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悬崖上的向日葵 > 第117章 不速之客

第117章 不速之客

  考虑到朱珠曾经是黑道女王的身份,我实在不敢将她直接带回家,还好想起附近有家超市是24小时营业的,便提出要去那里的建议,没想到被她以不安全为由直接拒绝了。最后,她被我带回了家。

  我让她先去洗了个澡,换上了我的睡衣,然后泡了壶茶等着她的故事。

  “你不怕我啦?”

  穿上我的小黄鸭睡衣,朱珠不过也就是一个妙龄女子,肤白貌美,腿长腰细。

  “你是来害我的么?”

  “你是我的救星,我干嘛害你?”

  “那不就结了,你既然不是来害我的,大家都是女人,你有什么话我听着。”

  朱珠的脸突然耷拉了下来,阴云密布,“我哥要杀我。”

  “哪个哥?”

  萧天阔、袁弘、辰宇都是她哥。

  “念林哥!”

  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了,袁弘上次对朱珠关心的模样我是见过的,那种眼神,那种包容的程度,可不是装得出来的,所以我的预期里直接将他排除在外了,我原本想着这三个人里面恐怕只有萧天阔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万万没想到,朱珠居然说了辰宇的名字。

  “你不信我?”见我没有说话,朱珠问道。

  “没有,只是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

  “你跟我念林哥到底是什么关系?”

  “怎么突然说起我来了?”

  “你是他的情人?”

  我不知道朱珠为什么会这样问,但我的心却着实沉了一沉。

  “不是,应该说曾经是男女朋友关系,不过那已经是很多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为什么这么问,他不是有老婆吗!”

  说到“老婆”二字的时候,朱珠的脸上露出一副鄙夷的表情。

  “那就是个贱人,根本不配做念林哥的老婆。”

  “那他,你念林哥为什么要杀你?你们不是兄妹吗?虽然不是亲的,好歹一起长大的,而且你左一个念林哥,右一个念林哥,喊得很亲切嘛,没见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呀!”

  “还不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

  这就更加令人匪夷所思了。

  “你上一次是不是被人绑架了?”

  “你怎么知道?”

  “念林哥说是我干的,他很生气,对我下了逐杀令,你知道逐杀令吗?”

  我摇摇头。

  “就是他手下的所有人都得来追杀我,谁保我就杀谁,总之要到我死的那一刻起,这个任务才算完成。念林哥是大哥之后,在杨家最有威望的一个人,至少控制了杨家一半的产业,还新开辟了一些业务,所以他的逐杀令对我来说就相当于一枚核弹,要不然我也不会走投无路来找你。”

  听了朱珠的描述,我感觉简直毛骨悚然,煮豆燃豆萁,相煎何太急这样的诗句突然间跳到了我的脑海里,而且我从来不敢相信,辰宇会是一个如此狠毒的人。

  明明是kathrine指使amy干的,为什么辰宇会以为是朱珠?kathrine这么干是狠我跟辰宇两人纠缠不清,朱珠明显对kathrine存在偏见,我到底该不该把真相告诉她呢?

  “我从没有见过念林哥发这么大的脾气,他从小虽然性格孤僻,但对我还是极好的,这一次居然对我一点也没有留情面,我都伤心死了。”

  说话间,朱珠的眼睛里果然泛起了泪花。

  “他有证据吗?为什么会认为是你干的?”

  “那片区域在我的管辖范围内,我一直在帮爸爸管理那边的,种植业和对外贸易……”

  说到最后的时候,朱珠明显有所顾忌,我大概也能猜到她所说的种植业和对外贸易具体是指什么。

  “哦,原来如此。”

  “如果不是你,那只能说明你的人里面出了奸细。”

  “可现在死无对证了。”

  “都死了?”

  “都死了。”

  我想起凌峰来救我那会儿,迷迷糊糊间我看到地上躺着的那些人。突然大脑里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念头,凌峰是怎么找到我的?发展这种“种植业”一定会选择丛林深处,他为什么能那么轻易就找到了我?虽然凌峰的身手我是见识过的,但凭他一个人的力量能够对付那么多亡命之徒,想象中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对你来说死无对证,对他来说也是一样,他凭什么就那么肯定是你?”

  “我也不知道,我从小最信任的人就是他了,从来没想多,有一天会成为他的死敌。”

  朱珠的悲伤难以遮掩,她虽然在外面叱咤风云,其实内心仅仅只是个需要人关怀的女孩子罢了,我隐隐觉得,她对辰宇的爱,似乎是超越兄妹之情的。

  “你为什么不去找萧天阔,既然他和越念林各自管理了一半杨家的产业,那他应该是唯一能够保护你的人。”

  “我大哥这个人吧,怎么形容呢?就是比较轴。”

  “什么意思?”

  “他是我爸爸最信任的人,爸爸也从小把他当接班人来培养的,他就是认死理,我们几兄妹,不管是谁,只要是犯了错,他都会一视同仁,在我的眼里,他就不是那个会包庇袒护的人。”

  “但你本来就没有干啊。”

  “可念林哥说我干了,他也没证据说我没干,所以最后的结果一定就是把我送去给念林哥,那我不是找死吗?”

  “袁弘呢?我看他对你挺关心的。”

  “他?他是对我不错,可他那怂样,我也指望不上。”

  我知道朱珠所指,肖笑的事情注定是袁弘这一辈子都逃不掉的阴影。

  “你那两个哥哥那么厉害,你不去找他们,却来找我,我只是个普通人,没有家势,没有背景,每天为了生计两点一线地生活,我又能帮你什么呢?”

  “我想过了,念林哥既然那么在乎你,你就是我最好的保护人。”

  “保护你?呵呵,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如何保护你?别忘了,我可是绑架事件的受害人。”

  “只要你愿意保护我,念林哥不会伤害你,他自然也伤害不了我。而且……”

  “什么?”

  “而且你一定知道是谁干的对吧?”

  朱珠一双犀利的眼睛盯着我,我依然有些犹豫不决,这三兄妹的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如今又冒出一个kathrine,亦正亦邪,我不知道他们之间深层次的利益关系是什么,所以不敢妄下结论,甚至此时此刻朱珠来找我,是真的有求于我,还是另一场不怀好意的计谋,我都无从得知。

  如果凌峰在就好了,我相信他的判断,他至少可以帮助我做这个决定。

  “我当时被人用黑布蒙住了眼睛,什么都看不见。”

  为了缓解心中的焦虑,我起身去拿杯子,以便给我俩各自倒杯茶喝。

  “那你是怎么逃出去的?”

  “我朋友救了我。”

  “什么朋友?”

  “就是你哥结婚当天,站在我身边那个男子,他叫凌峰。”

  “凌-峰-”朱珠一字一顿地念了一遍他的名字,“我能见见他吗?”

  “这我可得问问他的意见了。”

  我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接近凌晨2点了,“今天有点玩了,你先好好睡一觉,明天咱们再从长计议。”

  朱珠的脸看上去还是有点疲倦,我突然想到她身上还有一些伤口,所以又拧出医药箱给她处理了伤口,之后便安排她在客房休息。

  熄灯没多久,她又来找我,说自己一个人睡不着,担心有人要害她,非要跟我一起睡,我拧不过她,又特别累和困,便随了她的心意,让她跟我睡在一张床上。

  第二天,我被手机闹铃吵醒,匆匆忙忙起床收拾,竟然忘记了家里多了一个女人。

  而这个女人居然还是个田螺姑娘,一大早便做好了早餐,坐在餐桌边笑嘻嘻地看着我。

  “morning林子姐,早餐已经做好了,你洗漱完就过来吃吧!”

  我整个人惊讶在那里,重启大脑,意识到了朱珠的存在,而且可能会存在很久。可这一点也不符合她的人设呀!

  明明是大佬的养女,明明是黑道女王,明明杀人不眨眼,黑白通吃,干尽了各种非法勾当,如今却在我家,比我这个苦逼的上班族还要早起来,给我做了一桌子丰盛的早餐,这怎么想都觉得是格格不入。

  “这是你做的?”

  “对呀!”

  “可……”

  “可什么可,你快坐下吃吧!今天不用上班吗?上班不会迟到吗?迟到不会扣钱吗?你的钱很多可以随便扣吗?……所以呀,别的都别想了,吃饭上班是正道。”

  我彻底屈服在了朱珠的滔滔不绝之下,只能乖乖坐到她安排的椅子上,用筷子夹起一块被煎得微黄的鸡蛋饼,上下打量了一番。

  “这不会有毒吧!”

  听了我的话,朱珠直接上手,抢过那原本躺在我筷子上的鸡蛋饼,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看吧!好吃着呢!我小时候最喜欢吃这个东西了。”

  看着朱珠天真的笑容,和满足的表情,我实在难以相信这会是一场阴谋,正好腹中饥肠辘辘,便不想再考虑那么多,大口大口地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