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一百零八章 见天织主(求票了!)

第一百零八章 见天织主(求票了!)

  轰!

  一声惊爆,烽火幻境倏破,整座胜天峰竟而倒塌,落石如雨,滚落龟裂大地。

  而在场内,已只余执棋客一人,刀者、剑者已经消失。

  “起!”

  看向脚下正在瓦解的胜天峰,袁无极猛然一跺脚,脚下蹿起丝丝缕缕的剑气,随即崩塌的巨山转瞬被其以剑气为连接再度串起凝形。

  “鬼麒主,你的试探结束了!”这时,执棋客看向虚空,白发飞扬间,尽显傲然。

  许久之后,虚空中传出一阵波动,“很好,你获得了鬼者的认可,期望我们的合作能够友好进行,哈哈哈……”

  “来而不往非礼也,鬼麒主,请!”

  一声请,天地碁能量暴动,倏然凝为万千剑气横扫八方。

  碑巅之上的鬼麒主不禁冷哼一声,手中白骨森罗扇蓦然下压,顿时周遭剑气竟被平息,而附近被破坏的一切事物也在恢复。

  而这一击,也彻底斩断了鬼麒主对胜天峰的窥探。

  “鬼麒主,针对吾而来,吾可不相信只有如此,吾期待你真正的杀招!”

  看着茫茫夜空,执棋客低声喃语,但手掌却不觉捂住胸口。

  对付拥有圣剑、魔刀的剑咫尺与恨吾峰,即便是他也不可能无损,纵是躯体强悍,功元深厚,但催动先天破体无形剑气四重境已让他内腑受创,真元见底。

  相应的,若是这一剑斩实,恨吾峰与剑咫尺至少也要留下一命。

  而在睽孤山地域,黑洞出现,剑咫尺与恨吾峰跌落而出,此刻,两人浑身染血,堂皇剑气烙印伤口,若非手中神器惊世,加之逃的快,那一剑,或许便是收命之剑。

  ……

  就在胜天峰恢复平静之后,一道身影逐渐靠近,来人正是匆匆赶到的席断虹。

  “嗯?这里……”

  看着好似被犁过一遍的地面,以及密布的恐怖剑痕,席断虹心中惊讶,“看来我看到的没错,这里确实有圣剑气息,剑者果然来过此地!”

  看到熟悉刀招,席断虹心中一凛,随即加快脚步,不过越是接近峰顶,心中越惊,“这是……当初斩杀老爷的刀法!”

  就在席断虹终于攀上高峰,就见一道白衣白发的身影傲立峰巅,俯瞰天下。

  “是你要我来此?”见到此地主人,席断虹不免多看几眼,之前就是此人展现无敌剑威,让人震撼,不过,此刻他心急斩获下落,却是顾不得多礼,直接问道。

  执棋客缓缓转过身,他的脸上挂着一抹神秘笑容,“剑族后人确实不差,可惜了……”

  “嗯?”

  听闻剑族二字,席断虹脸色蓦然一变,没想到眼前之人竟能一眼看穿她的身份。

  “不用惊讶,想知道斩获下落其实很简单,但你做好反抗的准备亦或反抗的能力了吗?”

  执棋客出现在席断虹面前,面对面,双眼盯着席断虹,凝声问道。

  “反抗?难道获儿有危险?”席断虹面露急色,随后对执棋客诚恳拜下,“还望先生告知获儿下落,席断虹必报此恩!”

  “哈哈!报恩?”执棋客轻笑一声,“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执棋客便给你一个机会,但你知道此事后,也要做好随时身亡的准备。”

  “席断虹不怕死!”席断虹一脸坚决的说道。

  “很好。”执棋客微微点头,“你可认识单锋罪者。”

  “这……”席断虹犹豫了一下,随后点点说道:“我确实认识,不知先生为何说起?”

  “那你可知道他之前曾与一名刀者来过这里?”

  “从地面上留下的剑招、刀痕确实能够看出他来过此地,而且那刀痕与在本觉禅林杀死亡夫的凶手很像,不过他们两人都是绝顶高手,先生之前展露之剑威却更胜一筹,让人敬佩。”

  “哈哈!数百载不曾动武,你的眼光依旧不差,所以你的夸赞吾接受了”执棋客大笑一声,随即又道:“当年情老山境被灭,你的儿子斩获被人带走,如今,他的名字叫做剑咫尺。”

  “剑咫尺!”席断虹喃喃一声,还未回过神,就听执棋客的声音再度传来,“他还有另外一个称呼——单锋罪者!”

  “什么?”

  惊愕!惊愕!

  依旧惊愕!

  席断虹猛然抬头,身形踉跄倒退两步,一脸不可置信,以及目中隐含的一丝激动。

  不理会席断虹的激动与震惊,执棋客继续说道:“杀掉金剪刀的人名唤恨吾峰,也是单锋罪者的同党,如今你知晓了剑咫尺的身份,也说明你会吸引到幕后之人的目光,随时会有性命之危。”

  “吾今日便好人做到底,助你解除体内禁锢。”

  话甫落,只见执棋客一掌按在席断虹胸口,顿时凝练如一的无形剑气冲入席断虹体内,竟是强行突破体内禁锢。

  随即,席断虹便感觉体内久违的真元开始复苏。

  ……

  而在另一边,联手击败逆神旸的夔禺疆获得九五之盒的提示,这一次竟不再袭杀重创的寄昙说,而是向着胜天峰而来。

  “与其费时登台查探,不如直接找上幕后之人!”

  “而且之前那道剑威……”

  夔禺疆目光闪烁,“如此威能,你又能动用几次?此刻必然是你最虚弱的时刻,也是本座的机会。”

  夔禺疆合上九五之盒,孤身而去,行动神秘并迅速。

  同时,魔渊九熇也开始出动,率先遭受进攻的便是狩宇,顿时苦境再陷天火之灾,巨大火球从天而降,点燃无数房屋,百姓争相奔逃,潜入狩宇想要救走蝶小月的蝴蝶君与剑随风也因天火之事被阻。

  而在另一边,楚天行正在为寄昙说疗伤,不料天织主、兽王寻仇而来。

  尤其天织主,与夸幻之父之间的仇恨不见得比生命练习生弱多少。

  双方顿时爆发激烈大战,寄昙说纵使元气未复,但实力依旧强悍,竟是击溃天织主与兽王联手。

  这一世因为没有夔禺疆与玉梁皇的插手,无法形成碾压优势,二对二,转瞬便出极式。

  “一气动山河!”

  佛光圣耀之中,巨昙绽放,强悍一击,天地动容。

  “血禁洪荒!”

  “兽王战天印!”

  天织主、兽王绝式同出,随着巨大惊爆,双方同受重创,步履踉跄,楚天行闪身出现,带着寄昙说一起离开。

  “该死!”

  “你们跑不了,今天必杀夸幻!”

  天织主怒哼一声,不愿放过天赐良机,正欲追寻,心口猛然一滞,随即喷出一口鲜血。

  另外一旁的兽王也口溅朱红,同受重创。

  “该死,若是我有炽雷刀,今日必能杀除夸幻!”

  天织主满脸恼恨,一掌拍下,大地顿陷数尺。

  就在此时,一份信蓦然从林中飞出,投入天织主手中。

  “嗯?”

  心有疑惑,天织主脚步一顿,打开信件,字上内容烙入眼中。

  “天织主,是谁传信?”一旁兽王凝声问道。

  一旁的天织主微微眯眼,随即轰然运劲,淡淡说道:“一个能助我实力大进的人,战神猊,你先在此疗伤,我去去就回。”

  说完,天织主体内真元运转,将伤势压下,走入密林。

  许久之后,天织主脚步停下,站在密林之中,环顾一圈,大声喊道:“我已经到了,你是何人?出来吧!”

  声音在密林之中回荡,惊起鸟兽飞蹿,随即,就听清朗诗号,“算天算地算苍生,观云观海观九州。”

  来人正是袁无极化成的观九州。

  “是你!”

  见到观九州,天织主眼睛微眯,随即直接说道:“你说能助我增长实力?如何增强?你又有什么要求?”

  一连三问,虽话语冷漠,却已经说明天织主内心的渴望。

  天织主本就是一个欲望极强,性格偏激的人,为了增强力量,连炽雷刀的副作用都不怕,如今冒险入林也不算什么,现在更是毫不掩饰自己的渴望。

  而袁无极也正是掐准了这一点。

  “要求谈不上,只是你我有共同的敌人——夸幻之父以及原始魔君。”

  “哼!我记得你与生命练习生的关系不错,现在帮我引人疑窦。”

  天织主随性格乖张,但也不算无脑之辈,尤其对于人族,岂会轻易信任,若非在化身琥珀期间两人见过面,而且也知道观九州占据了夸幻之父的老巢山海奇观,知晓两人恩怨不浅,恐怕气氛就不会如此和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