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一百零二章 魔君VS魔主

第一百零二章 魔君VS魔主

  “嗯?”随着天迹消失,袁无极目光却是微微闪动,心中暗骂天迹多事。

  “你想去毕方山?”

  转过身,袁无极看向身旁红尘雪问道。

  “这……”红尘雪犹豫了一下,随后点点头,“抱歉,练习生也是我的好友,我不能看他陷危。”

  “这样嘛……”袁无极摸了摸下巴,这才说道:“你现在功体未复,我先助你恢复功体。”

  盘膝坐在红尘雪的背后,袁无极一掌按在红尘雪的背心,九阳真元倾泻而出,虽然在助红尘雪疗伤,但袁无极的目光却是不停闪烁,“看来我还是不够狠啊!”

  “既然如此,那就……”

  ……

  毕方山,生命练习生盘膝而坐,与九千秋一会之后,他这段日子脑海中总是浮现出一幕幕熟悉又陌生的记忆。

  “魔君!我真的是魔君转世吗?”

  虽不愿承认,但脑海之中的记忆以及与幽界的关联,无一不再证明事实无可辩驳。

  就在此时,狂风忽至,一股狂暴气息从背后传来。

  “劫布寰宇,旨降六祸七杀;灾遍古今,独宰八难九煞。万古一魔,逆天为主。”

  伴随霸道诗号,夔禺疆与纵横子踏入战场。

  “夔禺疆!”

  生命练习生缓缓站起身,炼洗之命在握,冷然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杀你!”

  冰冷之语一出,夔禺疆强招即出。

  轰!

  枪掌交锋,不破魔爪硬撼神兵。

  沉寂无数年的毕方山古战场再掀战火,这一次,是幽界两代主宰之战。

  “吞寰噬宇九大限——焚星禁限!罚月禁限!”

  九大限一出,风云色变,大地动荡,强悍魔威一对逐日之枪。

  转瞬之间数十招已过,练习生命力流逝,已露颓势。

  “如此弱小,你真的是魔君吗?”

  夔禺疆冷笑连连,上魔之威无可匹敌。

  身后掠阵的纵横子则一片平静,但心中如何想,却是谁也不知道。

  远在幽界,化身仙蝶九千秋的地茧无限目光凝重,“天魔茧怎会知晓练习生的身份?难道是那封信?看来计划要做出改变了。”

  “至于练习生方面……希望朱雀衣还来得及将消息送至狩宇,如今也只能冒险施展着驱狼吞虎之计。”

  此刻,狩宇之内,刚刚恢复数日的天织主见到了朱雀衣,更得知练习生生命陷危之事。

  当下天织主便大笑一阵,随后命人将朱雀衣关好,“魔君该死,幽界魔物也该覆灭,今天我就将幽界两代魔主一同覆灭!”

  话罢,天织主离开狩宇,前往毕方山。

  而伪装为玉梁皇的执棋客也恢复身份,同样出现在毕方山,

  不久之后,红尘雪与袁无极也一同来到。

  今日注定毕方山要迎来一场大战。

  “再一掌,让你含恨!”

  夔禺疆魔掌高举,强悍魔元汇于掌心,“吞天禁限!”

  “上邪!”

  感受到生命危机,练习生枪头顿换,再现无形无敌之枪。

  噌!

  一声惊爆,上邪之枪竟只是刺入一寸便无法再进,这一刹那,磅礴魔掌已是轰击在练习生的身上。

  “咳咳……”

  强悍一掌,生命练习生顿时陷危,生死关头,体内异力苏醒,脸上魔纹再现,一股惊天魔气涌现。

  “生命之源!你果然是魔君!”

  夔禺疆目露喜色,神情变得激动,“死去的人不该再回来,与我融为一体吧!”

  一声冷喝,夔禺疆再运无上魔招,“斩日禁限!”

  “魔之毁!”

  再陷狂魔之兆的生命练习生怪笑一声,同运魔功,强悍一击,各自震退。

  “你果然就是魔君!”

  就在此时,一声冷语忽然传来,随即就见天织主出现。

  “精灵?”

  夔禺疆眼睛微眯,随即冷声吩咐,“纵横子,杀了她!”

  “哼!就凭你吗?”

  天织主冷哼一声,淡漠扫过纵横子,语带不屑。

  “唉!你又何必要淌这趟浑水,如今,纵横子也只能再造杀孽了!”

  纵横子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走到了天织主的对立面。

  双方气势对冲,下一刻便是至极交手。

  “我儿,你很好!”

  生命练习生的声音变得陌生,那股阴冷气质却更显恐怖,“今日,为父将再临天下!”

  伴随怪笑,已被魔君记忆操控的生命练习生丢弃炼洗之命,运出魔君绝学。

  “来,让为父看看你这数百载的进展吧——狂魔炼狱·罪罚之章!”

  无上魔式首出,整个战场转瞬化作焦土炼狱,强悍魔威,惊天动地。

  面对魔君,夔禺疆怒眼一张,强提魔元,极式再运,“灭世禁限!”

  从来未曾动用过的极式,夔禺疆只感雄浑魔元倾泻而出,化为至极魔芒,一瞬击溃强招,落在魔君身上。

  噗!

  生命练习生终究受创严重,哪怕生命之源复苏,魔君亲临,但面对如此不利战局也无力回天,只能发出不甘怒吼,魔气逐渐消退。

  “哈哈哈!终究是我赢了!”

  夔禺疆仰天大笑,他捂着左胸伤口,缓步逼近,“只要吞了你,从此阴阳双极命元入体,我将成为幽界古往今来第一魔!”

  “漱冰濯雪,霞帔云冠,藐视万里一毫端。寄声玉鉴,摇动星辰,翳凤骖鸾策江山。”

  匆匆赶来的红尘雪,眼见局面至此,顾不得犹豫,玉玺禁章再出,伴随龙吟啸音,强退夔禺疆。

  “该死!”

  “今天,谁都不能阻止本座!”

  眼见就要成就前所未有的力量却被人破坏,夔禺疆怒火中烧,一掌轰出,但连番战斗,终究让他气力难继,数招之后,不得不退。

  “练习生状态不对,不宜多战。”

  逼退夔禺疆之后,红尘雪闪身出现在昏迷的练习生面前,想要带其离开,但手掌落在练习生肩头一瞬,昏迷的练习生猛然张眼,脸上魔纹瞬间凝实,同时发出一阵怪笑,“本君岂会就此待戮,与我融为一体吧!”

  突然变故,红尘雪反应不觉,身体已是受制,随着魔君凌空一吸,红尘雪体内真元伴随命元竟是倾泻而出,被对面之人无情吞噬。

  “你不是生命练习生!”看着冷漠双瞳,红尘雪惊声说道,但身体受制,却是无力反抗,一头黑亮乌发,竟然出现灰暗色彩。

  “呵呵……女人,来吧!”

  对此,魔君只是冷笑一声,生命危机之下,魔君意识稳占上风,随着吞噬红尘雪真元、命元,他的气息也越发强大。

  “不妙!”

  战局变化,只是短短一瞬,袁无极脸色一冷,一掌轰出。

  轰!

  双掌交接,震撼方原,惊爆百里。

  土浪翻滚之中,魔君纳尽红尘雪体内真元,随即魔元一吐,竟是摧毁红尘雪全身经脉,抽身而退。

  “鸿雪!”

  袁无极一把抱住红尘雪,九阳真元输入她体内,稳定伤势。

  “哪里走!”夔禺疆岂会纵容到嘴的肉飞掉,一掌突袭,但见魔君反身一掌,竟是借助这股力量一瞬远遁。

  “该死啊!”知道魔君已逃,而且对面出现了袁无极这个死敌,发现事不可为的夔禺疆发出一声怒吼,无奈抽身而退。

  纵横子也一掌逼退天织主消失在战场。

  而天织主也一脸难看,显然并不甘就这样离开,继续追寻魔君气息。

  山顶,一直观战的副体执棋客也早已消失,他所追方向,真是魔君离开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