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我在古代养媳妇 > 第七百七十二章突发状况

第七百七十二章突发状况

  我在古代养媳妇正文卷第七百七十二章突发状况看的周围人群心酸不已…

  周巧儿赶紧凑过去问道:“三丫,你怎么跑回来了?”

  春婶一听,也赶紧松开了怀抱,有些不安的道:“三丫,你怎么回来了?你大伯他们呢?”

  三丫用手背摸了摸眼泪,嘴角却含着笑:“我大伯娘怀上了,他们很高兴,就让我回来了,大伯娘说当初买我回去,也是大伯可怜咱们家,他们又多年没有孩子,这才要了我过去,如今知州大人分了地,家里也会好过起来,大伯他们准备搬去县里住,说我大伯娘害喜想吃娘腌制的酸枣子,娘要真心道谢,腌制了酸枣送过去就成!”

  “哎吆,果然还是自家兄弟靠谱,瞧瞧这事办的!”周巧一听,猛地一拍手,笑着夸赞道。

  “可不是,春婶啊,你大哥大嫂两口子做事地道啊!另一个妇人羡慕的开口道。

  “哎呀,可真是好人啊!”…

  周围的妇人一个个夸赞起来,心里都对春婶大哥大嫂竖起了大拇指!

  春婶整个人都愣了,她没想到自己的三丫还能再回来,也着实没想到孩子大伯两口子能如此照顾他们家,眼泪扑簌簌流就又了下来。

  “哎呀,我,我这就去后山看看,看看还能不能捡到枣子!”春婶高兴坏了,拉着三丫就往回跑,准备找个背篓就进山!

  虽然大哥大嫂不在乎这些,但她到底不能让大哥大嫂这些年白养她家三丫!

  周围八卦的声音更响了,纷纷为春婶高兴起来。

  等到知州大人一点一点丈量过来,人群更加兴奋了!

  一连过了三天太平的日子,传学和孟大路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二妮和孟海站在码头,看着传学等人坐上了船,大船一点一点消失在眼前,两人这才转身离开。

  这时再也没有盯着他们的那些眼睛了,二妮觉得空气都变得新鲜起来。

  泸、鄂两州的事,葛弘济已经收到了消息!

  可惜他还来不及高兴,京都出了大事!

  “您说什么?童冠群打着咱们的旗号,已经反了胡尚书?”葛弘济不可置信的道。

  华炳铜赶紧道:“主公,这事千真万确啊!属下刚才收到情报,一刻都不敢耽搁,胡尚书只怕察觉童冠群心思有异,设了一场鸿门宴,本想毒害了童冠群,拿下他手里四十多万的大军,结果谁成想,童冠群着了道,虽然没有毒死,但离死也不远了!”

  “那胡尚书呢?”杨国公急的站了起来。

  华炳铜赶紧接着道:“童冠群的儿子发觉情况不对,在皇宫中大开杀戒,救出了童冠群,可惜胡尚书早就派人埋伏在了童家周围,在童冠群进皇宫以后,那些人直接动了手,童家一下只活下来童冠群的大儿子童卿年!不仅如此,胡尚书还派人用炸药炸开牧州浔龙河,导致河水倾斜而出,瞬间淹没了京都西郊六个村子,打着童冠群勾结咱们的旗号,准备杀进京都,不留活口!”

  “那童冠群呢?”杨国公着急的道。

  “那童冠群喝下了毒药,又听闻家变,一口气没上来至今还昏迷着,他儿子气急,干脆就顺着胡尚书的意,打着咱们葛家军的旗号,直接反了胡尚书,可惜城里童家兵力不足,至今还没攻进皇宫!”华炳铜道。

  “糊涂糊涂,咱们怎么会对百姓下手!胡狗贼此计当真狠毒啊!”杨国公气的手里的拐杖砰砰戳着地面。

  葛弘济眉间深深挤出一个川字,他真的没有想过这个时候对胡尚书动手,因为如今之局势已经明朗了,京都早晚都是他的,他并不急于一时!

  比起攻下京都,坐上皇位,他更想一点一点治理自己打下的地盘!

  这几年战争频发,百姓的日子苦不堪言,他想让百姓缓口气,最起码等到开春以后再开战也行啊!

  谁想到胡尚书这么坐不住,难道就凭着这些毒计,当真以为能阻拦的了他?

  哼,未免过于痴人说梦了!

  “主公,牧州浔龙河被炸毁,咱们就是想出兵都不行,咱们的士兵没办法过去啊?”刘清紧皱眉头,他对京都一带的地形在熟悉不过,浔龙河左边是牧州,右边是京都,这个位置很是重要,如今大水直接冲破京都淮谷一带,他们的人想攻进城里,只怕要从晁中绕过去才行!

  可是这样几乎多绕了一圈,还不能走水路,至少也要一个月的路程才能攻进皇城!

  华炳铜赶紧又到:“童冠群手底下四十万兵力,恰巧就在淮古一带,虽然没有造成大的伤亡,但他们同样被阻断了后路,进退都不能了,一下成了废棋!”

  “他娘的,要我说干脆让他来个内部开花,胡尚书不是怕童冠群叛变他吗?咱们不防通知京都的人,连夜策反王家、宫家的人,反正他们早就给咱们递过来投名状!”吴世勋刚从衢州回来,没想到又遇到这事,大眼一瞪,恶狠狠的道,身上颇有一股匪气!

  杨国公眼睛一亮:“主公,吴大人此言未必不可,童家生死咱们倒是不在乎,可若是趁机搅乱京都的水,咱们未必不能浑水摸鱼!”

  刘清却有些不赞成:“国公,那个王家和宫家,可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咱们没有好处许诺出去,他们就是一个墙头草!”

  国公大人摇了摇头:“不,既然胡尚书说童家是咱们的人,咱们何尝不能说,王家和宫家也是咱们的人,这样一来,胡尚书手上的大将一个个背叛了他,他为了护住自己,又怎么可能不去确定,咱们只要做出王家、宫家和咱们背地里有过书信来往,如此一逼迫,王崇阳、宫家延还敢左右摇摆吗?”

  “对啊,对啊,他们两家只会彻底投靠咱们,这个时候,咱们未出一丝兵马,就能让他们窝里斗!”吴世勋高兴的拍着巴掌,他早就看着胡狗贼不爽多时了,如果能快速除去胡尚书,主公登基择日可待啊!

  刘清仔细低头琢磨起来,又时不时看看地图,心里却有点赞同国公大人所言了!

  葛弘济知道此时不能心急,一切都要稳稳的来,大意失荆州的事,他并不想亲自去尝试!

  书房里气氛一下安静下来,大家都仔细思考起这件事的可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