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逆鳞之战(各种求)

第一百八十一章 逆鳞之战(各种求)

  接天之陷,破地之初,逆鳞之巅,仙魔之决。

  玉离经率儒门之人站在战场之外,静等即来的惊天决战。

  小丑傀一也孤立高峰。

  随着时辰越来越近,终于……

  “一觉游仙好梦,任它竹冷松寒。轩辕事,古今谈,风流河山。沉醉负白首,舒怀成大观。醒,亦在人间;梦,亦在人间。”

  伴随金色雨露,人觉非常君顶着金色华伞悠哉而降。

  随后,又是一道威严之声响起,“正天地所不正,判黑白所不判,犯人鬼所不犯,破日月所不破。儒法、无情,法儒、无私。”

  就在此时,又是一道铿锵之声响彻整个逆鳞之巅,“天地苍生入我彀,九州云海尽苍茫。”

  深沉夜色中,一**日凝现当空,随即一道翩然身影从大日之中徐徐步下。

  来人正是袁无极,只不过,此刻他已再度化为观九州。

  “想不到好友也来了。”

  非常君面露讶异,毕竟两人方数日前见过一面,却从未提及此事。

  “如此千古之决,吾又岂能错过。”

  袁无极淡然一笑,道。

  “既然我们这些见证人都来了,那主角也该登场了吧?”

  随着非常君话音落下,漫天星斗之中,传下一道仙音,“夙风寒,明月勾,豪杰照古城;天有行,地无迹,千秋怎堪一剑扫,神毓逍遥。”

  天迹神毓逍遥伴着缥缈仙气,缓缓落在君奉天的身前。

  “嗯?”

  君奉天眉头一挑,目露疑惑。

  而袁无极则看着天迹轻笑一声。

  此时,非常君好似也感异状,疑惑问道:“尊驾为何失神。”

  “他……”君奉天犹豫了一下,随即露出肯定之色,“他不是天迹。”

  就在此时,星宇之上再次响起熟悉诗号,“夙风寒,明月勾,豪杰照古城;天有行,地无迹,千秋怎堪一剑扫,神毓逍遥。”

  一模一样的面孔,一模一样的服装。

  神毓逍遥对神毓逍遥。

  “时间不多,现出真身吧!”

  后来的天迹冷哼一声,直接开口说道。

  对面最先出现的天迹闻言突然冷傲大笑,随即身形一转,衣袍顿变,正是地冥·无神论。

  而随着地冥缓缓揭开脸上面甲,众人也终于看清了地冥的真面目。

  “什么?这张脸……为何与天迹一模一样?”

  对面的人觉一脸震惊,直接问道。

  此时,君奉天也忽然想到当初在玄脉宝鉴上所看到的一章,也是曾交换给执棋客的一章内容。

  玄天九脉第七章——血元造生。

  此法乃取天命者之血,取其血气,纳天地八荒之精,合云海仙境之神,方能早就奇迹之生。

  正因此法施展之艰难,因此当初君奉天才会如此轻易将之交换给执棋客,因为他笃定执棋客无**成。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执棋客如今已经陨落,就连曾经享誉天下的神惶卷也都散落天下,甚至,在他手中也有几片残页。

  “血元造生!”

  想到此,君奉天不由开口。

  听到此四字,地冥轻笑一声,傲然说道:“没错,我才是真正的奇迹之子。”

  “哼!”天迹冷哼一声,淡漠说道:“无论你是何种模样,都影响不了我!”

  话语落,两人皆不再多言。

  同提深厚元功,气氛一瞬紧逼。

  一者血暗邪气冲天,一者清圣仙气渺渺。

  这一刻,风云动荡,乌云掩月,杀机满布。

  轰!

  初接第一掌,毁天灭地,草木皆飞。

  “好强悍的内力,果真是不世高人!”

  外围观战的玉离经目露惊讶,低声说道。

  一掌三对,试探之招已是惊天动地。

  “天无二月!”

  天迹脚步一踏,高跃九重天,双手虚抱,接引月华之力。

  “地拥独日!”

  地冥施展神似绝学,只是周身浩荡仙气化为血闇之力。

  神似之绝学,同现吞月之招。

  瞬间,月华如霜,双月并行天际。

  一声喝,天地再次对掌。

  转瞬天崩地裂,碎石如雨。

  “嗯?”君奉天眉目一凛,同为仙门嫡传,自然一眼认出了地冥所施绝学并非模仿,而是确实的仙门秘学,只是运使力量由仙门之力化为血闇之力。

  “相同之招?”非常君也满脸疑惑。

  “看来两人关系确实匪浅啊!”

  一旁袁无极却是淡淡一笑,智珠在握。

  毕竟天迹与地冥的关系,目前,也唯有他最为清楚。

  看过剧本,熟知剧情。难道不该骄傲吗?

  而在战场之上,身影再动,转瞬已是再掀激战。

  身交错,血淋漓。

  天与地杀意癫狂,招招狠手,不留余地,两者气劲催发,使得逆鳞之巅风云变幻,整片空间为之扭曲。

  “模仿我的招式,有意义吗?”

  再次对掌,两人各退三步,天迹冷哼一声,道。

  “哈!”地冥轻笑一声,不屑道:“你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随后两人同时傲娇一哼,终展绝式。

  “降神谕!”

  天迹一拍背后剑袋,一条银龙飞窜而出,在天际翱翔一圈之后,化为一柄银蓝相交的神剑落入掌中。

  “降神谕!”

  同时,对面地冥竟是同声喊道,随即暗紫神龙从天而降,在地冥手中化作一柄相似之剑。

  看到此幕,天迹一脸恼怒,“你模仿的还真彻底!”

  “是不是模仿那就一试吧!”地冥呛声说道。

  天迹不再多言,怒展仙门绝式,“天罡玉旨!”

  随即,两人仿若身陷黑暗漩空,脚下巨石蠕动,同时一股惊天气息至神剑催发

  “地煞王令!”

  地冥毫不逊色,不同的名字,不同的力量,但却是相同的招数。

  天罡地煞,玉旨王令,神谕神泣。

  不世神锋终于相击,瞬间,逆鳞之巅有如末日之境。

  “天极圣印。”

  就在逆鳞之殿崩毁之际,君奉天双脚一错,再展能为。

  金色神纹至君奉天脚下向着周围弥漫,挡下两人毁灭余波。

  “众人再退后!”

  战场之外,玉离经察觉双方强悍,一展袖袍,带着儒门众人再次后退,避免波及。

  随着烟尘平息。

  天迹、地冥两人身周已是空空荡荡,再无阻碍。

  风,呼呼在两人之间吹动。

  这一刻,气息凝滞,也唯留风啸。

  而看不见的战意,再各自内心狂燃,只待爆发的那一刻。

  “最后一招,定要逼你使出杀害玄尊之招!”

  静默一阵,天迹紧握神谕,冷然开口。

  “呵呵……”

  地冥嗤笑一声,手中神泣蓦然插入地面,随即双手掐诀,血闇凝晶一点,点入神泣剑内。

  “天剑圣决!”

  天迹长剑直立,随其手掌凌空一纳,神谕飞速旋转,道道金色剑丝宛若火花喷洒而出,弥漫天地。

  “这……”

  君奉天看着两人招数,神情一愕,满目震惊。

  “有何不对?”一旁非常君奇怪问道。

  袁无极则眯了眯眼也未多说。

  战场之外,玉离经同现疑惑,心中自问:“天迹?为何总让我如此熟悉?”

  而在此时,天迹、地冥同现裁断之招,一声‘杀’,天地失色,强悍气息另虚空都现崩碎之兆。

  就在双剑交击,胜负生死即分之际,殊不料,一道正气凛然的身影横身一挡,竟是同时挡下天、地绝招。

  随着君奉天双掌一转,掌劲一旋,双方杀招竟是反转而出,转落他处。

  “好一招天转乾坤!”

  袁无极赞叹一声,仙门秘招,确实非比寻常。

  不过,他并不羡慕,转移攻击之招他同样拥有,斗转星移、阴阳大挪移都有此功效,以他之实力所结合,毫不逊色。

  武学终究是由人来发挥,有些武学并非是不强大,只是世界与使用者的限制让他只能发挥出这般威力。

  但在苦境就不一样了,更何论他的修为强横,即便是普普通通的一指也能发挥出毁天灭地般的力量,其他有着深奥武理但受限的武学在他手中自然不再存有限制。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