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最牛神豪系统 > 第五百七十七章 恶心到家了

第五百七十七章 恶心到家了

  都市之最牛神豪系统正文卷第五百七十七章恶心到家了马洋一说完,王丽娜的眼神中,流露出一抹羡慕和崇拜,别看马洋是她学生,但她把马洋当成这场婚礼最重要的客人。

  “哇,一旦上市,马洋爸爸的身价,至少翻几倍!”

  “这才叫真正的有钱人,太了不起了!”

  “对了,马洋他们家到底是开什么公司的?”

  “我听说,好像是制药产业,有一个爆款疗伤药就是他们家研制的。”

  几个学生小声嘀咕道。

  “等我们家公司上市了,会雇佣更多人,以后找不到工作的,都来我这上班,包括夏知瑶的男友,也可以!”

  马洋心怀不轨,扯着扯着,话题就扯到了宁星辰的身上。

  这时,有个喜欢拍马屁的男生,说道,“知瑶,还不替你男友谢谢洋少,能进入这么好的公司工作,是他的福分!”

  听到这话,夏知瑶微微皱眉,瞪了这个男生一眼。

  “我哥已经有工作了,不用去马洋他们家公司!”夏知瑶很是生气,马洋有迷之优越感也就罢了,不知这几个狗腿子,跟着兴奋什么?

  “呵呵,我大胆猜测,他目前的工资,肯定没超过三千!”马洋阴阳怪调地说了一句。

  “我哥挣多少钱,和你有什么关系,管好你自己得了!”夏知瑶甚至懒得搭理马洋,这种人看着就恶心。

  一直没说话的宁星辰,瞥了马洋一眼,淡淡道,“一家即将破产倒闭的公司,去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宁星辰此话一出,马洋的脸色瞬间变得很冷,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被咒骂家里破产,马洋气到牙痒痒。

  “小子,你真是没见过世面啊,你恐怕还不知道,老子的一根腿毛,都比你的全部身家要粗,你这种人,只配搬砖,做一些低廉的工作!”马洋嘲讽道。

  “马洋,你要是不会说话,就闭上你的臭嘴,我看你才是最无知的那个!”

  夏知瑶柳眉微皱,脸上浮现一抹愤怒,她不能容许任何人侮辱宁星辰,这让她气愤不已。

  “我只是讲出一个事实而已,除非他心虚,不敢承认!”马洋的目的就是通过打击宁星辰,来获得卑微的自尊心。

  “好了,今天大家来这,不是为了吵架的,是为了恭贺王老师的大喜事,大家就不要吵了!”

  小胖班长,这个时候又出来当和事佬,防止双方真的打起来。

  身为婚礼主角的王丽娜,看到这一幕后,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她心里,明显是偏向马洋的。

  王丽娜忍不住轻微地摇了摇头,对夏知瑶有点失望,她万万没想到,有校花美誉的夏知瑶,竟然找了一个出身一般的少年,来当男朋友。

  不过,王丽娜和夏知瑶的关系还是很好的,王丽娜笑容满面,走到夏知瑶面前,说道,“知瑶,你能来,老师很开心,你是我教过这么多学生中,最出色的那一个!”

  王丽娜说的不是场面话,而是发自内心的,夏知瑶可是一个学霸美少女,每一次考试都是全校第一,这让王丽娜当时脸上很有光,感觉自己培养了一个小天才。

  “王老师,今天你结婚,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来!”夏知瑶甜甜一笑。

  ……

  “知瑶,我听说你上高中后,学习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如果你继续保持这个成绩,全球的知名大学,都会任你挑选,到时候你一定会找到更优秀更合适的男朋友!”

  王丽娜是话里有话,说着,还用余光瞥了一眼宁星辰。

  “哈哈哈,王老师,你这句话说的稍微有点毛病,什么叫以后能找到,现在就有一个和知瑶很般配的男人,那就是我啊!”马洋大笑两声。

  “不好意思,老师把你给忘了,放眼整个帝都,你也是优秀的青年才俊!”王丽娜不露声色地吹捧了一下马洋。

  听见这两个人,一唱一和,夏知瑶心态都崩了,厌恶之情,溢于言表,她没料到,连王老师都开始趋炎附势,对马洋极尽讨好。

  “王老师,我要说最后一遍,他是我哥,并不是我男朋友,还有,我暂时不想谈恋爱,尤其是马洋,哪怕到地球爆炸那一天,我也不会和马洋在一起的!”

  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

  夏知瑶的声音很大,掷地有声,几乎整个宴会大厅的人都听见了。

  刚才还一脸得意的马洋,笑容逐渐凝固,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这种当场被拒绝的滋味,实在太难受了。

  更何况,马洋是个要面子的人,夏知瑶这么说,完全是让他丢脸啊。

  一时间,宴会厅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不了解内情的人,都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

  “夏知瑶,你什么意思?”马洋冷冷一声,神情复杂地看着夏知瑶。

  “没什么意思,总之一句话,你最好离我远一些!”说着,夏知瑶牵起宁星辰的手,朝另一边走去。

  马洋气到咬牙切齿,他真不知道要拿夏知瑶怎么办才好。

  “哈哈,大家今天来,都玩的开心一些,老师先不陪你们了!”

  王丽娜给马洋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这么暴躁,慢慢来,不要太心急。

  见王老师闪人后,这些学生也渐渐散开,三五成群地围在一起,不知在偷偷议论什么。

  “洋少,这夏知瑶真是太不识抬举了,连你这么优秀的人,都恶语相向!”一个狗腿子,凑到马洋身旁,讨好地说道。

  “闭嘴,我不许你说夏知瑶,她之所以对我爱答不理,都是受了那小子的蛊惑,这小子一定用了什么花言巧语,把夏知瑶给骗住了!”

  到现在为止,马洋仍然把恨意集中在宁星辰的身上,他认为,如果没有宁星辰的出现,夏知瑶就不会被抢走。

  “洋少,我说实话,这小子哪一点也比不上你啊,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家世背景,更重要的是,他肯定没有你认识夏知瑶久!”狗腿子干笑两声,继续说道。

  “没错,整个初中三年,我都没把夏知瑶追到手,这小子一出现,就俘获了夏知瑶的芳心,凭什么啊,老子不服!”

  马洋是越想越生气,内心被嫉妒和恨意充满,片刻也无法保持理智和淡定。

  人就是这样,对于得不到手的东西,总是心心念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