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局中局(继续求)

第一百八十五章 局中局(继续求)

  “筝儿,此地危险,快退!”

  曼鲤一脸焦急地喊道,但身前的少年却一脸坚决,“娘,你放心,有我在没人能伤到你。”

  说着,袁筝一手紧握太虚鬼藏,一手凝元。

  袁筝本就天资不凡,因为袁无极没有拔苗助长,一身修为都是他苦练所得,根基虽比不上顶尖高手,但亦非常人能比,一身实力,不见得比一些成名高手弱多少,只是实战还有所欠缺。

  但配合雄厚真元,也非毫无还手之力。

  如今面对映朝阳,袁筝神情凝重,但体内九阳神功已是极速运转,护体罡气若隐若现笼罩周身。

  下一刻,映朝阳再次杀来,圣剑配合极致的速度,仿若化作一束金光。

  “小心……”

  身后曼鲤只来得及呼喊一声,剑锋已至袁筝面前。

  铛!

  袁筝手腕一抖,手中太虚鬼藏蓦然相扣变得笔直,挡下不世神锋。

  “碎心忏。”

  另一手却是暗蓄掌劲,一掌印向映朝阳的心口。

  两人之战顿时陷入极端,袁筝修为、经验本就比不上映朝阳,因此很快便被压制。

  ……

  另一边,昴宿儿双臂被斩已陷弥留,匆匆受到重击同样无力再战,而圣君士与忘潇然星君战袍喋血,脸上面具早已脱落,气息都已开始萎靡,功元损耗极大。

  “能挡我半刻,你们两人足以自傲,现在,受死吧!”

  一声受死,冷厉无情,伴随杀招而至,挡无可挡。

  就在生死交错之际,突然,一股强大气息至天际神宫爆发。

  “天地苍生入我彀,九州云海尽苍茫。”

  随着傲然诗号传来,一道雄浑掌劲破空而至。

  鬼麒主冷笑一声,身形蓦然炸开,化作一团黑雾消失在原地,而在此时,映朝阳握着染血的圣剑从后方回归。

  “不对!”

  副体脸色一变,蓦然冲向奇城内部的居住之地,紧接着,一股强大的气息爆发,同时伴随着一声怒吼响彻云霄。

  “计划完成,撤!”

  鬼麒主得意一笑,抓着映朝阳冲入黑洞漩涡,消失在山海奇城。

  轰!

  行至半途,无往不利的空间转移之术,竟在中途忽然失效,鬼麒主与映朝阳同时跌落。

  “怎么回事?”

  鬼麒主心下一惊,就见平静的小树林无风而叶动。

  大地忽现神秘纹路。仿若巨网笼罩了这方天地。

  “思亘七险,点落九宫,神游八极,纵横十方。”

  伴随清冷诗号,两边树木自动排开,露出一张石桌,一道沉着身影,“鬼麒主,久违了!”

  “纵横子!”

  看到纵横子,鬼麒主目光一寒,随即冷声说道:“我还未去找你,你自己倒是自投罗网。”

  “你错了,现在,是你自投罗网!”

  伴随纵横子最后一子落下,顿时四方天地同现巨网,仿若将这片天地包围隔绝,形成一方棋境。

  “纵横子,早就知道你不会松手,鬼者又岂会对你没有防备。”

  随着鬼麒主森森冷笑,天外一道森冷剑气蓦然刺向纵横子,随后,一道张狂身影持剑而至。

  “幽界之人!”

  纵横子喃喃一声,继续道:“看来当初执棋客之死,确实是你故意所为,这让我很好奇,为何你会对自己的盟友下杀手?”

  “除非……”纵横子话音一顿,看向鬼麒主,“除非他掌握了你不为人知的秘密。”

  “留着下地狱去问执棋客吧!”鬼麒主目光一寒,而祸天韪已经向着纵横子走近,周身邪气与杀气融合,另周遭天地能量产生剧烈波动,“听说你也使剑,现在给你一个出剑的机会,胜得过我,你活,胜不过,你——死!”

  ‘死’字落,祸天韪杀锋即至,宛若黑暗中的幽灵一般,不见人,只余一道残忍刀痕。

  “锋流千瀑。”

  就在此时,如瀑之剑蓦然挡下祸天韪。

  “话九宸,挥袖风云尽,江山何沉,随逸兴,负手乾坤定,苍黄为轻。”

  伴随清朗诗号,墨倾池手握明意征圣,挡在纵横子身前。

  “御锋千流。”

  同一时间,奇诡巨阵之内,一道剑气冲击而至,下一刻,邃无端手握一柄金玉相间的长剑步入棋阵。

  就在邃无端出现一刻,鬼麒主背后的映朝阳周身忽燃炽焰,“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伴随冰心口诀,映朝阳邪气遮掩的双目逐渐恢复清明,燃烧着熊熊烈焰的一剑狠狠刺向鬼麒主背心。

  “剑入无间斩鬼雄。”

  必杀一剑从鬼麒主背后刺出,察觉身后灼热气息,鬼麒主反手一挡,白骨森罗扇挡下圣剑杀锋。

  “映朝阳!”

  鬼麒主回身看去,目有讶异,“你竟能摆脱我的控制?”

  鬼麒主目露阴沉,如果只是假装,他必会识破,但他能明显感受到之前的映朝阳确实被邪气侵蚀神智,这一点无法伪装。

  心念电转之间,鬼麒主引动天可明鉴所隐藏的力量,一瞬逼退映朝阳,圣剑也随之融入白骨扇中。

  毕竟,这把剑经过他无数年的孕养,同样也只有他能真正使用。

  “鬼麒主是吗?”

  虽失天可明鉴,但也为映朝阳卸去隐患,极道剑也随之入手,“你乘着我思念云骞之际,以精神误导我陷入魔障,并诱发我魂体中残留的恶来凶煞之气,使我受你邪气控制,但你有一点错了,映朝阳没你想的那么狭隘。”

  “哈哈哈!”

  鬼麒主突然狂笑一声,“好一个局中局,看来你的出现本就是有意给我制造机会是吗?”

  “不错。”

  映朝阳点头应道:“复活这么久,我又岂会对我所占据的身体是谁的一无所知,更何况,云骞是我的儿子。”

  “如此煞费苦心的一局,那便尽展你们的能为吧!”

  话至此处,一切明了,顿时气氛紧逼极致。

  叶落刹那,两柄杀剑同时而至。

  鬼麒主不屑冷哼,以扇运刀,战况转瞬便到极端。

  鬼麒主玄步轻挪,在两人夹击之下,依旧游刃有余,森罗鬼扇闪动之间,两人如刀临身,血痕密布。

  “鬼麒主,今日为我一家无数年的恩怨做个了结!”

  邃无端并指划过长锋,绝招首现,“清锋鸣道定千秋。”

  清圣剑气凝聚,化作一道通天剑光杀向鬼麒主。

  “焚天道极炼苍穹。”

  映朝阳手握极道,同现极招,剑气如炎流一般涌出。

  面对两大单锋极剑,鬼麒主手中白骨森罗扇极速旋转,“列缺无界·太荒鬼击。”

  一击破双锋,鬼麒主身挪之间,双掌之间,火龙腾飞。

  噗……

  修为差距,邃无端与映朝阳顿时身退数步,口呕朱红。

  “你们,太弱了!”

  鬼麒主怪笑一声,不屑讥嘲。

  “是吗?”

  就在此时,一声冷语再降,“狼影千劫·掠!”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