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七十五章 叹稀奇

第七十五章 叹稀奇

  木屋之内,昏迷的天织主幽幽转醒。

  很快,一幕幕不堪记忆涌入脑海。

  有关于夸幻之父的屈辱囚禁,也有关于生命练习生的‘侮辱’。

  有女儿身死的悲痛,也有当初与冷飘渺在一起的安宁。

  但如今,这一切好似都已经支离破碎。

  “你醒了!”

  就在这时,生命练习生的声音蓦然传来。

  天织主猛然抬起头,目光中充满愤怒与狠戾,“生命练习生,今天我必杀你!”

  一声怒吼,天织主倏然提掌,但下一刻胸口便是一滞。

  强行服用丹药提前恢复,又遭受夸幻之父的重创,此刻的天织主已经无力再战。

  “你要杀我,我可以理解,练习生也做好了准备,不过,这一切也要你彻底恢复再说!”

  “不要以为你做这些我就会原谅你,待我恢复,必定杀你!”天织主冷哼一声,随即运转体内真元,想要疗伤。

  可是很快天织主便再度睁开双眼,因为提前服用丹药,因此拔苗助长,致使她的身体有严重缺陷,根本不是疗养就能恢复的。

  想到此,天织主的脸色愈发的阴沉。

  ……

  碎光洞内。

  “多谢阁下相助,不知剑非道?”

  缓缓睁开双眼的任平生看见袁无极所化的执棋客,哑着嗓子谢道,随即又一脸紧张的询问。

  “剑非道之事你不需要担心,他自有机缘,你现在还是考虑自己的伤势吧!”

  袁无极早已在剑非道与无限的战场搜寻,但周围并无人踪,便明白剑非道已被大漠苍鹰带走,回到了仙脚。

  “多谢!”

  任平生缓缓闭目,体内寒气催动,与体内残留魔气抗衡,逐渐将之一点点蚕食,展现出了任平生的不世之功。

  在袁无极看来,天下单锋之最,非任平生莫属。

  任平生在单锋一道之上早已推陈出新,红尘雪、天剑老人乃至三脉合流的墨倾池都不及他。

  甚至就连单锋创祖邃无端也各有千秋,哪怕是单锋罪者剑咫尺若无神剑加持,恐怕比任平生强不了多少。

  而且任平生的特殊真元具有疗伤之能,在前世剧中数次为剑非道疗伤,驱逐过夔禺疆的魔气,身亡后也曾被以黄泉之门唤出再次救治剑非道。

  如今为自己疗伤自然不算什么,只是这次伤势严重,耗费时间会很长。

  种种原因,便是袁无极为何要保任平生性命的缘故。

  许久之后,任平生缓缓起身,“还不知道阁下姓名,任平生失礼了!”

  “胜天半子·执棋客,你的救命恩人!”

  袁无极直接说道。

  “阁下当真是爽快人,不过任平生确实欠阁下一命!只是不知阁下想要任平生如何偿还这份恩情?”

  任平生轻笑一声,点头说道。

  “你可曾听说过算尽苍生观九州之名?”

  “有过交集,不知阁下?”

  “此人曾经与我同出一门,但他盗取门中重宝万象天宫后叛逃,吾此行目的便是要寻回门中重宝,并将其带回门中受罚,但听闻他已收罗不少高手为己用,所以吾需要你助吾一臂之力!”

  “这……”

  任平生面露迟疑。

  “你有何难处尽可直说!”

  “阁下救我一命,理应不该推脱,但观九州麾下的圆公子曾对我有所恩情,若是对付他……”

  “没有说过要你对付他,只是让你帮吾牵制他的帮手,不过此人心机深沉,为达目的不折手段,吾也不会贸然行事,这段时间你大可做你自己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任平生自无不可!”

  ……

  正欲赶往驼尸林的叹稀奇,半路忽闻一道朗朗诗号传来,“天地做棋盘,苍生为棋子,执剑一生求一败,胜天半子万古名。”

  “封剑主可知自己死关将至!”

  身形甫现,便是惊人之语。

  来人正是从碎光洞离开的袁无极。

  “哦?此话何意?”叹稀奇嘴角噙着一抹古怪笑容,不以为然的问道。

  “好奇心会害死猫,如果你继续追查下去,必将惨死与单锋罪者剑下!”

  “嗯……你知道我在查什么?”

  叹稀奇眯了眯眼,疑声问道,说话同时,周身剑气不觉弥漫。

  “单锋罪者之事背后另有高人,而且此事本就无关你所求,若想求剑道再进大可换一个方向!”

  袁无极的周身先天剑气自然流转,生生不息覆盖全身犹如万剑护体,这正是先天无相指剑顶峰功力‘万剑归位’。

  除此以外,更能以万千剑气炼体、练气,剑意锻魂、磨意,是无上磨炼自己剑道的功法。

  “你也是剑者?”

  感受到袁无极周身流转的惊人剑气,叹稀奇目中不禁战意涌动,“你成功引起了我的兴趣,告诉我你的名字。”

  “胜天半子·执棋客。”

  “陌生的名字!”

  “算尽苍生·观九州的师兄,也是要擒他回宗的敌人!”

  袁无极继续说道,这也是为何他当初以观九州的名义行事,就是为了将来以其他陌生身份出世,能够给新的身份找到一个入场的理由,不会显得那般突兀,引起怀疑。

  “我好像知道你来找我的目的了!”

  听到观九州的名字,叹稀奇嘴角笑容更盛,因为之前观九州请大哥忘潇然邀请过他。

  同出一门的师兄弟互相敌对,事情确实变得有趣了。

  “你是聪明人,而吾也喜欢直来直往,观九州盗窃宗门至宝,吾必要擒他回宗受罚,不过吾听闻他已经收罗不少高手,因此才会找上你!”

  “现在我倒是对你们的事情超过了单锋罪者。”

  “哦?吾倒觉得你对剑道跟进一步会更感兴趣。”

  “你的意思是,你能助我?”

  叹稀奇有些意动,但只是现今展露的这些,还不够。

  “观九州以奇药神丹、功法神兵为诱组建万象天宫,吾做为他的师兄自然也可以做到,而在我宗,精妙玄奇剑法也有不少,这是观九州给不了你的!”

  “比如你现在施展的吗?”叹稀奇看着袁无极周身流转不息的剑气问道。

  袁无极微微点头,脸上露出一抹傲然,“这只是基础!”

  “那么你希望我做些什么?”叹稀奇隐隐有些意动,这不仅是执棋客口中所说的好处。

  更重要的是,他对观九州与执棋客的宗门产生了好奇,他从大哥忘潇然口中得知万象天宫的奇妙。

  更得知就连圆公子都与观九州交情莫逆,因此很好奇拥有如此奇宝与能人的宗门到底有何来历。

  这就如同他好奇单锋罪者的秘密一般。

  “什么都不需要做,或者说只要能破坏观九州的事情你都可以做。”

  “听起来毫无约束!”

  “是没有约束,吾的这位师弟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下一步想要做些什么,或者做这些事情的目的是什么,所以,一切事情都只能靠你们自己发挥。”

  “你们?”叹稀奇直抓重点,脸上露出好奇之色。

  “自然,不过他们的身份同样是秘密。”

  “明白了,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我可以答应!”叹稀奇点点头,做为爱搞事的人,自然不甘平静,如今两方神秘势力的敌对,他很乐意推波助澜一番。

  叹稀奇点点头,随即又道:“不过单锋罪者之事我已查到此步,若是不搞清楚念头不通,我决定继续追查下去!”

  袁无极眯了眯眼睛,随即微微点头,“既然你自己做了选择吾不会干涉,不过,吾可以给你提个醒,小心烽火!”

  “烽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