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最强科技玩家 > 79,心魔

79,心魔

  狂怒之风咆哮中,基情四射。

  血宗秘境的平静被打破,狂怒之风犹如一道银色丝线,破空而去。

  巨人如神话中的夸父,大步奔跑着,越过山川与河流,追逐不断。

  老三跨坐在血狮之上,冷笑间手中挥出一颗颗火球,沿路造成了无数破坏,令一切显得更加狼藉起来。

  老四面无表情,抬头望着头顶游走不断无数血魔,神色间略微凝重。

  所幸,老五的巨人之身是与血魔分身配合之后的变化,在气息方面起到了很好的遮掩效果,得以一路上没有血魔骚扰。

  而他与老三因为同样身俱血魔分身,所以同样可以遮掩自身的气息,免除血魔之危。

  如此优势并非什么秘密,知道的人很多。

  在这方面,血宗之人从不遮掩,也没必要遮掩。

  血魔分身乃是血宗独有的修炼之术,即便是知道了血魔分身的修炼之法,想要修成也不容易。

  而一旦被血宗弟子发现了,最终会落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这是血宗弟子在血宗秘境里的优势,可以眼红,但没必要过分眼红。

  封灵宗与万宝宗同样有着优势,只是各有不同而已。

  若是以往的确如此,但现在,徐万古却是眼红到了极点,却无可奈何。

  转眼间,周晓天驾驶着狂怒之风来到了之前余秋离开时的沼泽幽林边缘。

  袁牧便是死在这里的。

  狂风呼啸中,徐万古看着前方的沼泽幽林,大声道:“怎么办?”

  周晓天叹了口气,道:“没办法,只能硬闯。”

  徐万古咬牙道:“好,你只管闯,剩下的交给我。”

  周晓天无暇回应,驾驶着狂怒之风一头闯进了沼泽有林中。

  下一刻,无数鬼鸦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怒叫不已。

  无数鬼藤更是缠绕着甩了过来。

  所幸,周晓天的车技还不错,勉强闪掉了大部分攻击。

  余下的攻击则主要是徐万古一人在抵挡。

  而在两人前脚刚闯进沼泽幽林后,后脚巨人便追了上来,毫不停留的一脚踩了进去。

  一时间,那原本对徐万古与周晓天很凶的鬼鸦瞬间便怂了。

  巨人一脚踩下去的威力可不弱,溅起的沼泽四射而起。

  鬼鸦虽然怂了,鬼树却一点也不怂。

  这一脚下来,多少同类命丧于此,怎么能就这么放过对方。

  于是,鬼树们的藤蔓缠绕了上去,可惜所能造成的伤害效果微乎其微。

  那些鬼藤与巨人相比就像是一条条纤细的丝线一样,毫不费力的便被崩断。

  见此,鬼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家园被一双巨腿肆意糟蹋而无能为力。

  不过沼泽幽林内除了鬼树与鬼鸦外,还有着第三种生物,地龙。

  每当巨人双脚踩入沼泽中,无数地龙便会被直接踩成泥浆,就此身死。

  于是,地龙们生气了,一拥而上。

  然而效果微乎其微,就跟挠痒痒一样,连根腿毛都伤不到。

  徐万古与周晓天的速度变慢,主要是由于受到了鬼树,鬼鸦,地龙的袭击。

  巨人的速度同样变慢了,主要是受地阻拦。

  沼泽地可不是一般的大地,里面满是泥水,而巨人踩在泥水之中,每次抬腿便不可避免的遇到了阻力,于是速度便就此慢了下来。

  如此一来,徐万古两人与巨人的速度再次持平,僵持住了。

  老三与老四并未直接离开老五追上去。

  巨人状态下的老五神智更加不清不楚,没有他们在一旁压制协助的话谁知道会跑到哪里去。

  若是中途出现了意外那可就遭了。

  沼泽幽林现在看上去不堪一击,但实际上这里还隐藏的不少危机。

  比如正在沉睡的百足地龙,鬼树婆婆,鬼鸦之王。

  若是老五中途乱跑招惹了那些存在,即便是筑基期修为也没用,该死还是要死。

  所以,他们两人注定无法抛下老五离开。

  但凡少一个人,都有可能无法彻底压制住老五的巨人形态。

  有些无奈,但问题并不大。

  老五的巨人形态可是很持久的,就目前的状态来看一直坚持下去玩去没问题。

  而那正在逃跑的两人又能够坚持多久?

  狂怒之风名声在外,速度的确很快,比之一般筑基修士的飞行速度还要快,但速度快,消耗也大啊。

  照目前这种速度持续下去,那两人又有多少灵石可以消耗。

  此消彼长下,顶多三五天的时间就可以解决了。

  不用战斗,只要一直追就可以解决那两个人,如此自然是最好。

  距离一个月的期限还有十天左右的时间,怎么着也足够了。

  所以,老三与老四并不着急。

  准确说老四并不着急,老三则稍显耐心不足,神色间颇为不耐烦。

  沼泽幽林很大,鬼树,地龙的攻击犹如挠痒痒一样。

  老三眼睁睁的看着远处的那两人左突右闪始终追不上,越来越感到不耐烦。

  终于,他忍不了了,直接派出了血狮,道:“去,给我拦住他们。”

  血狮怒吼一声,飞身而出,冲向了徐万古与周晓天。

  而在血狮怒吼的瞬间,徐万古回头看了过去,脸色大变,道:“遭了,那个混蛋派出了自己的血魔分身,他扔了吗,难道不担心头顶的血魔?”

  周晓天神色凝重,激发了狂风之怒的攻击形态,疾风破!

  下一刻,车头凝聚出一个锥形风锥。

  风锥疯狂旋转,内部形成了一个漩涡,牵引来了无数狂风。

  有了风锥,顿时拦在前面的鬼藤与地龙直接被搅碎,破开。

  威力很强,可消耗也更大了,原本分灵石数量还能坚持三天的时间,现在只能坚持两天多了。

  这让周晓天内心不禁微微一沉。

  与此同时,徐万古忽然爆了个粗口,懵逼了片刻,然后道:“周兄,关掉疾风破吧,那头血狮死了。”

  死了?

  周晓天愣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徐万古忽然大笑,开始讲述起来。

  原来在血狮刚刚怒吼着冲出去的瞬间,老五所化身的巨人形态忽然扬起了巨手,一巴掌拍向了正在怒吼的血狮。

  对老五而言,血狮就像是一只苍蝇一样。

  苍蝇忽然叫了,老五情绪不稳定,神智混沌的情况下,自然是一巴掌毫不客气的拍了下去。

  当然,这也有这老三太过托大,一时疏忽的原因。

  而疏忽与托大的后果便是老五这一巴掌不仅直接将血狮拍散,连个渣都不剩,更是紧接着将老三拍在了肩膀上。

  很遗憾,徐万古所希望的情况没有发生。

  血狮死了,老三却没有死,只是被一巴掌拍的受了重伤。

  虽然他们已经筑基,但自从筑基后还没来得及好好稳定境界,所以自身修为并不稳定,有些虚浮。

  老三为人又不稳重,所以这才导致被老五一巴掌拍成重伤。

  不得不说这很戏剧。

  对此,老四只是冷哼一声,闭目不言,全力压制起老五的巨人形态来。

  老三自知理亏,但心中怒火更甚,只能急忙吞掉一颗疗伤丹药,一边恢复,一边怒火继续燃烧,并且越烧越旺。

  血魔分身受了重伤,陷入沉睡。

  自身同样受了重伤,已经被头顶那无数血魔盯上了。

  这一切都怪那两个正在逃跑的蝼蚁,还有老五这个该死的傻子。

  还有老四。

  老四一定早有察觉,但就是不提醒他,在老五攻击的时候也不出手帮忙,想来是故意为之,巴不得他就这么被一巴掌拍死。

  好,很好。

  待抓住那两只蝼蚁以后,他一定要老四老五好看。

  越想,老三越觉的怒气攻心,胸中邪火高涨沸腾,恨不得现在就抓住那两个蝼蚁使劲折磨,然后再杀掉老老四跟老五。

  他没有意识到,他竟然想要杀死老四跟老五这两个不久前刚刚结拜的兄弟。

  更没意识到,自身早在筑基后的第一时间,内心便滋生出了邪魔,然后一直受无处不在的血魔私语鼓动。

  心魔,防不胜防。

  一旦内心滋生了心魔,后果不堪设想。

  事实上,心魔的存在并不难察觉,但问题是此刻老三所在的地方是血宗秘境,耳边血魔私语无时无刻不在响起。

  如此情况下,想要察觉到心魔的存在无疑难了许多。

  而如此环境下,心魔的滋生几率便更大了,而且随着在此地停留的时间越久,几率便会越来越大。

  曾经的那些人坚持不过十年的时间,也正是因为心魔这个原因。

  老三并非唯一,以其自身善妒的性格来看,也不令人意外。

  狂风呼啸中,老三猛地吐了口气,睁开的眼眸通红,眼中的邪火似乎要喷薄而出。

  对此,老四察觉到了,心神一沉,却无暇理会。

  现在他的全部精力已经放在了镇压老五的巨人形态上。

  老三很不对劲,他已经猜到了是生了心魔……

  事实上,老三的感觉并没错,他的确看不起老三,不喜欢老三。

  事实上,七人之中,除了憨厚老实的老五,其余五人俱都不怎么喜欢老三。

  因为老三善妒的性格真的很惹人生厌。

  这样的人没人会喜欢,然而碍于同门情谊,他们不想亲自动手,只是任由老三自己作死。

  老五忽然动手的确是他故意不动手阻拦的,不仅如此,老五的忽然动手也有着他故意疏忽,放之任之的原因。

  若是此行能够弄死老三,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可惜目前看来,那一巴掌效果虽然还不错,但并未杀死对方。

  不过也快了。

  老三已经滋生心魔,离死不远了。

  而一旦老三死了,他们其余兄弟不仅会心情舒畅许多,更是可以平分老三的遗产。

  老三的身价可是很丰厚的,是他们七人之中,最丰厚的。

  种种原因下,老三必须死……

  显而易见,老三并未意识到除了老五以外,其他人早已形成了默契,要他死在这血宗秘境内。

  若是知道了,体内心魔只怕会更加强大……

  不过现在看来知不知道已经无所谓了,被老五一巴掌重伤后,心魔已经彻底趁机而入,占据了他的内心与理智。

  头顶,一只血魔忽然冲向了老三。

  老四静静观看着,暗暗戒备着。

  老三嘴角的笑意渐渐癫狂起来,低声道:“来吧,来吧,我的同类……”

  血魔呼啸而来,冲入了老三体内,消失不见。

  紧接着,空中又接连扑过来无数血魔,俱都没入老三体内消失不见。

  随着越来越多血魔入体,老三的外形渐渐开始发生了变化。

  头发变红,浑身长毛,獠牙出口,手指指甲变长变硬。

  一眼看过去,老三好像变成了一个人形血狮一样。

  变化持续,很快,不过转眼间便已经完成了形态的转变,果真变成了一头人形血狮。

  狂风呼啸中,老三忽然张开双臂,仰天怒吼。

  与此同时,老四微微放松,而后,老五再次扬起了巨掌,携带着万钧之力猛然拍了下来。

  砰!

  老三立在老五的肩膀上,双手高举,竟然顶住了那拍下来的巨掌。

  这让老三很兴奋,再次怒吼起来。

  见此,老四继续放松了一些,而后老五脸上的神色出现了变化,变得愤怒起来,一边奔跑着,一边扬手再次猛地拍了下来。

  砰!

  老三又挡住了,更加兴奋,怒吼不断,好像再说:“来啊辣鸡,谁怂谁孙子。”

  老四继续放松压制。

  老五越来越愤怒,拒收不断扬起,落下,使劲拍打着肩膀上的苍蝇。

  一次,两次,三次……

  终于,在老四狠心放松了五成的压制后,老五怒吼着一巴掌把老三给拍成了一坨肉泥。

  见此,老四松了口气,连忙全力压制,安抚住了老五。

  肩膀上,老三所化的肉泥缓缓蠕动,聚集。

  另一边的肩膀上,老四唤出了血魔分身,命其前去寻找老三的储物戒指。

  他的血魔分身是一只不知名的血色小鸟,叽叽喳喳的,看起来一点威慑力也没有。

  血色小鸟飞的很快,如利箭一般射了出去,眨眼间便来到了老三所在的肩膀上,寻找其储物戒指来。

  很快,血色小鸟找到戒指,叼了起来后飞回了老四身边。

  老四接过染血的储物戒指,收回血鸟,开始查起收获来。

  对于这一次兵不血刃的便解决掉老三,他很满意,非常的满意。

  在查看完老三的储物戒指后,他更加满意了,甚至生出了独占老三遗产的念头。

  没办法,老三的遗产太丰厚了,里面有一件极品灵宝,数件极品灵器。

  这些灵宝灵器,其他兄弟都知道,而灵宝只有一个,谁拿呢?

  沉思中,老四并未发现那储物戒指上的血液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