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神旸逆命(二)【各种求】

第一百六十八章 神旸逆命(二)【各种求】

  “明气武典第十重——尽式·无式。”

  乐寻远纳无尽云气,化至极一掌。

  逆神旸遭逢暗算,深陷重危,却依旧临危不乱,体内精灵禁元再催,在体外形成护罩。

  轰!

  伴随巨大轰鸣之声,逆神旸护身气劲被破,身形前冲。

  就在此时,天织主与战神猊同时杀来。

  同一时间,皇旸惊霆与皇旸紫妃蓦然冲来,竟是替逆神旸挡下绝招。

  但本就重创的两人也在绝杀一击下顷刻殒命。

  “紫妃、惊霆……”

  残酷一幕,料所未料,逆神旸仰天怒吼,“断天途,今日我誓要杀你!”

  “惊喜吗?意外吗?他们两人确实被你解除了隐患,可惜了……”

  断天途怪笑一声,神态癫狂,显然这道寄托之灵,已是受到麒麟魔血的侵蚀愈来愈深。

  毕竟,这只是一道寄托之灵,与袁无极本身灵魂无法相比,被侵蚀也实属正常,如果是袁无极真正的灵魂,麒麟血根本不会有这个机会侵蚀他的意识。

  而袁无极收回这道寄托之灵后,也许耗费时间洗涤,不然自己也将受到影响。

  “杀!”

  一声‘杀’,象征着逆神旸心中的恨与怒已经到了极致。

  “是天织主与战神猊杀了他们,你为何却是怪到我的头上?”

  断天途轻漫一笑,但手中动作却是分毫不慢,强悍剑气激射,大地都被切割为碎块。

  “逆神决·穷宙尽宇!”

  逆神旸此刻眼中仅有断天途一人,一手高举,逆神决最极端的招式爆发,逆神旸自己也反受创伤,浑身崩血。

  这是躯体难以负荷禁元的征兆。

  “看来是要认真了!”

  断天途神情一肃,火麟剑蓦然刺入大地,随即双手结印,汹汹火劲爆发,在他身后,一头燃烧着汹汹魔火的庞大麒麟浮现,而在火麒麟周身,十二颗烈眼旋动,映照出一片火焰世界。

  “麒麟灼世·玄宇烬灭!”

  随着一声爆喝,十二颗烈眼蓦然融入麒麟体内,随即周遭火焰温度再升,下一刻,如神似魔的巨大火麒麟咆哮一声,踩着火云扑向逆神旸。

  前所未有的至极冲突再次爆发。

  天织主、战神猊、乐寻远等人惊觉危险,转瞬退让。

  而随着强招爆发刹那,天地一瞬失色。

  刹那之间,整个狩宇都在崩毁,好在其他狩宇精灵在解除恶魔种子后已经随着皇旸曜雪开始撤离,避过了这场浩劫。

  但狩宇族地却是再难回来。

  许久之后,烟尘散去,战场中心,一道深不见底的大坑出现,而在两端,一者站,一者跪。

  站着的是逆神旸。

  虽然逆神旸浑身染血,脸色苍白,但不世神姿依旧俯瞰人间。

  而单膝跪地的断天途此刻已经毫无生息,双眼目光黯淡,彻底失魂。

  因为,这一击的强悍,直接将袁无极的寄灵之术打断,断天途身上所寄托的这道灵识已被击散。

  正在赶来狩宇的袁无极已经化作观九州的模样,在寄灵术中断的一刻,他神魂蓦然一痛,好似针扎一般,七窍同时渗出鲜血。

  “逆神旸,果真强悍!”

  袁无极不怒反笑,随即仰天灌下一瓶丹药。

  这是早先兑换的九花玉露丸,虽无法治疗神魂之伤,但却可止痛。

  随着丹药入口,袁无极只感神魂上传来一股凉飕飕的感觉,针刺一般的尖锐痛苦被减弱数分。

  “大网已经拉开,鱼饵也已经洒下,地冥、越骄子,就看我们谁最后成为网中之鱼,谁又能成为收网之人了。”

  袁无极喃喃说道,虽然神魂受创是他意料之外,但这不算什么,想要收获更多,自然也要付出一些代价。

  ……

  噗!

  沉寂半晌,逆神旸也猛然吐出一口鲜红,显然,至极的冲突,他也内腑受创。

  “杀!”

  就在此时,乐寻远眼神一冷,杀掌倏出。

  天织主与兽王愣了一下,随即也一同出手。

  砰!

  重创的逆神旸,一人力挡三强,转瞬便再次喷血。

  “天地苍生入我彀,九州云海尽苍茫。”

  而在同一时间,袁无极所化的观九州也伴随昂然诗号出现。

  “你终于来了,血闇源头呢?”

  逆神旸勉力荡开围攻三人,目光落在袁无极的身上,声音低沉,但却充满果决。

  “吾曾答应过他,要帮他清理你这个反叛的棋子,虽然吾很不愿对你动手,但很可惜,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吾只能对你说——抱歉!”

  一声抱歉,袁无极一掌盖在断天途天灵,已经被他孕养完成的启灵之种随即灌入断天途空荡的识海。

  “既然如此,那我便先杀你,再杀血闇源头!”

  觉悟在心,逆神旸怒喝一声,体内精灵禁元竟而逆转,解除了限制的精灵禁元,创生之力化为毁灭之力,一瞬间暴涨数倍,体内烈眼竟是在强悍元功之下,一瞬被逼出体外。

  毕竟,灌入体内的只有一颗,因此远不如两颗压制强大,这也给了逆神旸反扑的机会。

  “有信心是好事,但你要有相应的实力!”

  袁无极轻笑一声,抬手之间,紫炎在周身燃烧。

  这是十阳二重境的外在表现。

  强大而灼热的力量,烘烤着大地,让方原百里如罩火炉。

  “怒旸·击山河!”

  逆神旸不再多言,沉喝一声,至极之招首先尘寰,再无限制的强悍力量喷涌而出,一拳之下,山河破碎,天地苍茫。

  “逆神旸竟然变得更强了!”乐寻远眼神一凛,面色骤变。

  强大的冲击力,另乐寻远、天织主、兽王三人倒退数百丈彻底退出战圈。

  “如果是我们面对此时的逆神旸,恐怕……”战神猊喃喃说道,再无战意。

  “十阳同天·万物归墟。”

  袁无极体内太阳轰然爆发,周身释放璀璨强光,体表一道光罩若隐若现,仿若大日。

  “去!”

  伴随袁无极一掌轰出,周身强光尽数归于掌心,化作一**日轰击而出。

  强招再对,大地崩毁,两人所在之地,已成深渊。

  这一战,是很多有心人早已等待的一战。

  高峰之上,地冥看着手中剧本,手中鹅毛笔缓缓书写,“逆神旸,你的结局早已注定,眩者很期待你的惊艳表现,为眩者再度完成另一套剧本。”

  “而观九州……眩者要谢谢你逼迫逆神旸逆转禁元,走上绝路,但很可惜,不管是谁,都逃不出我的掌控。”

  而在另一边,鬼麒主同样现身,手中白骨森罗扇轻摇,一双阴冷的目光扫向对战的两人。

  “观九州,既敢重伤于我,也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说着,鬼麒主突然冷笑一声,狠声说道:“不管是你观九州,还是执棋客,很快,你们都将一个一个成为过去。”

  “准备万全,只欠最后的东风,借刀杀人之计成矣!”

  一阵阴沉鬼笑之后,此地再陷沉寂。

  同一时刻,副体执棋客也已赶来。

  山海奇城之内,纵横子也早已离开,这一刻,就连儒门也有了动作。

  为擒剑咫尺,寻回圣剑,墨倾池、邃无端、叹稀奇三强再度联袂行动。

  君奉天则来到风之谷旧地,找上大漠苍鹰,进行长谈。

  儒门只余玉离经顾守。

  而无限从倚晴江山楼离开之后,却是与朱雀衣转往九重台。

  “臭地茧,我们为什么要去那里?”一旁朱雀衣蹦蹦跳跳的说道,脸上却是充满好奇。

  “魔君之伤除了已知的医治之法,或许也能从九重台上找到答案。”

  无限平淡说道,但目光却是露出沉思,“十二神惶卷究竟有何秘密?而且幽界竟也名列其上,必然也有着不为人知的东西,而夔禺疆当初有在上面究竟看到了什么?”

  “上一次为避免暴露,并未全力施为,这次我必要上去查清究竟。”

  无限心中暗自说道,当初第一个踏入九重台,登上第四重的神秘人正是地茧无限,有过一次经验,这一次无限怀着必上的念头。

  尤其夔禺疆登上九重台后所发生的一连串变故,让他极为好奇里面藏有的秘密。

  而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观九州、逆神旸之战所吸引,执棋客等人也绝不会坐视,其他人则在解决冥瘟,因此,这是一个难得的登台机会。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