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八十六章 鬼麒主

第八十六章 鬼麒主

  仙脚顶峰,忽然雷霆电闪,天降金露。

  随即,一道深厚清声便响全境,“天迹,天地灾劫已至,七灾应现,前日之约,咱们该提早重回窈窈之冥了。”

  天迹无声,只有云龙风虎奔腾,随即化作四字——吾会赴约。

  血暗漩溟之内,滔滔血海将尽一空,逆神旸体内暗力充盈,体内精灵禁元也转为暗血之色。

  血海纳尽,逆神旸极运精灵禁元,霎时,转化体内暗力,凝出四道血色禁元。

  “血暗禁元已成,这,将是净化这片大地的解药!”

  “噬魂劫印,蚀魂夺魄!”

  逆神旸低喝一声,浩力再运,血色禁元蓦然飞窜,穿梭地底,直向四方而去。

  东面,碧罗江滨,一座古铜灯塔出现,顶端,血色禁元如一颗发光宝石,释放出一股血暗之力,周遭百姓顿化血晶,被纳入灯塔之内。

  北境,恛峰之巅;南边,夕月林中;西边,尘浪埋骨。

  相同灯塔出现,将整个神洲笼罩,同时散发出一波波血色光晕,被光芒笼罩之人,无不化作血色光点被纳入灯塔之内。

  而袁无极所化执棋客正在赶往天问碑,行之半途,满目血红,烽火骤燃。

  狂暴的剑,失智的人,唯有杀字。

  “来的好!”

  面对强大压力,袁无极冷笑一声,体内极阳蓦然引爆,功体三成,随即手掌虚握,烽火战场上倒插的古剑蓦然入手,首现莫名剑法。

  其实莫名剑法重在打根基,真要说能够的上高武之称的唯有最后一式——怨忿莫名。

  这一招不重杀伤,而在化解。

  化解怨气,化解凶狂,助人恢复理智。

  比如,眼前之人。

  袁无极目光闪动,双剑交锋刹那,无匹剑气爆发。

  寻常铁剑,在袁无极浩瀚剑气加持之下,竟是能与神剑交击而不断。

  但如果只有如此,折剑不过时间早晚。

  袁无极此刻引爆极阳,抵消来自剑咫尺的强大压力,同时尽展莫名剑法,一招莫名其妙,出乎意料,以无法理解的姿态,落在剑咫尺的身上。

  但这种状态的剑咫尺刀剑难伤,强接此剑。

  而且,剑咫尺终究是剑族后人,对于剑而言,感觉极为敏锐,本能变招,竟是突破袁无极的护体剑元,在他的身上烙下血痕。

  “神剑不愧是神剑!”

  袁无极喃喃一声,若非他的天竺六贯心法已经打通眼耳双识,让他能看出对手快剑,这一剑所留下的不再是一道血痕,而是一条手臂。

  “机会!”

  袁无极目中奇光闪耀,一手并指冲天,随即如蝗虫一般的剑雨蓦然降临,下一刻,小指曲弹,剑气凝珠,再次将剑咫尺笼罩。

  接连猛招,另失去先手的剑咫尺倒退三步,“怨忿莫名!”

  一刹那,袁无极手中铁剑落在剑咫尺的眉心之前,一股无形剑气轰然刺入他的脑海,顿时满目血红变得支离破碎。

  “啊!”

  痛苦嘶吼,剑咫尺凌乱挥剑,无数强大剑气将袁无极逼退。

  随着烽火战场的消失,袁无极忽然冷笑一声,“这一剑虽然未必能破除你的禁制,但也给了你恢复理智的曙光,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至于越骄子,看来我去找你的理由更加充足了!”

  这倒不是袁无极真的如此强大,而是剑咫尺虽强,但破绽也足够大,被人操控神智,终究会有隐患,袁无极就是找到这个隐患并且还以专成之招来挑破这个隐患。

  而其他人则无力办到,因此只能选择硬抗。

  若是袁无极没有获得莫名剑法,此刻必然要爆发极阳之力。

  不得不说这一次真的很巧,本来只是奠基的莫名剑法,竟然给了袁无极如此助力。

  离开的剑咫尺,脑海化解邪怨之力的剑气与体内邪力互斥,使剑咫尺头痛欲裂,脚步格外颠簸。

  显然这一剑,已经做到了佛气冲击的影响,毕竟,这一剑,本就转为化解这种邪异力量而存在,效果不会比佛气弱。

  ……

  窈窈之冥再次蠢动。

  命运天缝再裂,谱下骇世卜辞。

  此时,天放五色云,地涌九泉火,人间普金雨,正是天地人三乘齐现。

  一样的玄天血地,一样的静肃诡谲。

  天占秘境,窈窈之冥,今夜,暗潮掀狂澜,再度惊现应世贞卜。

  “佛魔之劫,血闇之灾,幽界之变,天子之争!”

  “血闇之灾?地冥,是你的杰作吧!”天际云展云舒,再起清朗之音。

  “我所种之因,不代表一定由我收成。”神秘的岩浆之底,传来淡漠话语。

  此刻,天迹声音微冷,“你应该清楚咱们两人的约定。”

  “你不动,我不动,但你真的做得到吗?”地冥的声音淡漠中带着一抹玩味,好似看透了一切。

  “必要之时,我将不惜代价,哼!”天际忽响闷雷,代表天迹的心情。

  “求之不得!”地冥却是轻笑一声,语带兴奋。

  就在此时,变故再起,十二字卜辞再度粉碎,只余‘变数横生’四字。

  “又是如此,看来有非同一般的存在下场了!”

  人觉的声音带着一抹凝重,两次卜辞所现变故,让未来局面一切变得扑朔迷离。

  ……

  而在幽界,地茧接到神秘信件,得知生命练习生或许与魔君有关,之后他又找上朱雀衣,确定了一些事情,随即找上狩宇。

  不料陷入天织主、弃神类、皇旸耿日的围杀,最终重创逃离。

  回到幽界没有多久,纵横子应邀而来,为夔禺疆献上第一份大礼——地茧无限的性命。

  一如前世剧情发展一般,阴阳双魔琴入手,魔夜听剑出手,无限终究败亡。

  不过,这一次夔禺疆的势力要更弱,因为他的身边没有风之痕,但也更强,同样是因为没有风之痕这个内奸。

  未来已经变得不确定了。

  天地碁,风沙吹拂,静谧诡谲。

  一道身影缓步踏上。

  “天地做棋盘,苍生为棋子,执剑一生求一败,胜天半子万古名!”

  伴随郎朗诗号,一道身穿儒袍,手握古卷之人缓步踏上天碁之顶,“鬼麒主,如此盛情款待,执棋客倍感荣幸,但既然吾都来了,主人家还不出来一见吗?”

  沉寂许久,高耸石碑蓦然转动,随即一道诡谲之语凭空响起,“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天地碁鬼氛骤起,神秘气息弥漫,随即一道身披黑蓝长袍,手握白骨森罗扇,脸带黑白鬼面之人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