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霹雳之九轮崛起 > 第两百一十六章 踪迹

第两百一十六章 踪迹

  九轮帝都暗处帝国双王对上八部双邪王,同为坐下王者,双眼交错之间,战斗也一处击发。

  “哼,御天者的手下败将,受死吧”

  “铛”

  “赤影逆斩”

  “嘭”

  鬼方赤命强势一刀震退邪狱明王,看着对方鬼方赤命也想到了那个使刀者。

  “哼,今日就要杀了你,再战那名刀者,鬼方斩”

  鬼方赤命长刀挥发,一刀鬼方斩直劈对方面门。

  “邪狱明王断”

  “嘭”

  这家伙有点本事,看来要杀此人相当麻烦啊,也不知此人到底如何得知我们会来。

  “就这点能耐吗?太让我失望了,海吞千川”

  “铛”

  “额”

  “可恶,这家伙实力怎突然如此强悍,记得当日在南海与御天者大战时,也没有如此实力啊”

  “还敢分心吗?十方讨逆”

  “明王镇狱斩”

  “轰”

  十方讨逆明王镇狱,双方极致一交汇,顿时强悍威能直扫四野,邪狱明王正面对战的鬼方赤命实力威能更是勇猛异常,交战数回合,邪狱明王也开始落入下风。

  “可恶的家伙,如此下去恐怕今日我就要命丧当场了,没想到啊,一段时间不见鬼方赤命的实力尽然如此厉害了”

  “哈哈哈哈哈,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怕了,看来八部众实力也不过如此”

  鬼方赤命自从接到圣君命令,并且解开了自己的控制,他也想起了这段时间的事情,虽然很不爽被控制,但坐上四王威震海域,受到百姓们的拥戴,感觉十分不错,他也不在追究了,还恢复完整的鬼方赤命实力也极为骁勇异常,正面大战更是自己实力得到彻底发挥。

  “明王灭狱·万灵无生”

  知道对手已经今非昔比,邪狱明王也不在保留,邪力释放威力一刀散发至极寒芒,准备生死一决。

  “哈哈哈哈哈,看来你想舍命一击,那我就成全你”

  随即鬼方赤命也一运长刀,准备施展强力一刀结束此次战斗。

  “鬼方屠神斩”

  “轰”

  双招一击身影交错一瞬胜负也在此判定,只见邪狱明王持刀跪地,眼神带着不甘之色,难难到地。

  “额,啊”

  “额,没想到还有点能耐,不错,如此实力,方才有死在我鬼方赤命手上的价值”

  鬼方赤命按下心口气血之伤,走到另外一边,准备去看看恨吾峰的战斗。

  恨吾峰这边面对顶尖刀客,实力自然也不在保留,双方交战数回合,恨吾峰虽然刀势猛烈,但面对末邪王仍是略落于下风。

  “哼,你的狼辰之力比起竟邪王来,到时有着很大的差异啊”

  “哼,我的能耐可不止如此,刹那用灭·因陀罗之斩”

  只见恨吾峰在运不世刀锋,泠夜之刀寒锋一运,一斩刀威直向末邪王而去。

  “操邪曜·聚鬼芒·末法毁天荒”

  “轰”

  双招交击纵使恨吾峰刀锋猛烈,但面对实力根基更胜自己的末邪王,也难以招架对方攻击。

  “额”

  看来如今的自己实力太弱了,光有一层狼辰之力,自己终究难以再有存进,我必须要加强实力,这样才能够守护楚祎。

  “呵,你的实力太弱了,只有如此吗?”

  “哼,刹那用毁·释天虚空斩”

  面对强力对手恨吾峰也开始面对至极挑战,决意施展必胜一刀,释天虚空一斩出现一击寒锋刀芒直向末邪王而去。

  “邪刀葬神荒”

  “轰”

  身影一击而过,恨吾峰至极一刀虽然强烈,但面对八部邪王只有一辰之力的恨吾峰以露败绩。

  “额,啊”

  “你的实力太差了,帝国四王不过如此”

  “是吗?那就让我来会会你如何”

  这时鬼方赤命携带一身凛然霸气,握刀慢慢走入战场,看着末邪王长刀一指说道。

  “嗯,看来邪狱明王败了”

  “不错,你也快了,是你自行了断呢,还是我送你”

  对方能够胜过邪狱明王实力定然不俗,如此久战恐怕对我不利,自己还是先离开,在做打算吧。

  “想离开吗?但可惜你已经逃不掉了”

  鬼方赤命说完四周树林顿时出现无数帝国兵卒,将鸑变伽罗围住,等待着他们王的一声令下。

  “哼,你以为凭着这些无用士卒就能拦下我吗?你未免太小看我末邪王了”

  “哈哈哈哈哈,错了他们只是来围住你的,真正拦下你的人是我,赤王·鬼方赤命”

  鬼方赤命话语说完,鬼方赤血斩一刀劈下,强力之威带着巨威一跃而下。

  “铛”

  “嗯,好沉重的力量”

  “铛”

  鸑变伽罗一刀击退鬼方赤命,知道对方难缠,更知道现在自己被围困,要想杀出去只有将眼前对手击败。

  “神魔同坠·地狱变相”

  “鬼方屠神斩”

  “轰”

  强招轰然交击而过,末邪王虽然招式强烈,但鬼方赤命凭着一身强运实力也一力挫败对方,一刀便直接将末邪王拿下。

  “你”

  “来人,拿下”

  “是”

  恨吾峰看着同列四王之一的鬼方赤命,心中黯然对方一人之力力敌双王,实力已经前所未见的强,但自己与他并列实力却是差强人意,何意承接四王之名。

  “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赤王麻烦你了”

  “呵呵,看你神色黯然,应是对自己的实力产生了不自信吧”

  鬼方赤命心中也奇怪,对方按理说能够被圣君选中与自己并列实力应该不止如此才对啊,怎么会有些如此差异呢。

  “不错,我要离开几天,去寻找增强自己实力的方法,不然位列四王高位,如此实力只会沦为笑谈”

  “嗯,不错你的实力确实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去吧,毕竟我们是初代四王向来同气连枝,我也不希望你落下王位,而且现在已经有个人在觊觎你的位子了”

  “破军府的烨世兵权吗?”

  “你知道便好”

  鬼方赤命说完也带着鸑变伽罗离开了,这次他秘密回到帝都完成任务,现在也需要向着天相禀告,而圣君的意思也是让他常驻帝都,看来又有麻烦的事了。

  “告别楚祎之后,也是该去寻找狼辰之力了,流光也让你久等了”

  恨吾峰心中也落下打算,准备离开帝都寻找狼辰之力完成狼辰刀境。

  囚心角曾经的鬼蜮狂魔传说自囚之地,当年的狂魔传说因为信任而遭到背叛,弑主夺命后自囚于此,任时光消磨直到死去,但圣君造访请出异斩魔弯效力,此后便常驻无人。

  “唉,没想到我又回来了,原来到头来我还是只能孤独一人在此,当年弑主夺命自囚于角,原本已经对于信任重此失去,放逐自我,消磨岁月”

  想到过往有带着伤感,走到石台上看着墙壁痕迹与地上铁锁,自囚于角原本以为会就此结束一身,但没想到你的出现有再度恢复了自我。

  “圣君,你对我的信任,异斩魔弯一直没有忘怀,比起阎十八与地狱公,你真是个明主,但为何,但为何你会死于他人之手,当日我说过你只能死在我的手上,但你为何让我活命,让我愧疚呢,信任,你可知异斩魔弯要的并非是这种信任”

  想到圣君命丧眼前,异斩魔弯更是愤怒,手中弯刀更是朝着四周劈砍,宣泄自己的怒气。

  “原本以为效力非常君会为你报仇,但可惜当日伏击你之人相继死去,我虽然效力非常君,但我说过异斩魔弯效力于你,便不会再转头他人”

  异斩魔弯坐下石台,在拉起四周铁锁,再度铐起沉重铁锁,相信自己的人皆以死去,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回到这里继续消磨时光或许才是自己的归宿。

  “鬼族体质使我无法进入黄泉与你君臣相伴,但圣君我相信,总有一天异斩魔弯会下黄泉找到你,到时在一叙君臣之宜”

  “嘭”

  异斩魔弯一刀劈向囚心角石洞,随即石洞也被巨石封死,随后看着月圆弯刀,陷入脸色沉思。

  “月圆弯刀啊,你我就要在此相伴余生了,你或许是我对他最后得寄望了,异斩魔弯其言必信、行必果,无论最后如何我都会永远效忠与你的圣君,此生无悔”

  圣龙口之地圣君继续提炼妖法,毕竟决战之日将近了,他相信只要做好准备最后得胜利者必然是他。

  “魔魂已然现踪,但想必面对邪祸,这段时间你也会短暂沉寂,咱们都在准备极来的暴风雨大战了”

  “圣君,你要找的人,属下找到了”

  这时消失许久的魔影,也出现向着圣君回报自己得到的消息。

  “什么,在哪里”

  许久的寻找,人魂你终于出现了,也是该来询问你的选择了,是跟我一起打破宿命,还是你要顺应天命。

  “桑海之滨,小圣贤庄”

  “嗯,这个名字,算了先去一探究竟吧”

  而在幽幽深暗洞穴之中,魔魂正在修养之时,突然一道飞信传入手中。

  “呵呵呵,终于找到你了,看来命运还是眷顾我三魂合一的,也该来一问你的抉择了”

  随即魔魂销毁信件,突然起身朝着目标地方化光而去,人魂终于要见面了。

  尸猢山夜叉枭王蚩罗居所,在荒芜的山上,两道人影正在不停演练妖异武学与手中刀法。

  “此功法,的确特异,但总感觉有所不足”

  “不错,圣邪王给你的功法,的确诡异,比之灭龙十三也丝毫不差,但这倒功法的特点是吸纳妖魂与魂元来增强自己,这是个麻烦”

  白川凌花也看过天妖屠神法,他对于这个功法也感觉诡异,感觉很难修炼。

  “不过越是难练的武学,想必他的威力也就越大,但恐怕我们的时间不够了啊”

  “是啊,邪神将出,现在这部功法也没有吃透,我的建议是你还是修炼灭龙十三,但在灭龙十三上面可以借助此部武学的威力”

  听到自己挚爱的话,他也觉得不错,毕竟邪源已经恢复七道,最后一道就算没有解除,邪神恢复也只是时间问题,他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你真的相信圣邪王吗?”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相信又如何”

  “呵,也是”

  就在两人要继续讨论之际,突然蚩罗似有察觉,望着后方眉头一皱。

  “蚩罗”

  “御天者,何事”

  “邪神即将重返中原,邪神希望你为他铸造宫殿”

  “可以,但我想一见邪神,真正的邪神”

  “呵,可以”

  随即御天者消失,蚩罗看着白川凌花,两人沉默,最后白川凌花说道。

  “时候将至了,你准备好了吗?”

  而在示流岛,御天者将蚩罗问的事告诉了邪神。

  “我感觉到了,蚩罗心中已经开始出现了异变”

  “枭,在没有确认之前莫要妄自猜测,我相信蚩罗不会做出傻事,毕竟他的命脉还在我手上”

  “哼,人类的感情最是会让人迷失自我,夜诛你太自信了”

  “为一个渺小人类做争吵,你们也真是闲的很啊”

  “天回宗你最没资格说话”

  就在几道邪魂继续要争吵之际,邪首的另一道邪魂确是突然看着灰暗星空沉默不语。

  “帝祸之星居然开始逐渐散发耀眼光芒,不在忽明忽暗,到底这个帝祸之星,会将带来什么变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