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荒野王座 > 四百一十三 灵药药糖

四百一十三 灵药药糖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我不想多生事端了。从今以后,如果我再从任何一个人口中听到你有参与赌博的话……”李欢拉长了尾音,森然一笑道:“下次再被装进麻布袋抬到我面前的时候,可能是一具尸体了。另外,我不希望我的身份有其他人知道,你明白了吗?”

  “明,明白了。”赵春全身冷汗淋漓,一夜的经历加上李欢烙印在他脑海里那一丝带着杀意的精神力,以后别说赌博,怕是听到“赌博”两个字,赵春就能吓得屁滚尿流。赵春毕竟是李欢的表哥,能挽救还是要尽量挽救一下。

  ……

  李欢直接把赵春带回了酒店,抵达酒店不久,欢爸欢妈也起床了,看到赵春,欢妈立刻上去狠狠的拍了他的脑袋一下:“你这个混账,抵押了外公外婆的店铺和老宅,你想过他们二老心里的感受吗?你妈不教你,看我这个当姨妈的好好教教你怎么做人……”

  赵春挨了一脚之后,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下,痛哭流涕地说道:“姨妈你说得对,我该打,你打我吧!我犯了这么大的错,是我该死!”

  表哥已经教过我怎么做人了……

  “哎?”赵春的动作倒是吧欢妈给吓了一跳!

  欢妈知道,赵春从小就是个混不吝的性子,要让他嘴上认错一句都是千难万难的事情,怎么今天自己刚刚开口,他就被吓得跪在地上,这是什么操作?

  “你……”赵春这么痛哭流涕,欢妈反而下不去手了。

  “姨妈,我知道错了,表哥教了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我已经认识到错误了……我发誓,我赵春以后要做个好人,我明天就去找个工作正正经经的上班!”

  欢妈欢爸恍然大悟,原来是儿子出手了,想想自己儿子那些神奇之处,赵春能变得有悔意,好像也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了。而且两口子从赵春嘴里得知了另外一个让人惊喜的消息店铺招牌和老宅都要回来了!

  “儿子,你真的把店铺老宅都要回来了?”欢妈惊喜道。

  “嗯,要回来了,而且人家还赔了一笔钱……”李欢呵呵笑道。

  “太好了,赶快去通知你外公外婆去!”欢爸和欢妈自是知道自己儿子的本事,连李欢怎么要回来的都没问。

  “不慌,我觉得咱们先去把店铺收拾一下,把所有东西还回原样,好像以前的药糖铺子一样,晚上给外公外婆一个惊喜,你们觉得呢?”李欢笑道。

  “对,就按照你说的办!你外公外婆知道之后肯定高兴!”欢妈兴奋地说道,搂过李欢来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下:“干得不错!”

  “哎哎……妈,你亲错人了,我都多大了啊,还亲我……”李欢不满地擦掉了脸上的口水。

  “哟呵,你个臭小子还嫌弃老妈,你过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欢妈一把拧住了李欢的耳朵,拧得李欢直叫疼。

  赵春又看傻了。

  这特么还是那个昨天晚上那个凶神恶煞的表哥吗?

  赵春正在懵逼,忽然听到一个和蔼可亲的声音传来:“表哥,你跟我们一起吧?”

  “一起,一起,当然一起!”赵春觉得自己太傻了,一直以来以为自己表弟是个傻蛋软柿子,其实自己才是最傻的那个傻蛋。

  李欢一家三口

  带着赵春直接到了药糖店,三下五除二地将门口的东西都拆下来,花里古哨的东西全部弄走。好在从店里被拆下来的大门和柜子都还堆放在一边,欢爸和李欢两人一起动手安装大门,赵春自己吭哧吭哧地将柜子搬进去。

  到上午九点的时候,药糖店差不多已经恢复原样了。

  两扇古色古香的木质大门后面,是干干净净的大堂。进门左侧的柜台后面是被赵春抬进来,重新擦洗过的药糖柜子。外公外婆喜欢坐的那两把圈椅,也被李欢从后屋找了出来,擦洗干净放好。还好,这个和山药业在开张的时候比较急,很多东西都没来得及处理。

  药糖铺子差不多恢复原样之后,李欢给大家买来了早餐,药糖铺子里以前是不允许吃东西的,因为其它的异味会污染药糖的香味。现在柜子里没有药糖了,大家索性席地而坐,豆浆包子油条铺在地上,洗干净了手就这么拿着朝嘴里塞。

  李欢长长舒了口气,这才是小时候的味道。

  “赵春,如果以后再有下次,我就亲手打断你的腿!”欢妈瞪了一眼赵春,警告道。

  “姨妈,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绝对不再干混账事了。”赵春小心地看了李欢一眼,举起右手发誓。

  欢妈欢妈对视一眼,儿子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这个最混不吝的侄儿变得这么乖乖听话。

  “表哥,晚上吃饭的时候咱们一起,你去给外公外婆道歉,态度要好,明白吗?”李欢说道。

  “明白,明白!”赵春赶紧说道。

  “赵春,药糖铺平时的生意怎么样?”欢妈随口问道。

  “这个……其实生意一直都不太好。”赵春面带愧色道。

  “也是,如今很多老一辈的东西已经不被年轻人接受了。二老也就是留个念想。”

  言者无心,李欢却是听者有意,毕竟这个药糖铺子养活了一大家子人,甚至李欢的学费都有一部分靠它而来,李欢觉得,自己不能看着他就这么倒掉。一个六七十年的老牌子,一个真正有历史文化积淀的产品,不正是这个时代缺少的东西么?

  (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转念之间,李欢已经想到了办法。

  灵药药糖!这四个字突然从李欢的脑海里冒了出来。

  ……

  药糖,又称“砂板糖”、“茶膏糖”、“茶糖”、“萝卜糖”、“梨膏糖”或“凉糖”等,有多个品种,是中华传统食品,有着悠久的历史,原为宫廷中的药膳食品,后来流传到民间,由于它对经常发生的杂症或不适有着显著的食疗作用,所以在近代,大家俗称它为“药糖”。

  药糖根据需要可加入中药或保健植物成分,合食疗养生、糖果为一体,是中华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是古老华夏食疗文化的珍品。现如今各种保健品大行其道,不能说所有,但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添加各种危险化学添加剂,打着“传统文化”的幌子,摇身一变就变成了“食疗”,自己如果真的开发出一种行之有效的食疗产品,肯定会立刻风靡华夏!

  有了虚拟空间里那些家底,李欢完全有信心。

  李欢并不知道,他这个想法,让徐记药糖在短短不到一年时间里,变成了全国乃至全世界范围之内,各种高端人士疯抢的产品。其疗效和效果,让那些投入数百亿

  资金研发一款新药的药厂欲哭无泪,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块小小的糖块,怎么能让人这么疯狂。

  李欢把他的想法告诉了欢爸和欢妈,李欢父母知道“灵草灵药”是什么东西,也亲身体验过了它的效果,二人自是拍手称赞。

  说干就干,不过这事李欢自己可张罗不来,还得请外援才行,他抽空拨去了云逸仙子的电话:“云阿姨,我问你个事儿呗?”

  云逸仙子接了李欢一个大人情,现在正着手组织采摘第一批灵药,心情大好:“说吧,你小子又有什么事情?”

  李欢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说明自己打算用灵草灵药入药糖,制作一款真正有效果的药糖,并请教用什么灵药入药,普通人吃了之后立刻有强身健体的作用。

  云逸仙子听了半天,好半天脑子才转过弯来:“你是说,你想用炼气士服用的那些灵草灵药入药,给普通人服用?你小子是脑子被驴踢了?一株灵草珍贵程度,炼气士往往都求而不得,你还拿去做药糖?你这药糖做出来得卖多少钱一颗?就算稀释一千倍,一万块一颗的药糖,你买?”

  “为什么不买?”李欢早就想好了:“就说一株悬灵草五十万,我用半株稀释二十倍,半株稀释五百倍,浓缩的我卖给炼气士一万一颗,稀释的我卖给普通人五百一颗……算下来我不还能赚五万吗?”

  云逸仙子一愣,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作为炼气士,她的思维谈不上固化,但也遵循一定的套路,灵草灵药这种天材地宝,放到炼气士圈子里都抢破头,哪里轮得到普通人?李欢将一株灵药化整为零,按照剂量调整,这样既可以卖炼气士,也可以卖普通人!

  “……你这个狡猾的小子,你上辈子是狐狸托生吧?”云逸仙子想明白之后,顿时大喜,而且第一时间提出入股:“这生意可以做,我们冰澜阁要入股!你要卖炼气士,有什么比咱们冰澜阁更好的招牌么?高端的我们卖炼气士,低端的你们当做拳头产品,所有配方我们负责,怎么样?药材咱们一边一半,五五分账。另外,这个产品可以入驻我们冰澜阁的所有产业销售,不让你们吃亏!”云逸仙子循循善诱地说道:“毕竟销售渠道也是很大的问题,你们没有销售渠道,要建立销售渠道也是很大的麻烦事。”

  “行,就这么办,您才是狐狸托生!”李欢白了一眼。

  不过,云逸仙子的建议不错,毕竟自己不能时时刻刻照顾着外公外婆这边,“徐记药糖”傍上了冰澜阁这么一个庞然大物,最起码,以后就不是谁想动手捏一把就捏一把的了。

  李欢忽然灵机一动:“云阿姨,您那里有没有给普通人洗髓的药方,能让普通人日后有机会进阶炼气士的那一种,我今天晚上打算给家人做一顿灵药宴。”

  “你这小子,难道想带着全家炼气?”云逸仙子暗暗咋舌:“玄门也没多少你这样大手笔的,行,你把你现在有的食材发一份给我,我给你配。”

  李欢立刻清点了自己虚拟空间里的东西,发给云逸仙子。云逸仙子不愧是玄门医仙,不到十分钟就发回了一份药膳的配方。

  李欢一看配方,云逸仙子不亏有医仙之名,物尽其用,连那条大蛇都派上了用场,竟是一套灵蛇宴的药膳配方。