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二百零九章 所谓天命

第二百零九章 所谓天命

  月落日升。

  随着红尘雪幽幽转醒,第一关注的便是自己的腹部。

  之前,她的小腹只是微隆,穿着宽大衣袍还看不出什么,现在,却已是高高隆起,好似怀胎八月。

  而袁无极此刻就躺在她的身旁,一只手还按在胸口,紧紧抓着。

  红尘雪叹息一声,便再度关注腹内情况,此刻,两股生机已经再度变得均匀。

  她甚至能感受到,这两个胚胎已经成形,一者如火凤,一者如金龙。

  本源都极为的雄厚,天资更是恐怖。

  毕竟不管是凤血还是龙元,都蕴含磅礴的生命本源,任何一物,都能造就出一位顶尖强者。

  而现在,却在两个还未出世的婴孩体内,其资质已经不言而喻。

  不久之后,袁无极也清醒,这是他有意放松才会熟睡,不然以他的修为,即便永远不睡也无妨。

  刚一睁眼,袁无极便看到眼前美景,不过很快他便被红尘雪高高隆起的小腹所吸引。

  “龙凤胎,不知他们两个谁会先出来。”

  袁无极调笑一声,随手一招,衣袍上身。

  “这段日子你便在奇城好好休息,待我将所有事情处理完成,便回来陪你!”

  袁无极的手穿过红尘雪乌黑的秀发,轻声说道。

  转过身后,袁无极已经再度恢复平静,炼化龙元的时候,哪怕他并未自己使用,但也足以让他的修为恢复巅峰。

  既然修为恢复,也是该将其他事情解决了。

  看着袁无极逐渐消失的背影,红尘雪也不知是什么感觉,不过当目光落在高高隆起的小腹后,以及体内两股均匀的气息,嘴角不由露出微笑。

  ……

  当袁无极从万象天宫出来以后,圣君士等人已陆续离开。

  袁无极告知映朝阳红尘雪已经无碍后,而迎接他的只是一道极为复杂的目光。

  对此,袁无极干笑一声,很快,他便看到纵横子一脸阴沉走近。

  “发生了什么?”

  接过纵横子递来的信件,袁无极眼睛微眯,目露寒光,“竟然将注意达到了芙蓉铸客的身上,如此伎俩,是要引我离开山海奇城杀我还是在我离开之后,要进攻奇城呢?”

  “如果是想要打山海奇城的注意,你们的算盘恐怕要打错了。”

  袁无极心中冷笑,“如今新生的逆神旸即将苏醒,若是有人以为我离开山海奇城,就是你们的机会可就大错特错。”

  “非常君,既然你想玩这局,那本公子就陪你们玩,至于最后结果……”

  想到此,袁无极抬起头,对着纵横子说道:“既然他要胡乱伸手,那本公子这次便砍了他的手臂,我们走!”

  “不过,红尘雪生产在即,看来还需多加几重防护。”

  随后,袁无极对着匆匆低语几句,便与纵横子一起离开。

  看似整个山海奇城毫无防备的样子。

  中途,纵横子微微合眼,看似平静的说道:“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在山海奇城空虚之时离开,看来,你还有暗藏的底牌啊。”

  “底牌只有在未揭开之前才是底牌。”

  袁无极没有直面回答,反而问道:“纵横子,你与鬼麒主合作多次,而且他数次以芙蓉铸客为要挟,想来你也一直在查他真正的身份吧?”

  “嗯?”纵横子古怪看向袁无极,“棋邪好像从未说过鬼麒主之前曾以铃妹安危要挟之事吧?”

  虽是疑问,但纵横子话语肯定。

  “呃……有吗?”袁无极忽然大笑一声,平静说道:“别忘了本公子的另外一个身份,这天下苍生命运尽在吾彀!”

  “你的话让棋邪想到了一个人!”

  纵横子眯了眯眼,目中奇光闪烁,此刻,他想到了执棋客。

  只不过还有些疑惑未解,因此纵横子还未确定。

  这些事以后再查不迟,他现在所要做的,只有家事。

  两人看似迈步而行,实则缩地成寸,速度极快。

  很快就来到海岸附近。

  而在岸边,一道明黄身影背对垂钓。

  “非常君!”

  袁无极目光微动,虽然很想杀了对方,不过表面上却露出和煦笑容,“未曾想到在此地有缘遇见人觉。”

  “哎呀!是圆公子与棋邪啊!”

  非常君缓缓转过身,一脸惊讶与惊喜,同时口中说道:“我本欲回返觉海迷津,不过想到习烟儿最近催着我找些珍惜食材,因此在此逗留,垂钓龙鱼,没想到在此竟是遇见了好友。”

  说着,非常君长叹一声,“不过好友你可是将我瞒的好苦啊!”

  “哈!”袁无极轻笑一声,“不是我要瞒着好友你,而是苦境水深,不得不如此啊,如今两重身份暴露,我的处境也危险了啊。”

  “好友自谦了,以你的实力,这天下能伤你者不过数人。”非常君微微摇头,一副不信之色。

  “可是这数人,便已经被我的做半数了啊!”袁无极故露苦笑,一副唉声叹息的样子。

  “哎呀,钓到了。”

  就在此时,非常君手中鱼竿猛然下沉,随即非常君一脸欣喜的转过身,狠狠一拉,一条金红龙鱼被拉出水面,随即落入非常君身旁的木桶之内。

  “这下总算可以回去交差了!”非常君苦笑摇头,好似想到了什么让人无奈有心暖的事情。

  袁无极此刻也忍不住感慨一声,“真是羡慕好友的洒脱,可惜我妻儿众多,需要为她们负责,却是无法像好友这般写意生活。”

  听到此话,非常君神情不变,只是低垂的眼帘遮住一抹冷光,但神情依旧如常,“只要好友愿意,大可退隐,相信这世上没有几人愿意招惹好友你这等强者。”

  “唉,不是我不愿退隐,但既入这江湖,恐怕已非是我愿意便可以安然退出的了,而且,天下大劫将至,不进则退,这世上无人可以安然脱出这个漩涡。”

  “大劫?”非常君目露疑惑,好奇问道:“我曾听胜天半子也说起过此事,能让两位好友都如此凝重以待,不知到底是何大劫?”

  “一场席卷苦境的灾难,一局诸神的游戏。”

  非常君若有所悟的点点头,“据太穹十三卜来看,那么救世之人,应当就是秉承天命的人之最了!”

  听闻‘人之最’三字,袁无极忽然大笑一声,“好友太‘看重’所谓的人之最了,人世大劫,又岂是一个人之最可抗,而所谓神秘不可测的天命,在我等眼中,不过是因缘际会罢了,哪有什么不可更改!”

  “好友豪气,如今我算明白,即便真有退隐机会,以好友的性格也决计不会轻言退出。”

  非常君抚掌苦笑,仿若在为自己又一次失败的劝阻而自嘲。

  对此,袁无极更为坦然,同样也不加掩饰,“人世本就是一场浩大的棋盘游戏,诸神自以为超凡脱俗,视苍生为棋子,看着苍生挣扎,殊不知,大家其实都是棋子,真正的棋手会是谁,尤未可知啊!”

  “而这场游戏,圆公子既然踏入,就要好好玩一场,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依旧其乐无穷!”

  说到这,袁无极目光一定,让人望之悚然。

  “好了,看两位还有要事再身,非常君便也不再多耽搁两位,请!”

  将鱼竿收起,非常君也提出告辞。

  “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