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重生末世之御宠为尊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初步达成。

第一百四十三章 初步达成。

  肖振邦说着说着,略有迟疑的说道:“不过,也不是没有缺点,这个避难所的地形对于人类来说,算是完美,可如果按照你刚刚说的那样,那些中等异族只要摧毁整片山区,那整个避难所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够活下来,所以,如果你不喜欢这个地方的话,我会继续动用资源帮你找到合适的地盘。”

  “可以啊,有什么不可以的。”陈牧笑了一笑。

  实际上,陈牧心里早就已经乐翻天了,这比他想象中的基地要好太多!

  只要接手这个大型避难所,陈牧甚至都不需要再进行任何的改进,囤积好各种物质后,直接就能投入使用。

  至于肖振邦说的容易被中等异族摧毁,陈牧根本不需要考虑一点,毕竟只要这个避难所能够得到系统的认可,那这个避难所就会成为那些游戏中新手村或者是主城一般无法摧毁的存在。

  “就这个地方了,什么时候能够交接?”陈牧不动声色的问道。

  肖振邦点头道:“好吧,如果你确定要这个地方的话,等我下达文件,立马就能交接了,还有,你能不能多告诉我一些资料,我可以出钱买,多少钱都行。”

  陈牧笑了笑,道:“钱不过就是废纸,就不用聊了。”

  肖振邦只能无奈点头:“好吧。”

  陈牧起身,还伸手拍了拍桌子上的记事本。

  “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交易,这个笔记本现在是你的了,而交接的事情,你也要尽快办好,然后我们才会有第二次的交易。”

  肖振邦意外道:“你这就走了吗?”

  陈牧道:“不走还要做什么!对了,提醒你一句,监视金莫寒可以,但不要惊扰他们。”

  “可是那里是阳台啊。”肖振邦的话刚刚完,陈牧已经打开了阳台的落地窗,整个人猛的一跃,就直接跳楼了。

  肖振邦顿时吓了一大跳,赶紧冲到阳台上,伸长了脖子往下张望着。只见陈牧仿佛一片轻灵的叶子,又如同一只滑翔的大鸟,踩着各个楼层的阳台跳跃而下。

  仅仅一会,陈牧的人已经变得很小了,肖振邦虽然看得不太清楚,但是也知道,陈牧已经安全到了一楼。

  这速度,简直比电梯还要快!

  陈牧落到地面,双腿发力,整个人顿时变成了一支离弦之箭,迅速消失在了肖振邦的眼中。

  肖振邦这会儿才松了口气,满背大汗的他整个人一下瘫软在地,呆呆坐在了阳台上。

  之前,他一直努力保持镇定,只是不想让陈牧看,也在努力维持一个军人的形象。

  但陈牧所的未来,所的末世,实在太过震撼了,他其实已经被吓住。

  此时陈牧一走,肖振邦便再也没有掩饰自己的震惊与难以置信。

  “这个世界,还有人类,就要亡了。”肖振邦难以置信的喃喃自语起来,可是不一会,他的手机忽然又响了起来。

  肖振邦顿时吓了一跳,拿出手机才哭笑不得的发现,不过是自己的属下打来的电话。

  “怎么了?”

  “将军,不好了!陈牧忽然从东三楼的墙上出现,当场打昏了一支突击队的士兵,从东区的西边突围而出。我们没有追上他,又让他跑了。”

  “没有事了,以后都不用再管这一个人了,通知大家解除警备吧。”

  “将军,您没有事吧。”那人敏锐的感觉到了肖振邦的情绪不高,心翼翼的问道。

  “放心吧,我没有事。通知所有少校以上的军官,让他们立刻集中,我要召开一个秘密军事会议,会议等级列为最高机密,你立刻通知下去。”肖振邦也立刻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他迅速调整了自己,并马上发布了命令。

  “是的!将军!”

  等到陈牧重新回到启明街的时候,发现监视自己的人员大量减少,但也不是就没有了。

  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就停在了金莫寒地下交易所的对面,车里面四个身着便服,但明显都是军人的家伙,正偷偷观察着陈牧。

  陈牧没有理会他们,直接走了进去,他和金莫寒已经约好了,从空间裂缝中出来后就到这里来汇合。

  几分钟后,陈牧面色有些难看的走了出来,然后直接朝越野车走去。

  黑色越野车里面,四个负责监视陈牧的人顿时都紧张起来,不知道陈牧要干什么呢。

  谁知道,陈牧打开车门,一下便坐了进来。

  “反正你们要跟踪我,我在前面走,你们在后面跟多麻烦啊。不如你们带我一起走,简单直接。”陈牧直接出了一个地址,便催促着快走。

  四个人里面有三个人都沉默着,只有坐在前排副驾驶座的人出声道:“走吧,小辉,按他说的地址走。”

  “是,严队。”

  前排副驾驶的人,正是这一个四人监视组的队长,是一个年近四十,但体格健壮的家伙。

  而负责开车的驾驶员小辉,倒是四个人里面最高最壮的人。

  这么一辆越野车,车里的空间已经不算了,但他坐在驾驶位置上,却显得很挤很压迫,足见这一个人的体魄,还有浑身肌肉的夸张。

  这四个人,不但是军人,而且还是军中的格斗好手,枪法也极为不错,可以说是军人之中的精英。

  而且他们的腰间都别着大口径的手枪,虽然还有衣服遮着,但陈牧还是注意到了。

  不过对于陈牧来说,这些普通人早已经不算威胁,他也只是淡淡的看了众人一眼,便不再理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