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二百一十六章 重生

第二百一十六章 重生

  一击必杀。

  袁无极元神携无匹之力,宛若一轮大日,轰然捣灭一切邪祟。

  “爆!”

  而在危机爆发一刻,魔魂突然传出一声低语,随即魔雾遮蔽形体,不过转瞬魔气便被大日圣光所蒸发,魔雾内的魔魂在此时,竟轰然自爆。

  恐怖力量席卷芙蓉铸客的识海,察觉此点,袁无极冷哼一声,元神化作大日,释放无尽光芒,笼罩芙蓉铸客的识海与魂体。

  芙蓉铸客的魂体虽被强自隔绝,但却能感受到自己识海中的状况,只不过她无法动弹,只能任之操控。

  就在她感受到恐怖力量席卷,觉得自己会在下一刻身亡时,没想到,袁无极竟不顾危险将她保下。

  要知道,元神之争,乃生死之斗,一着不慎,便是死亡。

  她本以为以袁无极的自私个性,为了保全自己,绝不会管她,但没想到……

  冰冷离身,仿若置身阳光之下,浑身暖洋洋的,这种感觉,竟是让芙蓉铸客有些迷恋。

  “这个男人看似自私自利,自傲自狂,但在真正的危险面前,却是如此可靠!”

  而在芙蓉铸客心神恍惚之际,袁无极元神所化的大日仿若燃烧,青色火焰将芙蓉铸客识海一切祸患根除,魔魂也终于发出一声惨嚎消散。

  “终于死了!”

  袁无极不敢多有逗留,就在他的元神退出芙蓉铸客识海刹那,一柄恐怖魔刀蓦然斩下,元神顿被分割。

  噗!

  灵魂受创,袁无极本体顿有反馈,三魂缺一,元神轰然分解,无法再形成整体,随即融入识海,但被斩下的一魂,却是直接化作一颗白色光球消失在天际。

  “袁无极,寄心之术虽破,但已经足够让我找到你,敢在我的面前露出如此破绽,不知是你太自信还是太自大啊!”

  三魂失一,袁无极的心脏也被一手捏爆,命元随之溃散,让袁无极无力恢复。

  同时刚刚恢复自我的芙蓉铸客也被越骄子狠辣一剑贯穿咽喉,死不瞑目。

  “真没想到,你竟也是一个多情之人,不过,只要有情,便有破绽,这一次,我看你如何复活!”

  非常君冷笑一声,袁无极手中圣剑再度落入他的手中,随即魔刀圣剑联袂一击,浑身是血的袁无极再遭致命贯穿,邪气鬼气魔气入体,种种力量混杂爆发,袁无极命丧当场。

  “多情人总是早死,但为何我还是不相信你这样的人会真的如此多情,既如此,便彻底毁了你的身体,看你还有什么办法重生!”

  非常君深知一魂双体副体之特性,虽然他很确定来的是袁无极本体,但也知道对手的神秘,因此不愿留下任何机会。

  一掌轰出,火龙焚天,直接将袁无极笼罩,欲要将之彻底炼为飞灰。

  而在火焰笼罩之中,袁无极毫无生机的躯体内,一颗龙元逐渐消散,磅礴生命之力扩散,袁无极体内伤势迅速恢复,就连被捏爆的心脏也再度凝聚。

  “龙元只有在死亡之后服用方能完整发挥,既如此,便乘此机会一举功成。”

  “如今天魂也丢失……”

  心神沉入识海一刻,袁无极已经知道自己被斩下丢失的是哪一魂。

  而他先前失去的便是体察天心,明悟天道的天魂。

  如今失去天魂,三魂去其一,殛神劫已经无法再成为他的底牌,因为他的魂体弱了,施展此决,未必能够战胜对手,反而会给对手可乘之机。

  “嘿嘿……”

  心中一声冷笑,“看来我当初的猜测果然是可行的,虽然手段极端了一些,但只要能达成目的,便不算什么,看来我这次还要感谢非常君让我一举双得,不过这种被动的滋味,当真很不爽!”

  “希望在下一次之前,能够从魔始手中获得‘裂魂转体’,这种危险的举动,我可不想再试一次;而有了裂魂转体,这样我就可以主动进行分割,”

  就在袁无极生机再现一刻,火焰之外的非常君眉头一凛,脸色骤变,“不对!”

  两字刚一出口,惊见火焰溃散,一道不世身影再现尘寰。

  “太掖勾陈瑞霭浮,宫花时缀五云裘。湛卢光截飞狐月,繁弱风号涿鹿秋。”

  服用龙元再次归来的袁无极,气息比之前竟是更强。

  “你之前是在故意找死?”

  非常君怒哼一声,虽早已猜测对手不会如此轻易身亡,所以他会做出毁灭躯体这种举动,但没想到对手会复活的这么快,而且复生后,竟是比先前更强,这样一想,便已猜中袁无极的心思,这让素来足智多谋的非常君感受到了深深的侮辱。

  “多谢你的帮助,让我完美融合仙珍,而且这样既给了你机会,同样也让我解除了芙蓉的隐患,再次对决,本公子可不需要再束手束脚,何乐而不为。”

  袁无极微微一笑,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是吗?可是,芙蓉铸客已经死了!”非常君冷冷扫了一眼袁无极背后躺着的芙蓉铸客,淡漠说道。

  “哎呀,不好意思!”听到这里,袁无极忽然一拍手,一脸玩味的笑容,“之前曾得到过一颗还命金丹,之前在对战之前,我便已经喂她服下?”

  “嗯?是那个时候?”

  非常君疑惑一声,随即露出一抹恍然,“原来你之前在战中还与芙蓉铸客亲吻不是浪荡表现,而是早已留了后手。”

  “自然,既然我知晓你的身份,而你又以芙蓉为要挟,本公子又岂会没有准备,只不过一切已晚,所以我只能等待你揭开底牌,有了还命金丹,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都可保下她的性命。”

  说道这里,袁无极踏前一步,一甩袖袍,“你们我要杀,但我女人的性命,我也要保下!”

  “哼,要对付我们三人,圆公子,你比我所想的还要狂妄!”

  非常君冷哼一声,脸上杀意毫不保留。

  “非是我狂妄,只是非常君你逼人太甚,本公子本只想拿些好处,懒得对付你,但你处处算计本公子,那本公子也只能回应!”

  袁无极叹息一声,但脸上却未露出什么遗憾。

  “哼,今天之事我记住了,但你不要忘了,还有纵横子,想要人,就亲至觉龙之海·玄黄岛吧!”

  说完,非常君三人退入漩涡黑洞消失不见。

  看着非常君等人离开,袁无极没有阻止,他眯了眯眼,陷入沉思,“纵横子果然遭擒,毕竟非常君亲自出手,有心算计,远不是纵横子可敌。”

  “不过我本还没有准备现在就揭露非常君的阴谋,此人可是圣儒无双该有的功勋。”

  而在此时,芙蓉铸客也终于幽幽转醒,她捂着额头,一睁眼,便焦急看向袁无极,“你怎么样?”

  “看来此举的收获不止如此啊!”袁无极目光微动,脸色突然一白,嘴角更是强行逼出一丝鲜红,艰难回身说道:“你放心,我无事!”

  “你受伤了?”

  芙蓉铸客脸上露出一抹急切,随即紧紧抱住袁无极的腰身。

  经过袁无极对她身体上的霸道征服,之后又展现出的强横力量也慑服了她的心,随后又不顾自己危险保护自己,终于让芙蓉铸客明白,眼前的男人对她不是玩玩或者说仅仅只是因为孩子的缘故,而是将她真的放在心中。

  “我无妨……”

  袁无极虽然如此说,但芙蓉铸客此时却是不管不顾,紧紧抱住他的腰,以极为火辣的姿态狠狠印在他的唇上,仿若将对方融入彼此。

  过了许久,双唇这才分开。

  此时,芙蓉铸客的双眼水汪汪的,显然已是动情。

  “纵横子呢?”

  袁无极咳嗽一声,故作不知的问道,如果再发展下去,恐怕就要来一场野战了。

  这一问,也将还要进行更激烈运动的芙蓉铸客止住。

  “他?”

  两人不再逗留,四处找寻,只在远处一地看到一把断剑,但人却不见踪影。

  “是黑白入道!”

  看到断剑,芙蓉铸客惊呼一声,蹲下身捡起断剑,目露担忧。

  毕竟,这把剑是她所铸,其质地与威能她最为清楚,也明白要有何等力量才能将之击断。

  而剑已断,人却失踪,已经足以说明很多。

  “以他的实力一定不会有事!”芙蓉铸客强自镇定,虽然口中说着恨纵横子,但他终究是自己的大哥,而且,这一次更是为了她,不知付出了何种代价带来了袁无极,说明,纵横子并不是真正的对自己这个妹妹无情。

  “放心,有我在,他就会安全,抓走他的人,会来与我谈判,不论付出何种代价,我会为你保下纵横子。”

  袁无极抱住芙蓉铸客,轻声安慰道。

  毕竟先前非常君已经说过,而他还掌握着非常君的把柄,因此,纵横子现在必然是安全的。

  “觉龙之海,非常君,这次看你还要如何让我发下此仇了……”

  ……

  而在另一边,一个荒芜山洞之内,纵横子伤痕累累被绑缚木桩之上,人却早已昏迷不醒,而在他身旁,非常君深深望了一眼这才离开。

  “袁无极此人果然底牌众多,看来想要杀他并不容易,现在只能等地冥的消息,若是他也失败,那就只能谈判了。”

  “虽然杀他未果,结下大仇,但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谈的,最后只是要看付出什么代价!”

  “而我现在有了纵横子,以袁无极的性格,加之芙蓉铸客的关系,此人加之绝对不低!”

  “可惜的是祸天韪身死,我的助力又少了一个,可恨啊!”

  “若非袁无极,现在的邃无端、剑咫尺、恨吾峰等人都该为我所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