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一百九十章 蛆蛆,蛆虫一样的东西(为舵主‘弃天帝’加更)

第一百九十章 蛆蛆,蛆虫一样的东西(为舵主‘弃天帝’加更)

  问罪庭上。

  楚天行浑身是血被绑木架之上,周遭百姓目光冰冷无情,深深刺痛人心。

  “我们放出消息这么久,都不见禅剑一如前来,看来他是不敢为自己的罪愆负责了。”

  “禅剑一如分明是做贼心虚。”

  “楚天行与这种人一伙,快去死吧,就像绿谷山廊包庇之人,通通杀掉!”

  “对对……”

  “极刑处死他!”

  问罪庭上群情激愤,无数百姓为之愤慨。

  声声恶毒杀语入耳,楚天行心中一片冰凉,心中不禁自语,“终究是逃不出他的算计吗?”

  “阅裁衡,等待无果,同谋也该为无辜的百姓偿命。”

  此时,圣道天也无情开口。

  阅千旬微微点头,随后转身看向楚天行,傲然说道:“楚天行,你现在坦诚寄昙说的罪行,我或可饶你一条性命。”

  听到问话,楚天行微微抬头,早已是将生死置之度外,“辱赠不知报,我歌尔其聆。首叙始识面,次言后分形。道途绵万里,日月垂十龄。浚郊避兵乱,睢岸连门停。肝胆一古剑,波涛两浮萍。”

  “不识抬举!”

  阅千旬冷哼一声,随即折扇一挥,寒声说道:“便处楚天行五体投地之极刑。”

  同一时间,断天途已经着手排布,此时,冷缥缈暂离,战神猊也消失,因此殷墟联盟目前只有天织主。乐寻远、皇旸耿日几大强者。

  他一脸微笑的看着几人,幽幽说道:“天织主,乐寻远,你们想要上位,或许今天一过便可以哦!”

  “挡下寄昙说吗?”

  乐寻远眼睛微眯,平静扫过断天途,心中想道:“观九州与断天途究竟在打什么算盘?难道他们真的要违背幕后那两人的算计吗?如果是这样,得罪两位强者,那他们可是自取死路。”

  乐寻远缓缓转身,嘴角闪过一抹冷笑,“嗯……那就静观其变,只是不知鬼麒主突袭山海奇城一事做的如何,以他之实力与智慧,想来不成问题,即便这一次无法功成,也能达成他的算计。”

  “断天途,希望这一次能如你所说。”天织主哼了一声,冷声说道。

  “放心吧大婶,当寄昙说成为邪心魔佛,必是武林所有人的敌人,那时,不用你动手,也会有人为你除魔,这样岂不更好?”

  “那我就静等,还有,叫我天织主便可。”听到大婶两字,天织主嘴角微抽,哼了一声道。

  “你不喜欢那我就不叫你大婶。”断天途说着围着天织主绕了一圈,眼珠一转突然说道:“我觉得师尊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说不定哪一天我会改叫你师娘哦!”

  “你!”听到此言,天织主顿时怒火沸腾,她又想到了当初被人凌辱的一幕,没想到,竟有人还敢打她主意,炽雷刀顿时入手,但见断天途哈哈一笑,转身消失。

  “天织主冷静,完成任务后再说不迟。”

  乐寻远也连忙阻止,好生劝解。

  许久之后,天织主才放下怒火,不过此事他已记在心里,“断天途,早晚要除掉你这个嘴贱的人。”

  “还有观九州——”想到当初此人送她生命之源一事,天织主不禁暗怒,“难道此人当初也打着如此龌蹉念头?哼!都是该杀之人!”

  天织主双拳紧握,心中杀意沸腾。

  离开的断天途直接前往戒刑湖,脸上却是一脸古怪:“这天织主大婶还真有趣,她不会真的以为自己魅力如此之大吧?嗯……不过也说不准,根据师尊传承的一部分记忆来看,或许师尊还真有这个爱好也说不定,也许真的可以考虑考虑。”

  “算了,还是先完成眼前之事要紧,上一次派人去西煌佛界附近找的人也不知如何。”

  “唉!”想到这里,断天途叹息一声,“谁让我有一个不喜欢看悲剧,而且最讨厌小人的师尊呢,嗯……同行是冤家,小人讨厌小人合情合理,不过。我还是习惯直接点,师尊也是,费那脑子干嘛?到了最后还不是掀桌子直接莽吗?”

  ……

  残酷的刑场,三面环水。

  楚天行四肢、项上皆被束缚。

  一根根铁链,牵引着最沉重的千斤铜球。

  “行刑吧!”

  随着阅千旬冷厉一喝,就在此时,风乘云驹忽然赶到。

  “给俄住手!”秦假仙从车内跃出,推开众人,周到阅千旬等人面前,大声说道:“楚天行、寄昙说四处奔波,为武林做了这么多事情,你们现在说杀就杀,真是丧心病狂啊。”

  圣道天冷哼一声,坚决说道:“楚天云与禅剑一如是导致神州崩裂的共谋,理该就戮。”

  秦假仙听到不禁倒退一步,一脸气愤的喝道:“你们敢乱来,本山人要你们好看。”

  “动手!”

  阅千旬不屑一哼,早已有人挡在秦假仙的面前,随即阅千旬手臂一挥,早已等待多时的行刑之人向着大海推动千斤铜球。

  “等等!”

  就在行刑之人双手落在铜球之上一刻,一道猩红杀刃闪过,行刑之人双臂顿时断裂,下一刻,从其口中爆发出一道惊天惨嚎,“手……我的手啊……”

  “真吵!”

  随即,轻漫之声再起,惨嚎之人脖颈划过一抹血痕,声音顿止。

  甚至连其他几个准备行刑之人也一同丢了性命,被火焰罩身,化为焦炭。

  随着人头落地一刻,一道张狂身影从天而降,“火麟蚀日天地惨,朱雀长啼众生悲;南林剑修我为首,罪不容诛断天途。”

  炎炎火光,炽热火劲,让周遭海水都蒸发成水气,向着四周弥漫。

  “断天途?怎会是你?你不是……”

  阅千旬一脸难看的问道。

  “人是我抓的,而你却要审判他,你这是没将我放在眼里啊!”

  断天途舔了舔嘴唇,歪着脖子,狞笑说道。

  “这不是……”

  阅千旬眉头紧皱,想到自己身后之人,逐渐平静下来,拱手说道:“断天途,有事可以等审判之后再谈,你与区区都只是办事之人罢了,还望你不要自误,若是错过了时机,想必你背后之人也不会轻饶你。”

  “区区?你在威胁我?”

  断天途歪了歪脖子,缓缓向前几步,脸色也逐渐变得阴冷,“蛆虫一样的东西,也敢威胁我?”

  话甫落,猩红杀剑已临。

  阅千旬顿时后退一步,强挡杀剑,一脸惊怒的吼道:“你这个疯子,你竟然真敢阻止此事……”

  “聒噪!”

  断天途眼一凛,杀意狂嚣,赤炎剑光再临。

  仅仅两招,阅千旬心脉俱碎,吐血而亡。

  断天途脸上笑容更盛,“你知道吗小蛆虫,看你像个苍蝇一样,四处联络叫嚣这么久,我早就不耐烦了,杀了你,世界果然清净许多。”

  “哎呀,没想到观九州还算明事理嘛!”一旁秦假仙反应过来,鼓掌大笑,有人坐了他想做却无法做到的事情,确实让人格外痛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