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最强科技玩家 > 78,逃跑

78,逃跑

  余秋并不想自身未来变成满身都是纹身的样子,所以他在阵图上面的挑选非常谨慎,目标是一劳永逸,成长性强。

  目前而言,这五个阵图她便很满意。

  挑选阵图如此谨慎,在身上铭刻阵图那就更加要精挑细选了。

  还需要三个位置,必须得好好选才行。

  首先是万剑图的位置,阵图图案是一把精致的金色小剑。

  思考许久后,最终她决定将万剑图的图案铭刻在后颈处。

  对于位置的选择,她的唯一条件是必须要好看。

  至于若是阵图崩溃后,会不会直接导致自身颈部炸裂,脑袋飞天,她并不在意。

  事实上这种事情也不可能出现。

  修仙者的身体可不是凡俗身体,强度还是没问题的,更何况接下来她还要修炼炼体之术,到时候就更加不用担心了。

  一旦修炼了炼体之术,阵图即便是崩溃了,能够对自身造成的伤害也是非常有限。

  若非如此,万年前的阵图师也不会俱都兼修炼体之术了。

  万剑图的铭刻很顺利,花费了三天的时间。

  最终,余秋后颈中心位置处多了一个淡金色的小剑图案,银发垂落间,倒也看不出来。

  可惜,她一向的风格是束发成马尾,对于后颈处没有丝毫遮掩。

  万剑图之后是万象图,而万象图的图案是一副星图。

  星图一眼看去并不复杂,看的越仔细,才越复杂,看的久了,很容易迷失其中,无法自拔。

  星图是圆形,由无数星辰形成了一朵盛开的蓝色花朵,很漂亮,迷人。

  对此,余秋选择的位置是眉心。

  这一次的阵图铭刻,她花费了五天的时间,多余的时间主要是用在了压缩图案的大小上。

  具体成果令她很满意,最终形成的万象图图案很小,很精致,完美契合了她的整体气质与美丽,仿若浑然天成。

  事实上,在其他阵图图案的铭刻上,她一样很认真。

  只不过万象图的阵图更加复杂,难度最大而已。

  最后就剩下一个雪雨图了。

  雪雨图的图案是一片雪花与一滴雨水组成,铭刻起来相比万象图容易许多,与其他阵图一样。

  时间花费了三天,位置的选择是腰部肚脐之处,同样完美的契合在了一起。

  如此一番折腾后,她在血宗秘境内已经待了将近二十天的时间了。

  接下来还要将丝袜进阶成灵器。

  所幸灵性之光与水晶丝线都已经有了,用不了多少时间便可以将之搞定。

  事实上,对于一个月的停留期限余秋并不在意。

  即便是没有封灵宗的结界通道,她也还有着其他办法可以离开血宗秘境。

  最坏的结果是出不去,那也没关系,等待十年后姐姐通道再次打开便可以出去了。

  十年而已,她大可以在这血宗秘境内搜刮资源,然后将安神铃进阶成灵器,灵宝,以此对抗无处不在的血魔私语,所以坚持下来并不难。

  总而言之,血宗秘境对她而言不足为虑,她有的是办法离开。

  因此,她并不着急。

  灵器的进阶方案光芯已经列出来了,接下来,余秋直接动手,开始继续折腾起来。

  与此同时,外面的形势已然大变。

  进来的一百名修士之中,血宗弟子只有十人,这些人的目的很明确,杀死除自己宗门以外的所有人,然后配合大师兄进行接下来的秘密计划。

  至于计划是什么,除了大师兄以外,无人得知。

  这并不妨碍他们执行猎杀计划。

  为了保证猎杀成功,这一次进来的血宗弟子全都是实力最强的弟子。

  别看只有十个人,从战力上而言,这十个人足以将其余九十人全部猎杀了。

  并非是其他人太弱,而是这十个人太强了。

  如大师兄黄楼,本早已可以筑基了,却一直压制着自身修为,始终不筑基,为的就是这一次能够进入血宗秘境,然后展开屠杀。

  如果有必要,即便是在血宗秘境内就地筑基都可以。

  很遗憾,余秋没有给黄楼这个机会。

  镇仙图下,黄楼根本不敢尝试筑基,若是强行为之,只会死的更快。

  战斗中突破小境界还成,直接从开灵期突破筑基期,突破一个大境界,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筑基并非那么简单就可以突破,即便是准备充足也不行。

  强行筑基,自身只会崩溃,根本坚持不了太久。

  事实上,不仅是黄楼,其他血宗弟子全都有着随时筑基的实力与准备。

  只不过黄楼与任从很不幸,遇到了余秋而已。

  至于袁牧么,有着余秋的原因,也有着周晓天的原因。

  余秋只是随手扔了个风卷雷,风卷雷中,周晓天做了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一切好似命中注定。

  若是此次没有余秋的话,血宗弟子很有可能会成功。

  有了余秋,黄楼死了,即便是杀死其他所有人,此次血宗的计划也无法成功。

  没人料的到黄楼会死在血宗秘境之中。

  主要也有着黄楼托大了的原因,在进入秘境后没有第一时间筑基,直接开始猎杀,导致遇到了余秋,直接意外身死。

  一开始,黄楼,任从,袁牧的死亡其他血宗弟子并未察觉到。

  毕竟这三人乃是此行血宗日子之中,实力最强的三人。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三人始终没有传来任何信息与回应。

  于是,剩余的血宗弟子意识到了不对之处,于十天前聚集在了一起,商议起来。

  最后的结论是那三人很有可能已经遭遇了不测,或是被困在了某处。

  猜测很多,无法证实。

  余下的七人商议之后,决定继续执行猎杀计划。

  无论那三人有没有死,其他宗门弟子与家族弟子,他们必须进行猎杀。

  这是一件毋庸置疑的事情。

  商议后,为了杜绝接下来的意外,这七个人当即聚在一起,准备一起突破到筑基期,以此保证猎杀计划的顺利执行。

  虽然这样一来,他们很有可能出不去这血宗秘境了,毕竟结界通道无法容纳任何筑基修士的通过。

  但不这么做,一个月后即便是出去了,他们只怕也活不了。

  要知道,进来之前,他们接到的可是死命令。

  计划不成功,他们回去也是死,既然如此,还不如待在这血宗秘境内,一起努力,一起拼搏,倒也逍遥自在。

  决定好后,七人当即开始一起筑就道基。

  如此七天后,他们终于全部筑基成功,实力大幅度提升,开始了对其他人的猎杀。

  已经探知的范围就那么大,用了三天的时间,七人成功猎杀了此次进来的几乎所有的开灵期修士。

  之所以说是几乎,是因为还有五个人没有杀死。

  而之所以知道的这么准确,是因为他们可以通过秘法感知道其余拥有秘境令牌的修士所在位置。

  这也是他们怀疑黄楼三人遭遇了意外。

  因为他们完全感知不到黄楼三人的秘境令牌与所在的位置。

  准确说是感知不到黄楼与任从的秘境令牌。

  因为这两个令牌在余秋的身上,而余秋有着光芯大佬保护,隔绝了一切探查与感知。

  袁牧的秘境令牌被感知到了,与此同时一起感知到的还有周晓天与徐万古的秘境令牌。

  三个令牌在一起,另外两个令牌是谁,为何袁牧会与对方在一起,并未始终没有动静。

  难道那两人很强,袁牧与之僵持住了?

  具体答案只有亲自过去才能够得知,于是七人之中,三人一起前往了感知中所在的位置,另外四人则前去分别猎杀剩余的四个人。

  清晨,正是血魔私语不强不弱的时候。

  一行三名筑基期修士强势穿过了沼泽幽林,来到了安全落点所在的区域。

  值得一提的是七人已经结拜,按照实力的高低各自分了大小。

  这三人分别是老三老四老五。

  “就是这里么。”

  老三看了眼四周,胯下血狮低吼不断。

  在三人身后,沼泽幽林内一片狼藉,显然被折腾了个不轻。

  老四外表看上去很正常,一个中年男子,身边也没有什么血魔分身现形。

  老五身高体壮,两米之高,看上去很是憨厚。

  “没错,就在前面,走吧。”

  老四确认了下,当即率先离去。

  身后,老五跟了上去。

  见此,老三神色莫名一沉,跟上去不动声色,道:“你说袁师兄是死是活?”

  老四淡淡道:“是死是活马上就可以知道了。”

  老五傻笑不断。

  老三不再言语,神色莫名。

  与此同时,广场中,周晓天忽然从醉酒中清醒过来,坐了起来,神色凝重。

  他感受到了危机,死亡的危机。

  必须得离开,这次要是不离开,他怕是真的会死。

  一旁,徐万古结束修炼,道:“怎么了?”

  周晓天起身道:“走,快走,不然我们怕是会死在这里。”

  徐万古怔了怔,道:“什么?”

  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些天来一直风平浪静,他已经放松了警惕,反应迟钝了许多。

  周晓天懒得多说,当即便要离开。

  徐万古不明所以,下意识跟了上去。

  血宗秘境压抑沉闷,他可不想一个人度过接下来的日子。

  与此同时,正在赶来的三人身形一顿。

  老三微微皱眉,道:“他们好像察觉到了什么,正在离开。”

  老四面无表情,道:“加快速度。”

  话落,三人身形骤然加速,赶了过去。

  面对筑基期修士的追逐,开灵期修士大多都难以逃脱,这一点从那已经被几乎杀了个干净的宗门弟子与家族弟子身上便可以看得出来。

  片刻后,三人看到了两道正在快速弹窜的身影。

  追逐中,老三通过秘术感知了下,道:“没错了,袁师兄的秘境令牌就在那两人身上。”

  老四冷哼一声,道:“抓住他们。”

  老五闻言身形骤然拔高至百丈之大,化身成了一个遮天巨人。

  跑路中,周晓天头也不回。

  徐万古回头看了眼,倒吸口凉气,道:“怎么可能,竟然是三个筑基期修士,看样子是血宗的人,是他们,我认识,他们疯了吗,竟然在这血宗秘境内筑基,难道不打算再出去了么。”

  周晓天道:“血宗的人打定主要要我们死,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想办法,怎么才能跑掉,打是肯定打不过的。”

  身后,巨人一脚踩了下来,一片巨大的阴影笼罩了了下来。

  徐万古见此心生绝望,道:“我们跑不掉了。”

  周晓天身形一顿,忽然召唤除了一辆狂怒之风,翻身上车,道:“快上来。”

  徐万古愣了下,连忙上车。

  下一刻,狂怒之风咆哮着破空而去,眨眼间便离开了阴影的笼罩范围。

  离开的瞬间,巨脚踩落,訇然之声响起,尘土与烟雾弥漫。

  徐万古松了口气,双手死死的抱着周晓天的腰,道:“没想到你竟然有这东西,怎么不早拿出来。”

  周晓天懒得多做解释,道:“帮我留意后面,我要加速了。”

  徐万古道:“没问题。”

  身后,巨人开始大步奔跑起来,一时间地动山摇,楼阁废墟被踩的更加破烂不堪。

  此外,巨人的肩膀上还分别站着两个人。

  一个骑着血狮,一个淡然而立。

  徐万古目测了一下彼此之间的速度与距离,松了口气,道:“继续保持现在的速度没问题,他们追不上。”

  危机解除,徐万古顿时笑了笑,道:“你不是死不了么,没想到这次却这么怕死。”

  周晓天道:“我的不死之身并不完整,即便是真的不死,有能如何。”

  徐万古想想也是。

  不死之身只能保证不死,并不能保证杀死身后的那三人。

  而一旦那三人不死,周晓天落入对方手中,下场只怕会是生不如死。

  狂风呼啸中,轰隆声一路伴随。

  虽然巨人一时间追不上,但速度并不难,周晓天想甩开的话根本做不到。

  狂怒之风的速度已经是最快了。

  追逐中,周晓天不时给狂怒之风填充着灵石,抽空道:“我的灵石不多了。”

  徐万古道:“我还有。”

  一合计之后,周晓天道:“这些灵石最多只能让我们坚持三天的时间,而且前提是途中一定要顺利,不能出现意外。”

  三天……

  徐万古心神一紧,道:“怎么办。”

  周晓天耸耸肩,道:“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你再继续用力的话,我的腰大概会被你给抱断。”

  徐万古顿感尴尬,微微松了松手臂,但并未彻底松开。

  毕竟对他而言,周晓天现在就是他的救世主,是他唯一能够依靠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