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有何胜算各争先?

第一百七十二章 有何胜算各争先?

  “执棋客,你跑不了。”

  看着一个又一个人消失,天织主不甘放跑大敌,无视冷缥缈阻拦,也追了下去,冷缥缈自然不会坐视天织主陷危,只能跟上。

  “恨吾峰,虽然鬼麒主是造成这一切的幕后黑手,但你助纣为虐,同样难辞其咎,若你杀不掉鬼麒主,我会出手。”

  战神猊此刻也回过身看向恨吾峰,冷声说道。

  “奉陪到底。”恨吾峰身形一顿,随即留下平淡四字,向着睽孤山而去。

  战神猊冷哼一声,捂着身上伤口与在外压阵的乐寻远等殷墟大军汇合,回返殷墟城疗伤。

  另一边,意识混乱的剑咫尺回忆起了一切,更响起了鬼麒主就是自己的仇人,是造成自己童年悲剧的仇人。

  也是他的操控,让自己误伤母亲。

  恨、怒在心头涌现,剑咫尺剑退墨倾池与邃无端,同样向着远方而去。

  墨倾池、邃无端两人也匆匆与袁无极打了声招呼,追了上去。

  显然难得良机,他们不愿放过。

  而叹稀奇则一脸凝重的赶往九重台所在方向。

  他有预感,今天的事还未结束。

  原本热闹的战场变得冷清。

  原地已只剩袁无极所化的观九州、纵横子两人。

  “要我送你返回山海奇城吗?”

  纵横子收起双剑,看向袁无极,突然说道。

  “嗯?”袁无极微微眯眼,随即轻笑一声,“吾还不至如此虚弱。”

  “那好,待我处理完鬼麒主之事,我会回来找你,希望别忘了你的承诺。”

  “吾既答应,自然会做到。”

  两人说完,随后背道而驰。

  ……

  九重台。

  无限再次登临,以至第八重。

  “天衣无缝!”

  法儒留招,一式无缺。

  无限抹去嘴角鲜红,双掌同运魔君惊天三绝,“狂魔炼狱·天谴之章!”

  挡招一瞬,已经找到九重台特性的无限倏然消失,直入顶峰。

  顾不得疗伤,无限已经迫不及待的握住石台上的。

  碰触一刻,顿时脑海三幅画面闪现。

  朱雀之悲!

  无限之恨!

  计蒙寄体!

  三幅画面,都是无限未来最重要的。

  “怎会如此?”

  “绝不可能……”

  无限低喝一声,满面惊容。

  就在至极剑气爆发一刻,忽然,一道踉跄身影从天而降,越过无限,已是抓住,九重台铭刻留招禁制随着规矩破坏,转瞬瓦解。

  “酆都路、殉道行,枭雄葬荒骨。天无声、地无语,凡尘岂视人中末。末日,无神论。”

  就在此时,地冥真身竟突然现身,他一手握鬼谛·星宿劫,一手托‘命运规划书’,直接登临九重台。

  “今日,眩者要为盟友再送上一份厚礼!”

  地冥手中鬼谛蓦然插入石台,一掌已是轰击在执棋客的身上,同时另一只手中命运规划书消失,已是抓住‘神惶卷’一角。

  同一时刻,黑洞凭空出现,一只握扇之手同样拽住‘神惶卷’。

  三方真力运转,流转奇光的神惶卷在强力之下,蓦然四分五裂,化作漫天碎片飘洒。

  这一刻,三人同时一扫,各自将身前碎片收集,但依旧有一些碎片随风吹散。

  一旁无限抬手抓住飘来的几片‘神惶卷’碎片,就在三人目光落在他身上之前,蓦然跃下九重台消失不见。

  “混沌初开·地煞王令!”

  “殛天血令。”

  地冥、鬼麒主对视一眼,蓦然对掌,随即就见地冥掌式一偏,以天转乾坤之招,竟是将双掌强招转轰执棋客的身上。

  “不对,地冥你竟敢算计我!”

  鬼麒主‘惊怒’吼道,让人误以为这是地冥算计致使误伤盟友。

  “呵……”

  地冥不屑解释,轻笑一声,再纳掌劲。

  “想要杀吾,你们也同葬吧!”

  执棋客怒喝一声,随即地冥、鬼麒主手中残卷蓦然爆发出一道至极剑气。

  转瞬之间,剑气归一,一股前所未有的惊天剑意凝聚上空。

  这是先天破体无形剑气五重境——破极之剑!

  “万法归源·万物化剑!”

  一剑出,化生万剑。

  周遭能量、物体、草木乃至生灵都受到影响。

  这一刻,九重台上宛若有一朵剑莲蓦然绽放,向着四周喷发出无穷剑气。

  “不妙……”

  鬼麒主语带惊骇,手中白骨森罗扇极挥,“鬼电聚引·雷歼!”

  天地郁以同蒸。制丹霆之焰焰兮,奋迅雷之崇崇。驰壮音于天上兮,激骏响于地中。

  玄法再现,顿时浩瀚天宇雷电奔走,随鬼麒主所引,化为一道通天雷柱劈下。

  “看来逆鳞之巅一战之前,先要对上你了!”地冥同感压力,未曾想到逼入死关的对手,竟还有此强悍至极之招,体内血暗之力顷刻凝聚,一瞬爆发。

  “吞灭寰宇·尽虚空。”

  一掌按下,寰宇被一股强悍力量吞灭,好似只余死寂虚空。

  料所未料的至极交锋,强悍神威爆发刹那,天地无声。

  许久之后,苍茫之中才传来一道惊天动地的轰鸣。

  “哈哈哈……”

  伴随一声苍凉大笑,再见无穷剑光穿云破日向着十方而去。

  “吾纵死,也依旧胜天半子,这天命必将随着神卷散落而逆改!”

  执棋客一声怒喝,手中残卷碎片虽剑气而流落十方天地,有缘者得自。

  这一刻,天迹、君奉天、暗影以及昏沉的魔君都似有所感,同时望向九重台所在方向。

  “噗……”

  鬼麒主喷出一股鲜血倒飞而出,人则直接飞入身后黑洞消失不见。

  如此匆忙表现,显然受创不浅。

  “好一个执棋客,你的实力,让眩者惊艳了!”

  地冥抹去嘴角鲜红,故作镇定,“可惜,你的戏份也到此为止了!”

  说完,地冥也毫不迟疑的离开,这也表明地冥此刻状态并未如他所表现的那般轻松。

  随着两人离开,遍布剑痕破损不堪的九重台上,只余一道苍凉身影。

  被鲜血染红的乱发杂乱无章的随风飘扬,一双黯淡的双目显示人已步入死途。

  唰!

  此时,叹稀奇、任平生沉默登台,望着曾经那道算无遗策的背影一时静默无语。

  另一边,天织主同样来到,就在其出手之际,却被叹稀奇与任平生阻止,“他已功体尽废,生机灭绝,何必如此妥妥逼人。”

  “那是你们不知我与他的恩怨!”天织主怒哼一声,这时身旁冷缥缈一把拉住天织主,摇了摇头,“罂、粟!”

  “有何胜算各争先?望虎据龙蟠,滚滚英雄安在!”许久之后,一道沙哑之声才在耳畔响起,“休论他挥戈除暴,窃鼎称尊,到头来一局终场,好梦都成千载恨!”

  “千载恨……”

  “恨……”

  漫天棋子挥洒,执棋客仰天倒下,高耸的九重台此刻好似也没了支撑,轰然破碎。

  大地开裂,执棋客的尸身随着乱石深埋。

  同一天,两大绝世强者落幕,相似的葬身方式,诉说着勇者、算者同样的悲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