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七十二章 一身世尘和天光

第七十二章 一身世尘和天光

  “生命练习生!天织主!”

  只见一个身穿金绿长袍,一头白发的身影从天而降,冷视生命练习生与琥珀,“两个仇人都在,正好一起了结!”

  “嗯?你是……”

  生命练习生挺身挡在琥珀身前,感受到熟悉气息,随即反应过来,“你是夸幻之父!”

  而在身后,琥珀此刻痛苦万分,脑海竟是忆起往昔最深刻的片段,燃烧的禁城,血腥的域外之地,恨台上,是依稀锥心的一幕。

  仇之深,恨之切,古原鏖战之后,斩魔无数,浴血的天织主,遭受原始幽界魔君重创,命遗一气。

  画面再闪,燃烧的禁城化作雪峰,天织主与另一个熟悉男人相互依偎。

  种种记忆交缠,爱恨情仇同时涌入心头,让琥珀痛不欲生。

  “受死吧!”

  夸幻之父沉喝一声,纳元一掌,强势冲击。

  “你办不到!”生命练习生聚力于枪,力劈而下。

  轰!

  强悍深功,让生命练习生倒退两步,口见朱红。

  恢复修为的夸幻之父,当世少有敌手。

  更何况,如今的生命练习生命元在逐渐流失,实力早已不复巅峰。

  练习生背后琥珀察觉危险情势,目光落在掉落在地的药筒,随即心下一狠,伴着泪水蓦然将最后两粒丹药一起灌入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随着这些日子七粒丹药都被服下,琥珀终于解除了体内禁锢。

  随即一股强悍气息在练习生背后传递而出,同时伴随而来的是声声惨嚎。

  练习生愕然转身,但见背后之人此刻竟是面目剧变,大地同感颤栗中,再现昔日禁忌面貌。

  黑袍立领,头顶王冠,黑色眼甲覆面,充满魔性、阴沉、危险、恐怖的气息。

  与先前天真、纯洁的琥珀截然不同。

  “你们两人,必死无疑!”

  天织主的目光扫过夸幻之父,最后落在生命练习生的身上,拳头紧攥,隐隐有些颤抖。

  她,禁城之主,竟然被人……

  奇耻大辱!

  ……

  而在另一边,红尘雪与邪天子一路交战,已至另外一地。

  此刻,红尘雪受到体内冥帝之力影响,已感不支。

  “玉玺禁章·六神篇!”

  重创的红尘雪,强提极式,手中帝诏翻转,尘浪迭起。

  “别勉强了,中了冥帝之枪,还想反抗吗?”

  “看我打的你哭爹喊娘!”

  邪天子怪叫一声,一枪抽在红尘雪的身上,强招顿溃,身体好似断线风筝被抽飞。

  就在邪天子逼杀之际,一道宏大指劲蓦然从天外而至,强势逼退邪天子,随即一道身影从天而降,拦腰抱住红尘雪,正是化身观九州的袁无极。

  “又是你?怎么哪都有你!”

  邪天子暴跳如雷,“先后两次有你,你一定是我的克星!”

  “六脉神剑!”

  不多言,袁无极并指如剑,随即虚空一点,下一刻,一道道剑芒如子弹般密集破空而来。

  习得一阳指以及先天无相指剑,以袁无极现在的能力,不需要学习就能推演出六脉神剑这门绝学,毕竟武学之理都是相同,六脉神剑也只是指剑的一种,而以他之深厚功力,更能发挥威力。

  邪天子狂舞冥帝单锋,步步后退。

  “六脉神剑·少商剑!”

  袁无极又是一指点下,相比于密集剑雨,这一剑凝练如一,瞬间穿过邪天子防护,穿透肩胛。

  “哎呀呀!车轮战,先溜为妙……”

  一捧鲜血暴起,邪天子一枪横扫,怪叫一声,抽身而退。

  “我们也走!”

  袁无极同样抱起昏沉的红尘雪离开这里,最终投身客栈。

  双掌落在红尘雪的背后,九阳真元绵绵而出。

  随着袁无极的九阳真元入体,红尘雪体内真元随之融合这股真元,共同运转。

  几个周天之后,红尘雪体内伤势好转,唯有肩膀上被冥帝之枪所贯穿的伤势还有一股奇特力量盘踞,需要耗费时间慢慢磨灭,一时难以复原。

  恢复伤势的红尘雪沉默不语,他已猜到这一切或许是邪天子的手段,但是,那又如何,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你,没事吧!”

  沉默一阵,袁无极率先开口。

  “多谢相救,我已无事,你不必跟着了!”

  红尘雪此刻心情复杂,背着身说道。

  袁无极沉默了一阵,伸手落在红尘雪的肩头,红尘雪的身子不禁一颤,不过却并未阻止。

  而袁无极也只是拍了拍她的肩头,“你自己保重,若有需求,可到万象天宫找我!”

  随着袁无极的离开,房间内再度陷入死寂。

  “红尘雪啊红尘雪,这俗世红尘果然多纷扰,剪不清,理还乱!”

  ……

  从客栈离开之后,袁无极转头就将之前的事情抛之脑后,什么情情爱爱,有空闲的时候不建议耍耍,要是没空,那就没办法了。

  袁无极身份再次转变,化为胜天半子·执棋客来到碎光洞,此刻被改造为恨不休的应笑我伤势已经恢复。

  “随吾去一个地方!”

  天,是亘古玄色,深如渊默;地,是旷古血红,艳似残霞。

  人世的遗忘,虚转的流年,飘然在一处最古老的永恒。

  天机,何其冥冥。

  “纵横子,这一路走来,风光丕变,想不到,苦境竟有这等绝异之景。”

  两道身影,徐徐步上山巅,正是纵横子与沽命师。

  “至道之精,窈窈冥冥,再过片刻,此地,将成未来预见武林之地。”

  “哦?那凉必,也是烽火之地!”沽命师扶了扶自己的墨镜,说道。

  “天地做棋盘,苍生为棋子,执剑一生求一败,胜天半子万古名。”

  突然,一道冷傲之语从后方传来。

  随即,就见一道白衣白发,身穿儒袍手握古卷的青年缓步走近,在他的背后,还跟着一个黑发黑衣,腰跨长剑之人。

  正是化身执棋客的袁无极与恨不休。

  闻听声音,纵横子与沽命师缓缓转过身。

  “想不到还有人知晓此地!”纵横子眼睛微微眯起,心中虽是讶异,但神情却一片平静。

  终归是曾经的逆三教之主,以他的城府,这点意外不算什么。

  “你能来,吾自然也能来!”

  袁无极打量着两人,不论这么说,纵横子都是芙蓉铸客的兄长,自己的大舅子,这个不好下手,但是,沽命师吗?

  “那是自然,天下奇景,朋友有意,不如一同观看便是!”

  纵横子看着忽然出现的袁无极两人,轻笑一声说道。

  “嗯……”

  袁无极沉吟了一下,随即缓缓点头,“也好,那就静待吧。”

  ……

  而在另外一边,仙脚顶峰也迎来两道人影。

  正是解锋镝与品愁煌。

  至于袁无极所翻译的冥鸿残章也早已被解锋镝让人送至山海奇观,完成了诺言。

  “锋镝谁可解,云渡有缘人,莫追莫缘求,原来自可有。”

  云海之巅,解锋镝手中麒麟双剑所化折扇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浮尘,满头乌发化作雪白,一身蓝衣变成黄白,正是武林传说素还真的回归,也是他的离去。

  世道几多沉浮,浪里真个英雄,怎奈春秋几个留名在,浪淘沙,不是一片平夷死滩,却看新岸峥嵘,翻江搅海又江湖。

  “踏云行,行行飘袂任疏狂,一身世尘和天光,尔今天关从头越,风云无住没行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