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对谈

第二百一十二章 对谈

  幽界之内。

  无限与朱雀衣回返,不过相比离开前,朱雀衣的身后已是多了一个小不点。

  “圣母,我回来了!”

  刚一见到九婴,朱雀衣便大喊一声,随即扑了过去,紧紧抱住九婴,撒娇道:“圣母,衣儿想死你了。”

  “我也想衣儿啊!”九婴露出慈爱笑容,伸手摸了摸朱雀衣柔顺的头发。

  一旁无限微微低头,敛去目中异色。

  不久之后,九婴看向禁城遗玉,疑惑道:“这个女童是?”

  随后,朱雀衣为九婴解释了遗玉的来历,听闻她与红尘雪以及圆公子的关系,九婴的眸子顿时亮起。

  虽然她还不知最近一端时间内所发生的的事情,但是当初夔禺疆面对此人都大败而回,如果能成为幽界助力……

  九婴目光闪烁,首先想到的便是利益。

  “既然如此,那你们先将人带下休息,我会去面见魔君,寻找合适时间解决魔君之伤这个隐患。”

  “是!”

  随着无限与朱雀衣带着禁城遗玉退下,九婴也陷入沉思。

  她倒是没有察觉禁城遗玉体内拥有幽界的生命本源之力,毕竟当初练习生若非激发那股力量,幽界也感应不到魔君本源,更何况禁城遗玉只是继承了一部分,除此以外,还继承了寰宇正气以及有袁无极留下的隐藏手段。

  此时除非魔君苏醒,不然其他人,纵是九婴也无法察觉,而无限、朱雀衣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多了一个妹妹,或者说半个。

  就在九婴沉思之际,副体所化的的鬼麒主从黑暗中走出。

  “你是在想如何以这小女娃为筹码,从而获得山海奇城的帮助吗?”

  副体缓缓走上前,站在九婴身旁,一脸轻松的说道。

  这时,九婴突然轻笑一声,“怎么会,幽界有你已经足够,况且我也有所耳闻你与山海奇城有怨,现在只是在想,我们该如何利用这个小女孩,帮你达成目的。”

  “婴妹果然贴心!”副体的手轻轻拦住九婴的腰肢,一脸温柔,过了一会儿又道:“天证龙战第一战由剑琅琊出手应当无虞,而剩下这段时间,我也该去解决一些其他事情了!”

  随后两人再度聊了一下后续,副体便消失在幽界。

  而在另外一边,无限也陷入沉思。

  “寒武纪留下的特殊枪伤即便解决,但魔君也绝对无法快速恢复,而能够让魔君快速复原的办法,如果神惶卷记载不差,只有吞噬。”

  “而能弥补魔君本源的,只有我与朱雀衣,所以,魔君绝对不能恢复,但圣母与鬼麒主这边,我又该如何?”

  “而按照这几天的观察,鬼麒主好似与魔君有些恩怨,他也未必愿意魔君顺利恢复,或可在此做些手脚。”

  “还有外界的那个鬼麒主又是谁?”

  “现在在幽界的鬼麒主真的是鬼麒主吗?”

  “应该是真的,圣母她不会认错,更何况他们发生了……”

  想到当日听见的一切,无限脸色无比难看,这是家丑啊!

  许久之后,无限才平复心绪,低声自语道:“这几日要看好朱雀衣和禁城遗玉,绝不能给他们单独离开的机会!”

  ……

  另一边,殷墟城内。

  大殿之中只剩暗影、天织主、冷缥缈三人。

  “你究竟是谁?”

  天织主目光扫过暗影尖长的耳朵,沉声喝问,“为何阻止我复仇,你若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今天你休想生离此殿。”

  “天织主,许久不见,你的性子愈趋极端了!”

  暗影声音低沉,似是老友一般。

  “嗯?”天织主眉头一挑,冷声说道:“我不记得认识你。”

  “是吗?”暗影蓦然出手,一道奇光轰向天织主,天织主本能抬手,下一刻,两股真元竟是在场中融合。

  “这是……”天织主顿时目露惊讶,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暗影。

  一旁冷缥缈不知发生什么,奇怪问道:“罂、粟,这是什么情况?”

  天织主没有回答,而是迟疑看向暗影,“你是……寒武纪?”

  因为这一招,是她与寒武纪当初为对付魔君共同所创的联手杀招,当时唯有他们两人清楚,绝无法模仿。

  此时天织主与冷飘渺就见暗影背后的影子逐渐扭曲,随即,暗影消失,原地已是多出一道熟悉身影,正是錻锽寒武纪。

  “寒武纪,你怎么会变成这幅模样?”

  惊见昔日战友,天织主除了惊愕以外,则是欣喜。

  “此事说来话长,这次只所以阻止你,只是希望你不要冲动行事,想要报仇,必须经过缜密安排,不然只会功亏一篑,甚至失去更多。”

  “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是不可失去的,我只要袁无极死!我要让他家破人亡!”

  天织主恨火炽燃,提到这个名字,就想到了自己这些日子以来的遭遇,短短数月,却是比夸幻之父囚禁无数年来的屈辱还要重。

  “罂、粟,冷静,一切有我,这一次,我会为你报仇!”冷缥缈紧紧握住天织主的手,即便一向和平的他,这一次也彻底愤怒了。

  曾经,即便知道生命练习生或者说魔君侮辱了天织主,但为了天织主的安危,他也可暂忍,但当得知一切都是某人的算计,使得天织主受尽算计与折磨,冷缥缈终于无法再冷静。

  “同为精灵,此人对你们的算计,不下于那人,寒武纪不会坐视。”寒武纪也一脸郑重说道。

  素来正派的他,最不耻的便是此等不折手段的小人行径,某种程度上来说,袁无极比之地冥还要可恨。

  许久之后,天织主才压下怒火,沉声问道:“那你准备如何做?”

  寒武纪微微眯眼,望向幽界所在的方向,“明日便是我与幽界约定的天证龙战第一战,先解决幽界这个麻烦。”

  “天证龙战?”冷缥缈眉头一挑,疑惑道。

  很快,寒武纪别为两人解说了来龙去脉。

  “失败者将答应胜利者三个条件,寒武纪,你决定好由谁出战了吗?能保证一定会获得胜利吗?”

  天织主眼睛一亮,在她心中,袁无极当之无愧是第一大仇人,第二则是魔君,至于夸幻之父已经排到第三。

  但都是仇人,只要有机会,天织主便绝不会放弃报仇。

  “我已经探查到,魔君伤势还未出关,此战,我已有十足把握!”

  说到这里,寒武纪又顿了一下,“当然,如果真的发生什么意外,我会来找你们帮忙!”

  “好,我希望到时会有我出手的机会,我与魔君的仇,同样要亲手讨回!”

  天织主点点头,冷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