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风暴前的平静

第一百二十九章 风暴前的平静

  与外界的风起云涌不同。

  山海奇城之内却是显得平静如常。

  袁无极坐在花园中品着香茗。

  曼鲤再献妙舞。

  曼妙舞姿让人陶醉。

  唯一可惜的是,红尘雪不在这里抚琴,不然将更加完美。

  “公子,曼鲤的舞姿可曾生疏?”一舞尽,曼鲤缓缓走前几步,欠身一礼,一脸期待的问道。

  “曼鲤的舞蹈一直都能让人赏心悦目,来!”

  袁无极伸出手臂,曼鲤走近几步,轻轻将柔嫩的小手放在袁无极的手心,纵是早已行过鱼水之欢,但依旧俏脸微红,如桃羞杏让,美艳动人。

  看到曼鲤这幅模样,袁无极稍一用力,便将曼鲤拉入怀中。

  温香软玉在怀,让袁无极再度宠宠欲动。

  双唇相印,很快便迷失其中。

  “咳咳!”

  就在袁无极的魔爪在高峰上攀岩的时候,一道略带尴尬的咳嗽声在背后响起。

  听到有人,曼鲤慌忙摆脱袁无极的魔爪,羞红着脸跑开。

  看着曼鲤消失的背影,袁无极叹息一声,转过头看向突然出现的红尘雪,揶揄道:“你终于舍得出来见我了。”

  红尘雪避过袁无极玩味的目光,强自稳定心绪,说道:“我只是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有这般闲心。”

  “你不相信我的实力吗?”

  袁无极整理了一下凌乱衣衫,不以为然的说道。

  “事情传播如此之广,恐怕背后必有有心人的算计,你纵是实力强大,但……”

  “你在担心我!”红尘雪话未说完,袁无极便直接打断。

  他站起身,缓缓走向红尘雪,“你放心,我会平安归来。”

  “你明白就好。”看着袁无极靠近,红尘雪不觉后退几步,避过袁无极灼热的目光,有些结巴道:“我去看看遗玉。”

  “等等!”

  袁无极从背后抱住红尘雪,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有些累了,陪我一会儿……”

  “这……”

  红尘雪有心拒绝,但想到明天便是决战之日,看到袁无极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红尘雪不由暗自叹了口气,“坐下吧,我帮你揉揉。”

  红尘雪持枪时英气,巾帼不让须眉,平常端庄优雅,舞剑之时又犹如仙女下凡尘,而今天,搭配着一身白色裙装,却更显雍容华贵。

  两人席地而坐,袁无极的头枕着红尘雪的腿,鼻尖清香宛若莲花盛开的芬芳,让人陶醉。

  柔软顺滑的发丝不时划过袁无极的脸颊,痒痒的。

  袁无极闭住双眼,很快感受到一双冰凉的小手在太阳穴上按动。

  清凉的感觉扩散,让袁无极脑海变得清明,心底的一丝龌蹉念头也随之消散。

  虫鸣,鸟啼在耳边回响。

  不知不觉,袁无极睡了过去。

  直到夜色笼罩大地,星光灿烂,袁无极这才清醒。

  他依旧维持着原有的动作,红尘雪则靠着身后的大树,仰头望着夜空,一双晶莹的眸子,宛若星辰一般明亮。

  “抱歉,让你受累了。”

  袁无极缓缓坐起身,靠着大树,将红尘雪揽入怀中,柔声说道,“你在想什么?”

  “嗯?你醒了……”

  红尘雪回过神,微微摇头,“没什么,只是有些感慨,有些茫然。”

  “茫然……”

  袁无极喃喃一声,将红尘雪搂的更紧,低声道:“有我在,不论未来发生何事,都会替你们解决。”

  红尘雪目光微动,感受着雄而有力的臂膀,心中暗自叹息一声,没有反抗。

  两人就这样,感受着彼此的心跳与温度。

  相识以来,从来还不曾如此平静的相处过。

  今天这一幕,尤为难得。

  未来,也不知是否还有机会。

  ……

  另一边,纵横子来到海边,背着双手,眺望远方。

  彼岸,便是雨霖铃的隐居之地。

  “铃妹,为兄错过一次,这次绝不会错,明日,我必会将圆公子带到你的面前,任你处置!”

  这一刻,纵横子由想到幼时的相互扶持,那一段最真挚的兄妹感情是他今生为数不多的美好回忆。

  直到遇到夸幻之父,贪心作祟,一切都变了。

  兄妹反目,至亲成仇。

  原以为这一切自己都能承受,但到了后来,却成为了抹之不去的遗憾,让他时刻忍受着煎熬。

  本以为她能平安,自己这个做兄长的也能安然,不曾想到,她所受到的痛苦与磨难要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多。

  被人算计失身,独自悲凉生子,何其侮辱。

  纵横子恨欲狂。

  恨意在不断的攀升、堆积,等待着爆发的一刻。

  而在彼岸,僻静的院落中,打铁声逐渐放缓。

  芙蓉铸客伸手抹去额头汗水,满意的看着手中似虚似实,似刀似剑的神兵。

  “有了这件神兵相助,未来潇儿必能如虎添翼,我的儿子,未来一定能超越那虚伪暴躁可恨该死的家伙,以及我那可恶的兄长。”

  “哼!等潇儿长大,我必让他替我讨回你们对我做下的种种恶事,一定要让他暴打你们,让你们跪在我的面前忏悔、求饶,哈哈哈……”

  想到圆公子与纵横子两人跪在她的面前痛哭流涕忏悔的样子,坦陈自己的弥天大罪,芙蓉铸客就感觉一阵舒畅,忍不住大笑起来。

  许久之后,芙蓉铸客才从幻想中清醒,“嗯……是该找时间去找义母了,也去探望探望潇儿学的如何。”

  终归在仙门中有靠山,探望自己的儿子这种事情还是能轻易办到的。

  而她不知道的是,在仙门中,脱离了腐女母亲魔爪的雨潇放飞自我,连同澡雪与秋水都被他带坏,上课摸鱼,下课摸真鱼做烧烤。

  这烧烤的功夫,还是当初袁无极交给他的,如今成为了他的拿手绝学,带着不谙世事的澡雪与秋水,将平静的仙门搞的凤飞龙跳,大有一副向传说中的奉天逍遥学习的样子。

  这让云徽子连连叹息,却也不曾管束,至从两位师兄离开仙门,仙门便变得死气沉沉,如今难得有了这般气氛,也是好事。

  “迹君!迹君,我要告状。”

  就在这时,一只仙鹤飞来,远远便开口喊道:“雨潇他们竟然将仙池里的鱼都偷吃光了……”

  “唉!”云徽子摇了摇头,打趣道:“你自己不也时常偷吃吗?”

  “可是他们没留我的份。”仙鹤委屈巴巴的说道,说完觉得还不够,又道:“最重要的是,他们竟然把我那份偷偷贿赂云鲸……”

  “嗯?敢贿赂云鲸!”云徽子‘震怒’,这让他感受到了异样的熟悉敢,“去把这三个小家伙带回课堂,罚他们抄戒律一百遍!”

  “得令!”

  仙鹤兴奋一吼,得意洋洋的飞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