,因为,战事将启了。

  第一战,紫烨疾邪。

  “小子,出手吧!”

  随着紫烨疾邪目光落在无限身上之际,忽然,幽界一方,血光乍现。

  一股腥风吹至,伴随一阵诡谲啼鸣,仿若妖魔出世。

  “好浓郁的杀气!”

  无人榜轻摇羽扇,脸露凝重。

  就连漫不经心的紫烨疾邪此刻也不由收敛轻漫。

  大地一片颤栗中,高空之上,惊现血月红萤异象,翼邪纷飞,杀气盈野。

  就在众人心生一凛之际,满空黑翼箕张,神秘红衣,踏着冷峻步伐而至。

  “琅韵藏虹气,琊光畅物情,一剑风歌,寞说剑之命。”

  妖异的身影,邪异的声音,一双颜色各异的兽瞳,两条如鞭如剑的诡兵,透露出不寻常的来历与气氛。

  魔风榜上第一人,锋魔剑上缺之女,也是锋魔唯一的传人,自封于《释魔录》第三页,实力在幽界之中也数顶尖。

  “你就是我的对手?幽界竟让一个女人出战,难道幽界没男人了吗?”

  紫烨疾邪冷哼一声,虽知对手不简单,但口中却是不服输。

  而回应他的,唯有冷漠无情之剑。

  数十招过后,面对左手握剑,闭目听声辩位的剑琅琊,紫烨疾邪感受强大压力,顿时不再多言,首先九邪神杀之招。

  “哎呀,你这个臭女人,实力不差,看杀!”

  紫烨疾邪怪叫一声,一化九影,齐齐攻杀而至。

  “红萤月·锋魔一字斩。”

  面对强招,剑琅琊手中猩红长剑一竖,随着冷邪之语落下,竟是一剑碎九,紫烨疾邪手掌被斩,鲜血溅射,败!

  “想不到你们的程度,连让我化成妖异剑琊都不够。”剑琅琊将手中断掌抛出,背身一转,剑也倒竖背后,不屑说道。

  这一战,与前世的结果并无不同。

  虽然剧情开始逐渐偏差,但目前显然还没有波及到这第一战。

  不过,第二战必然会不同。

  因为,朱雀衣没死,虽然无限对于圣母以及幽界怀有戒心,乃至对九婴所做之事感到羞愧懊恼,但,在一切都没有变成事实以前,无限依旧是无限,而非与九婴有着死仇的无限恨。

  第二战,也必然会有无限出战。

  而暗影一方,没有了无限这个战力,也必然要另想他法方能保证胜利,达成目的。

  不过,那将是三日后的事情,而三日之后,幽界到底是何局面,还未确定。

  ……

  另一边,在玉离经等人行动之前,袁无极的副体也终于将稷玄谷的躯体安置到血巢螟窟的核心之内。

  血巢螟窟之内无尽螟虫环伺,对着稷玄谷的躯体发出嗡叫,但却没有一只敢与靠近。

  毕竟,稷玄谷的肉身是袁无极以天晶所孕育,而天晶之内则包含着女娲大神的血肉,仁慈的力量笼罩稷玄谷,围绕的螟虫都变得安宁,少了嗜血与浮躁。

  对于这种结果,袁无极虽然并未料到,但也没有什么意外,如果小小螟虫都能侵害天晶所造之躯,那也太小看天晶或者女娲大神的力量。

  如今,因为还没有主魂,所以稷玄谷体内力量内敛,无人知晓其具体实力,但袁无极敢肯定,这具躯体若真能发挥所有力量,绝对恐怖绝伦。

  而就在副体离开不久,副体已经知晓本体所发生的事情,亲眼看着天魂所化的白色光球冲入螟窟,显然已是融入稷玄谷的躯体之内。

  “天魂体察天心,没有人所拥有的负面欲望,因此必不会遭受天晶的力量反噬,我很期待你的表现,”

  副体留下看了一会,发现并没有这么快苏醒,便闪身消失。

  而在山海奇城,天迹停留一会儿后,依旧没有等到观九州亦或袁无极,只能先离开,并留言邀请观九州前往仙脚一会。

  就在天迹离开不久后,袁无极带着芙蓉铸客也终于赶回山海奇城。

  对于奇城所发生的一切,袁无极自然知晓,他也是有有意拖延时间,使得天迹先行离开才返回。

  毕竟,有些事情还未解决,此时,还不是与天迹会面的时刻。

  在匆匆、映朝阳复杂的眼神中,将芙蓉铸客安排好后,袁无极也见到了修炼《万剑归宗》的剑咫尺以及从儒门赶来的邃无端、墨倾池以及一家团聚陷入欣喜的席断虹。

  “本公子承诺过的一定会实现,几位,未来有何打算?”

  袁无极直接坐下,毫不见外的端起茶杯,平静问道。

  “这……”

  邃无端陷入迟疑,他已经知道剑咫尺已拜眼前之人,也就是观九州为师,虽然他也想带目前回到儒门,但却也明白儒门此刻正逢多事之秋,他也担心母亲再落入他人算计,若是棋差一招,将成为毕生遗憾,他,赌不起。

  席断虹虽然有心一家团圆,但也明白,自己的两个儿子数次被人针对算计,而她也将成为他们唯一的弱点,因此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看着两人犹犹豫豫,袁无极直接说道:“剑咫尺身为我的弟子,他的家人,我自会保护,你们大可留下,至于邃无端……”

  袁无极的目光转向邃无端,眯了眯眼后,继续道:“你愿意留下也可,不过看起来你也放心不下儒门,所以本公子准你随时回来探亲。”

  说完,袁无极也不再逗留,“其他事情你们自己决定,本公子还有他事,先行一步。”

  看着干净利落的袁无极消失,几人面面相觑,许久之后,席断虹叹息一声,“或许这也是个办法,不管是无端还是获儿,都是为娘的宝贝,为娘都不愿离开,也不愿你们受到威胁。”

  “但你们如今也都长大了,为娘也不能因为一己之私,而强行留下你们。”

  席断虹摸着无端的脸颊,轻声说道:“儒门现在需要你,义兄一人势单力薄,也需要你为其分忧,你回儒门后,也需自己小心。”

  ……

  在席断虹母子相处之时,袁无极先是探望了红尘雪,红尘雪现在挺着大肚子,一人呆在僻静院落,不愿出外,显然英姿飒爽的女英雄此刻也害羞了。

  安慰一阵后,袁无极又去见了曼鲤,直到此时,众人才发觉袁筝与云亦尘消失。

  并且,袁筝还留下了一直贴身所带的太虚鬼藏,只拿着紫霄丝轮,让人以为只是出去放风筝,加上有云亦尘陪伴,这才未做他想。

  不料现在两人一起消失。

  做为母亲的曼鲤,顿时方寸大乱。

  袁无极随手收起太虚鬼藏,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但却对自己留下的手段有把握,知晓袁筝安全,同时也猜到了袁筝几分心思。

  毕竟,袁筝从小在山海奇城附近长大,很少与外人接触,向往外界并不稀奇,加上这些日子他左右三番的往回带女人,或许做为儿子,一时也不知如何面对,因此想着离开。

  虽然不知袁筝如何说动云亦尘,但有以精灵精元、龙元、逆神旸一魂所创的云亦尘在身边,袁筝还不至于有危险。

  即便如此,袁无极也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哭泣的曼鲤哄住,没有了孩子在身边,梨花带雨的曼鲤更显我见犹怜,让人心痒难耐。

  如今的袁无极失了天魂压制,只余地魂勉强压制人魂,也就是所谓的色魂以及包含在色魂之内的各种欲望。

  但终究一魂力有不逮,无法轻松压制欲念,加之曼鲤这番楚楚模样,这一晚,顺其自然地发生了一场美妙的故事。

  经过一夜的折腾,曼鲤也沉沉睡去,再无力胡思乱想。

  而袁无极,这才进入系统,查看此行收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