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一百五十章 柳折(求订)

第一百五十章 柳折(求订)

  “酆都添灯闻鬼唱,痴火由来照痴人啊!”

  黑衣黑发,与夜色相融。

  怅然叹息,已是杀机重重。

  “你终究还是来了!”

  醉古夫的眉头一如既往的拧着,仿佛有着永远化不开的忧愁,在他手中,七杀拳弓已经张开。

  “你知道吗?吾最痛恨的便是叛徒,吾救了你的性命,也免除了笑南冠的死厄,而你,如今就是这般报答吾的吗?”

  “如今说这些还有意义吗?”

  醉古夫眼神微动,说话同时,柳境再现,杀箭同至,以行动证明自己的选择。

  “世上总有不珍惜性命之人呐。”

  袁无极叹息一声,抬手一点,帝弓虹箭登时被弹开,下一刻,袁无极身如风动,以迅猛姿态,已是出现在醉古夫的面前。

  九阳神剑,至阳之剑气至指尖喷发,势如长虹。

  醉古夫身形倒退,举拳一挡。

  结果竟是——

  醉古夫手臂仿若被无数火刃切割,密布焦痕,绿色长袍已是被鲜血浸透。

  醉古夫本就是弓者,适合远程战,被人贴近之后,已是输了一半,而被远超过他的强者贴近,一招没有死,已是对方留手。

  “说出幕后主使,吾给你一个痛快!”

  袁无极一挥袖袍,强劲罡风横扫,醉古夫再次吐血飞出,一连砸断三颗大树,这才缓缓从地上爬起身来。

  “嗬……”醉古夫口中溢出一股股鲜红血液,浸透了胸前衣衫,他惨然一笑,“以你的能力,早已知晓,又何必多此一问。”

  “还是笑南冠吗?”

  袁无极凝视醉古夫,幽幽说道:“或许当初吾帮你除掉笑南冠这个后顾之忧会更好一些,罢了,既然你如此珍惜这份友情,吾会送他与你一起团聚。”

  话音落,袁无极双指一凝,双阳剑出,直接穿过醉古夫咽喉。

  一剑无常,送入轮回,鲜血沁入大地,也绝了他想说的祈求之话。

  “本是想以利益、恩情捆绑一批高手在身边,但看来,恩情这种东西确实虚无缥缈,而利益也难能保对方不会阴奉阳违,看来,终究还是要靠自己,或者如应笑我、昴宿儿一般,直接将其控制。”

  “罢了,未来的事情以后再说,可惜了醉古夫,做为第一个背叛者,你必须死!”

  “只是,为何醉古夫的手中,帝弓虹只有三支,另外三支难道……”

  袁无极眼神闪烁一阵,帝弓十二虹,他将其中六支交给了醉古夫,其中一支已毁,另外五支则放在了万象天宫的宝库之内,但如今,却丢失了三支。

  “看来,另外三支很可能已入鬼麒主之手。”

  回到山海奇城,袁无极丢下醉古夫的尸体,更遣人宣告江湖叛徒的下场。

  在鬼麒主身边,笑南冠双拳紧握,满目怒火。

  “看到了吗?这就是无情的观九州啊!”

  鬼麒主冷笑一声,语带诱惑,“醉古夫为他出生入死,到头来,竟然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死的不值啊!”

  “鬼麒主,此事你也难脱其疚。”笑南冠怒哼一声,说道。

  “此事确实与鬼者有关,但终究还是观九州心性凉薄,这三支箭是醉古夫临行前让我转交与你,而在今夜,窈窈之冥,观九州的盟友地冥会出现,最终如何选择,就要看你自己了!”

  ……

  窈窈之冥。

  天、地、人、法齐聚,暗处还有‘鬼’在窥探。

  因为,今夜,便是天、地互解伤势的日子。

  就在天迹、地冥已至最紧要的关头,倏然,烽火杀境再现。

  “是单锋罪者!”人觉轻唤一声,一旁君奉天踏出一步,淡漠说道:“我来负责。”

  天可明鉴袭杀同时,一道冷虹宛若惊雷,已是从遥远山头飞速射来,目标直指还在疗伤中的地冥。

  “还有人。”

  人觉一掌探出,帝弓虹箭极速旋转,轰斥方原,但终是难挡传说之力。

  “烽火光昼·疾烈焰!”

  山顶之上,笑南冠怒喝一声,七杀拳弓张至极限,橙虹上弦如炽焰,箭出一瞬,宛若点燃烽火,夜空被映照为一片火红。

  “焕阳一指!”

  察觉此箭威能远超先前,人觉聚力一指,再展莫测修为。

  而在法儒、人觉被纠缠之际,另外一边,鬼麒主走出黑洞,鬼元倏提,再赞轰天一掌,“焚天苍龙印!”

  杀掌瞬至,就在天迹、地冥即将重创之际,他们两人竟同时有了动作。

  “天地无双!”

  天、地合力,强悍一掌鬼麒主当场爆碎。

  “障眼法!”看着远处高峰上再度出现的鬼麒主,天迹不由眉头一挑。

  “寻常邪术,何必小题大做!”地冥嗤笑一声,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

  但在此时,一道如浩日一般炽热剑气从天而降,目标竟是——鬼麒主。

  “列缺无界·太荒鬼击。”

  突然变故,让鬼麒主也一愣,但强者本能,极招已是应声而出。

  鬼能、真焰之冲击,顿另鬼麒主脚下高峰崩塌。

  “算尽苍生,此招,鬼者记下了!”

  随着鬼麒主一声冷哼,鬼麒主人已消失在黑洞之中。

  剑咫尺与远处充满不甘的笑南冠也随之离开。

  “敢算计吾,鬼麒主,你也惹下大麻烦了!”

  袁无极怒哼一声,一掌按下,巨山直接粉碎。

  “何事让你这般动怒?”

  地冥挥了挥手中鬼谛权杖,将烟尘扫清,嘴角挂着一抹奇怪笑容问道。

  袁无极从天际缓缓降下,目光扫过天、地、人、法,此刻已是恢复冷静,“鬼麒主地手伸的太长,吾会亲自解决。”

  “嗯?你们认识?”非常君好奇看向地冥,‘疑惑’问道。

  “哈!”地冥轻笑一声,扬了扬手,道:“正式介绍一下,这是眩者的盟友。”

  “地冥的盟友,这让非常君好奇了,不知是否有幸一邀至觉海迷津一览风光。”

  一旁人觉露出讶异之色,突然开口说道。

  “人觉之名,吾亦早有耳闻,有幸得邀,自无不可。”袁无极微微点头,虽不知人觉在打什么主意,不过能够近距离接触一番,也有好处。

  “那几位好友,我们便先行告辞了,请!”

  看着两人消失,天迹眼神一凛,哼了一声说道:“地冥,你竟然也会找帮手?”

  “为什么不能呢?”地冥回过身,瞥了一眼君奉天,轻笑一声说道:“我们现在可是利益同盟,天迹,你害怕了吗?”

  “切……”天迹竖起中指,对着地冥摇了摇,一脸鄙夷的样子,“管你什么同盟,只要为祸苍生,天迹都能将你们一起收拾。”

  “天迹,眩者觉得你应该好好改一改吹牛的毛病,不然若是做不到,岂不尴尬,哈哈哈……”

  伴随着大笑之声,地冥已身化虚无,只留余音回荡。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