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闪耀漫威的圣斗士 > 236、托尔凯旋

236、托尔凯旋

  看见这行字,请刷新!!!

  现代国际通用的星座划分,是自古文明开始,直到大航海时代才逐步完善的一整套星座体系。

  到1928年,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对星座进行了统一的划分,严格的分成了全天八十八个星座。

  所以坦白说,圣斗士漫画中设定的自神话时代便有的八十八个星座的圣斗士,这个说法有些超神话了。

  而在国际天文联合会的参考教材之外,华夏自春秋战国时期便开始有了将天象划分成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象的记载。

  其中朱雀星宿则是包括井宿、鬼宿、柳宿、星宿、张宿、翼宿、轸宿在内的南方七宿。

  顺便一提,巨爵座在华夏的星宿划分中,便是属于朱雀七宿的翼宿。

  乐夏对于东方星象的认知,只停留在知道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象,并且知道每个星象下面都有七个星宿而已。

  具体哪个星象下面有哪个星宿,每个星宿又是什么,那对于学渣来说就有点强人所难了。

  所以在笛捷尔说出自己的星座可能是朱雀的时候,乐夏的眼睛瞪的都快要爆炸了。

  “按照东方的划分,巨爵座的确是属于朱雀星宿,而且翼宿又叫做翼火蛇,是属于火属性的。”

  笛捷尔扶了扶眼镜继续科普,“但是在我们圣域的体系中,巨爵座圣衣是属于水的分支冰属性的,跟水瓶座比较相似。”

  “所以……”乐夏忍不住插话,“所以你才说我跟圣衣有些不协调?”

  笛捷尔点点头,“确实如此。”

  说到这里,其实很多问题的答案都有些眉目了。

  因为东方人的背景,或者说穿越者的关系,乐夏本身的属性好像并不完全是按照圣斗士世界的设定来的。

  特别是被童虎传授了‘森罗万象’之后,这种区别被放大,于是有了乐夏背上出现朱雀纹,并且穿上了跟本命星座不匹配的巨爵座圣衣,并且可以同时使用冰和火等多种属性攻击的局面。

  而根据笛捷尔之前的说法,不是童虎他们不想给乐夏黄金圣衣,也不是乐夏不能穿黄金圣衣,而是他们拿不出来。

  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给了他档次并不算低的巨爵座白银圣衣。

  巨爵座的水镜是跟童虎史昂一个时代的好友,他的圣衣最后由两人来分配很合乎逻辑,别忘了史昂还是现任的教皇呢。

  明白了这些之后,乐夏发现自己的脑子更迷糊了。

  “那么前辈,你们做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为什么要给我一件圣衣,还要教我各种战法,而且这里还不是圣斗士世界,请问,”乐夏摆上一副严肃的表情。

  “是不是前方有什么使命在等着我呢,如果有的话,我认为最好还是告知我一下,我也好有个心里准备。”

  面对乐夏的提问,笛捷尔脸上的表情依然没有任何变化,扶了扶眼睛,他淡然的摇头,“不用问我,我也不清楚。”

  乐夏有些蛋疼了,笛捷尔本来就是一副万年不变的扑克脸,实在很难从其表情上看出他是不是在说谎。

  “可是……”

  “别可是了,”卡路迪亚打断了乐夏的发问,装模作样的抬起手腕看了眼光溜溜的腕甲,“哎呀,快没时间了,赶紧干活吧。”

  说完,也不给乐夏反驳的机会,直接抬起手,食指上猩红的指甲便朝乐夏身上戳了过来。

  一边戳,还一边对着笛捷尔大喊,“都怪你废话那么多,浪费了太多时间,我可不管你了,我先来。”

  猩红的指甲上闪烁着致命的光芒,天蝎座的绝技‘猩红毒针’,共计十五针,每一针都包含着天蝎的精神毒素,以无法抵挡的速度攻击人体的星命点,刺激破坏人体结构,让人在痛苦中慢慢,最后变成废人。

  而当第十五针,最,敌人血液、五感、精神甚至小宇宙都会彻底寂灭。

  乐夏在经历了那么多的战斗之后,无论是战斗意识还是速度力量都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准,甚至在纽约上空的空间门里面短暂达到过第七感。

  可是这样的实力,在面对卡路迪亚的猩红毒针时,却依然没有任何作用。

  就像之前寒冰宝匣被拿走一样,猩红的指甲点到身上时,乐夏连抵挡的动作都没有做出来。

  “连我一针猩红毒针都挡不住,知道那么多有用吗?赶紧先把自己的实力提升起来才是重点,那么多废话。”

  卡路迪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乐夏却感觉似乎很遥远。

  一针入体的第一感觉就是疼,跟之前在圣衣箱上浑身毛孔被针扎的疼放大后的感觉相比有过之而不无极。

  有那么一瞬间,乐夏甚至在庆幸,如果当时在圣衣箱上就让他体验这种痛苦的话,别说浑身都刺,哪怕一针,他就GG了。

  而现在的他,在小宇宙的锤炼下,身体已经达到了能够承受这种痛苦的程度。

  但是,痛苦虽然能忍受住,可是听觉却突然好像出现了偏差。

  他明明看到卡路迪亚就在身边,脸就凑在他耳边,可是声音却不知道从什么方向传来,遥远而模糊。

  这一瞬间,乐夏意识到自己的听觉出现问题了。

  猩红毒针,前十四针不会致命,但是会破坏五感的感知。

  “速度和意识不行,但是承受力还勉强过得去,那么我们继续?”

  卡路迪亚虽然好像说的是疑问语气,但是手上却一点疑问的意思也没有,猩红的指甲直接戳向下一个位置。

  嗤!

  乐夏想喊一声‘疼,你轻点……’可是张开嘴,声音却没有爆发出来。

  卡路迪亚脸上挂着鬼畜一般的笑容,手上动作不停,连续快速的在乐夏身上进进出出。

  “记住这种感觉,天蝎座的攻击方式没有那么多花哨,什么火焰寒冰的不需要,我们只要有一根手指头,就能让敌人在高朝……在痛苦中高速的朝着死亡迈进。”

  “接下来是最重要的一针——安达里士,准备好了吗?Boy!”

  连续十四针戳完,卡路迪亚没有停顿,最后一指毫不犹豫的戳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