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八十五章 风雨潇潇(大章求票)

第八十五章 风雨潇潇(大章求票)

  “狡诈的玉梁皇还是逃了!”

  袁无极缓缓走近,摇头说道,虽然这一世的玉梁皇没有得到奇观珍宝,要比前世剧中弱一些,但是,他依旧拥有地冥赐予的血暗之力未曾动用。

  在此刻忍下,说明他也没有必胜把握,亦或还在寻找致命的弱点,是一个必须剪除的对手。

  “生命练习生已被天织主带往狩宇,暂时应该无事!”

  没有等红尘雪问话,袁无极便平静说道。

  “多谢!”良久之后,红尘雪才吐出两字。

  “我说过,你我之间不必言谢!”

  袁无极盯着红尘雪的眼睛,认真说道。

  “这……”红尘雪怔了怔,随即转过身,看了看手中已经恢复平静的帝诏,一脸复杂的说道:“我还有事,请!”

  看着红尘雪远去,袁无极摸了摸下巴,失笑一声,“也罢,这个时间也该去看一看我那不知名的孩儿被芙蓉铸客教成什么样子了。”

  “血亲寻缘!”

  袁无极动用圣灵卷内所载秘法,指尖莹莹一点灵光明灭不定,随即向着远方漂去。

  ……

  而在芙蓉铸客隐居之地,一人慵懒卧于玫瑰花间,全神阅览才子佳人书籍,巧笑嫣然。

  “哼!生子又如何?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阻挡本芙女看‘书’的心情。”

  芙蓉铸客心中冷哼,继续翻页。

  随着孩子长大,日渐相处,母子连心,芙蓉铸客终究无法冷漠以对,只能催眠自己。

  而在另外一边,烈日之下,一个稚童装模作样的挥着手中狮头木刀,不时还偷偷撇过头,瞧一瞧躺在花丛中翘着二郎腿的母亲。

  “认真!”

  一颗石子落在稚童的小臂上,吓的小童连忙挺起腰杆。

  “哼,本芙女做事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好,养娃也是如此,要么不养,要养就养最好!”

  “夫人,有您的书信!”

  这时,一个背着竹篓的驿卒出现在大门之外,同时喊道:“信放在箱子里了,自己取一下。”

  “信?什么信?谁会知道我在这里?难道是狂刀!”

  芙蓉铸客猛然坐起身来,双眼放光,随后对着还在装模作样舞刀的小童喊道:“还傻愣着干什么,快去把信给本芙女取来。”

  “哦!”小童应了一声,丢下木刀,跑了出去。

  看着小家伙的背影,芙蓉铸客满脸无奈,“傻头傻脑的,一点也比不上本芙女聪明伶俐,看来还需要好好雕琢。”

  很快,芙蓉铸客便拿到信件,看清上面内容后,芙蓉铸客不禁陷入沉思。

  “义母招我回娲皇云宫,我该回吗?”

  “如果我回去,潇儿该如何?”

  芙蓉铸客看着身旁一副乖巧模样的雨潇,手掌不禁握紧,许久之后才叹息一声,暗道:“我还是先回去一趟看看义母有何吩咐,而且潇儿也需要找个好老师!”

  想到这里,芙蓉铸客决心已定,“潇儿。”

  “娘。”身旁稚子蹲下身,一脸热切的看着她。

  看着眼前满脸汗水的稚嫩脸庞,芙蓉铸客目中疼惜之色一闪而过,不过紧接着便化作平静,“我要出去几日,我不在的这几日你要好好练武。”

  “娘,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娘,你不要离开,我以后一定不会偷懒,我会好好练武的……”

  七八岁的孩童泪眼婆娑的扑到芙蓉铸客的怀中,抽泣的说道。

  芙蓉铸客愣了愣,许久之后她才抬起手臂,摸了摸稚子的头发,语气也不禁柔化了几分,“放心,我只是有事要出去几日,而且忘记我以前怎么吩咐你的了吗?”

  “啊?”雨潇一愣,随即不情不愿的低下头,唤道:“姐姐。”

  听到这两字,芙蓉铸客这才满意一笑,“这就对了,以后不准叫娘,要叫姐姐知道了吗?”

  ……

  数日跋山涉水,袁无极终于来到一处幽静之地。

  河流湍湍,翠竹高耸,一处唯美房屋静落一岸。

  此刻,袁无极已经恢复本身模样,一袭金玉点缀的华丽衣袍,尽显公子贵气。

  “就是这里了。”

  袁无极眼前之路光点逐渐消散,抬眼望去,河岸边,一道单薄身影正在潜心练武。

  一套掌法打的行云流水,而那套掌法,正是排云掌。

  当初袁无极托解锋镝给芙蓉铸客带来的木盒中,排云掌便是其中一物。

  日升当空,烈日之下,小童依旧没有停歇的意思。

  面对此种情况,袁无极的脸色不禁微微阴沉,随即缓步走近,“雨霖铃就是这么不负责任的吗?”

  “你是谁?不准这样说我娘!”听到背后声音,雨潇蓦然转过身,随即好似想到什么,又道:“不对,不准这样说我姐姐。”

  然后才一脸警惕的看向袁无极。

  “你叫什么名字?”

  看到相似的脸庞以及那一头飘逸棕发,袁无极不禁恍惚。

  血脉相连,纵使雨潇不知道袁无极身份,却也本能的觉得来人让他忍不住亲近。

  “我叫雨潇,你是我娘,不对,是姐姐的朋友吗?”

  雨潇一脸好奇的看着袁无极,至从出生以来,娘就没有让她离开附近,有时看到附近村镇的孩童嬉闹,他也很想去玩耍,但是他每日却只能在练武中渡过,至于母亲的朋友就更加没有看到过了。

  “姐姐?朋友?或许吧。”

  袁无极面露古怪,芙蓉铸客果然是一如既往的不靠谱。

  随后,他摇了摇头,问道:“你娘,不对,是你姐姐呢?”

  “她外出了,你要找她恐怕要等一段时间。”

  “这样吗……”袁无极摸了摸下巴,幽幽道:“她不在也好。”

  此后数日,袁无极停留此地,重新纠正了雨潇修炼有误的地方。

  血缘上的天然亲近,很快便赢得信任。

  这是雨潇至出生以来最开心的一段时间。

  袁无极这一次除了帮他修正排云掌外,更是传授了雨潇莫名剑法以及无相神功、无相指剑,并将后续的先天破体无形剑气也留于雨潇体内,只待他修炼成前置武学,便会自动领悟后续功法。

  莫名剑法是无名感悟剑宗大剑师的莫名剑诀所创,蕴含了深刻的个人感情以及一生经历。

  虽然此刻的雨潇还无法领悟剑法中所酝酿的感情,不能发挥出这门剑法的最大威力,但是,以风云中武林神话所创剑法来奠定剑道根基却有莫大好处。

  而无相神功是系统融合了小无相功、大无相功等武学,拥有变幻莫测之能,能以此功催动任何武学,先天无相指剑则用来帮助他淬炼剑意,最终踏入真正的剑道。

  袁无极已经问过雨潇,芙蓉铸客教的是刀法,用的还是狮头刀,这让袁无极很不爽。

  “叔叔,其实我是喜欢学剑的。”说到刀剑,雨潇虽小,却有自己的注意。

  “哦?为什么?”袁无极饶有兴趣的问道。

  这时雨潇兴致盎然的说道:“我看到娘亲,不对,是姐姐经常看几本书,但是我不喜欢。”

  “哦?她看的什么书?”袁无极已经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嗯……”雨潇昂着头,想了想这才说道:“好像叫什么《纯情刀客俏商人》、《纯情刀客多情枪》之类的,但是我不喜欢上面的人。”

  “哈哈哈!好,不喜欢他们就对了。”

  袁无极忍不住大笑起来,果然不愧是自己的儿子,对于这两个家伙天生讨厌。

  又是几日,袁无极看着雨潇将他所传武学都练的像模像样,也准备离开了。

  “这几门武功你已经掌握,未来只需勤练便可,我暂时也没什么可交你的了!”

  “大叔,你要走了吗?”

  雨潇抬起头,一脸不舍的问道。

  “不错,能交给你的我已经都交给你,而你娘也该回返了,不过你我之事你必须答应我,不能告诉你娘,而且我交给你的武功,不到危急关头,切勿动用。”

  “还有,这个玉镯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小心收好。”有了大罗戒后,这对空间玉镯对他已经无用,其中一只已经被他送给袁筝,而这一只便是为了雨潇所准备的。

  “大叔,那你还回来看我吗?”

  看着雨潇将玉镯郑重收入怀中,然后一脸希翼的样子,袁无极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自然!”

  几番叮嘱,袁无极终于离开,下一个目标——天地碁。

  而在袁无极离开不久,芙蓉铸客也已回返。

  此刻,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带着斗大眼镜的女童,正是劫红颜的随从如梦令。

  “这就是雨潇吗?”如梦令看着雨潇说道:“果然乖巧,我相信云魁会喜欢的。”

  此刻,芙蓉铸客一脸复杂,她未曾料到只是与义母见了一面,便被轻易看穿她已诞子之事,冒充姐姐之事显然无功而返。

  “或许拜入仙门也确实是潇儿最好的选择,而且在那里能得到更好的教育。”

  “在这个纷乱的江湖以及将起的冥帝之祸,也许只有仙门才能保证雨潇的平安。”

  想起义母所说之话,芙蓉铸客默默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