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六章 算尽苍生·观九州

第六章 算尽苍生·观九州

  “系统,使用武学抽取机会!”

  袁无极首先动用了由抽取崇玉旨武功置换来的系统武学抽取机会。

  轮盘之上,再次出现内功、拳掌、指爪三种,或许也是因为崇玉旨并不擅长刀、枪、剑等兵器的缘故,所以没有显示这些兵器类武学。

  指针飞速旋转起来,袁无极眯眼静待,随着指针落在指法(爪)之上,轮盘上的内容再度变幻。

  金刚指、龙爪手、二十四节气惊神指、寂灭抓、失神指、鹰爪手、参合指、大小擒拿手、一阳指、凝血神爪。

  这些武学强弱都有,不过崇玉旨本身影响力不差,因此还是有一些不错的武学,但最终结果还需要看运气,袁无极也只能在心里期盼不会太差。

  指针由快到慢,在袁无极紧张注视下,越过了大小擒拿手,最终停留在了一阳指上。

  “好!”

  袁无极忍不住叫好,这一次所展露出的武功之中,一阳指也是数一数二,。

  一阳指是大理段氏的传世绝学,运功后以右手食指点穴,出指可缓可快,缓时潇洒飘逸,快则疾如闪电,但着指之处,分毫不差。

  当与敌挣搏凶险之际,用此指法既可贴近径点敌人穴道,也可从远处欺近身去,一中即离,一攻而退,实为克敌保身的无上妙术。

  不过武功终究是由人来施展的,有些人只能当做一门点穴功法,有些人的凌空指劲三尺之外便已无用。

  但在一灯大师手中,即可克制欧阳锋的蛤蟆功,还能一丈多外与十层龙象波若功遥击而不落下风,除此以外,一阳指力量为阳,还具有治疗内伤之功效。

  系统所出,自然会让袁无极掌握这门指法已知之中的最高境界,也便是当初一灯大师的境界。

  “很好!”

  静静体悟了一阵,袁无极蓦然伸出食指,一指摁在身侧的大树躯干之上。

  轰隆!

  未见多么用力,直径足有三尺的大树轰然倒地。

  “又多了一门对敌手段,此行不虚啊!”

  袁无极继续启动了系统随机抽取机会。

  这一次,不再是单独指定某一类别,而是包含了功法、拳掌、指爪、腿脚、刀剑、枪奇、暗器、术法、兵器、丹药、珍奇、杂物。

  既然无法操控,一切全靠运气,袁无极也只能等着结束。

  很快,只听脑海之中系统冰冷的声音响起,“恭喜宿主获得奇术——改形易气。”

  “改形易气:改变相貌,变幻气息。”

  “改变相貌,变幻气息?”袁无极目中神芒闪烁,“这不就是易容之法吗?不,应该是很高级的易容之法,可以改变身体形貌还能变幻他人气息,这门功法,当真是给了我一个改变身份的机会。”

  “甚至到时以另一个身份行动,使用其他不为人知的绝学,也能方便行事。”

  “既然如此……”

  皎皎月高悬,银光遍洒瑰丽孤岛,更见金鱼游鳞,紫燕飞羽,此乃一处离尘外境——幽梦潮。

  “算天算地算苍生,观云观海观九州。”

  伴随郎朗诗号,一个身穿黑白长袍,黑发披在身后,中心一缕黑发编成小辫,上面挂着一个小巧铜铃的青年拄着一根木仗,缓缓走近。

  幽梦湖畔凭风而立,木棍之上挂着的布条‘呲啦’作响,上书:‘算尽苍生’四个大字。

  来人正是改形易气的——袁无极。

  “前去一探!”

  袁无极展开轻功,如鬼魅,如虚云,正是与排云掌所契合的轻功——云踪魅影。

  来到中途。

  却遭遇一阵浓雾阻碍。

  随即,一阵逆天风猛烈吹起。

  “早有所料!”化身算尽苍生·观九洲的袁无极面色不改,正欲强破,忽又听到了什么,借势退回岸上。

  不久之后,便闻阵阵弄浆之声由远而近。

  “人莫乐于闲,非无所事事之谓也;闲则能读书,游名胜,交益友,饮酒著书,天下之乐,孰大于是。”

  “小友且慢!”袁无极忽然招呼一声。

  “这位先生叫住我弄潮人有何贵事?”竹筏之上,青年持浆而立。

  “此地风光甚美,吾观小友要前往幽梦潮内的小岛,可否劳烦小友载吾一程。”

  袁无极嘴角含笑,看似温和可亲的说道。

  “这嘛……”弄潮人顿了顿,随后摇摇头说道:“这里是私人场所,恐怕无法如你所愿。”

  “私人场所?”

  袁无极却是忽的轻笑一声,道:“古人言,四时佳景与人同,自然风光本来固存,是物皆可共赏。”

  “这……”弄潮人一怔,随即点点头,一脸赞同的道:“先生说的不错,说是私有,其实是人自以为是且居其中,我想夫子会认同你的想法,但另一个先生就不一定啰。”

  “上舟吧,到了岛上你再自己应对。”

  “多谢小友!”

  袁无极脚步一踏,如幻影,已是出现在竹筏之上。

  舟行数里,两人已是接近湖中之岛。

  “有青山方有绿水,水惟借色于山,有美酒便有佳诗,诗亦乞灵于酒。说到饮酒作诗,我要加紧脚步将这几壶酒送给夫子……”

  弄潮人开始加快速度,袁无极也昂首看着前方景致,“幽梦潮确有奇人,竟在外围设置下如此浩大阵法,除了这迷雾以外,这潮水方向固定以岛为中心,向外而泛,造成了如今出岛容易入岛难的局面。”

  “观先生果然眼光独到,一眼便看穿了幽梦潮的特殊之处。”

  弄潮人一脸讶异的看向袁无极,自有幽梦潮以来,除了他是帮夫子送酒能自由出入之外,就只有两个人曾进入过,没想到如今随便一人,竟然便能看穿全局,让人惊讶。

  袁无极笑而不语,只是手中木帆上的四个大字愈发显得张扬。

  不久之后,两人便进入了湖中岛。

  岛上杨柳依依,景色宜人。

  “徐风吹池拂柳,千条万絮,不萦宾客心怀;折柳为纸,蘸酒作墨,俳写一首悠哉。”

  庭园之中,一个身穿绿色长衫,满头白发,手中木仗挂着一个酒葫的白发中年人正在饮酒作诗,“闲日如流萤,一明一灭一尺间,忍寂度遐龄。”

  “夫子,你果然又在折柳写诗,难道没有更潮的事可以做了吗?”

  走过林荫小道,但见前方一人面朝绿柳,弄潮人提着酒坛,远远便道。

  “别忘了,研究冷门的学问,追求迟暮的美人,结实落魄的英雄,是我的生活美学,但我闲散惯了,美人与英雄皆是可遇不可求,只好写写诗啰!”

  那人缓缓转过身,话语之中却是自有孤高。

  不过这一次,来的是袁无极,而非曾经迟暮的崇玉旨。

  “好吧,随你,酒我送来了,附赠一位先生,不过这位先生可并不落魄,你们倒可好好聊聊。”

  弄潮人摇摇头,放下酒坛便先行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